第三四一章 撕破脸

  覃玉艳和范秋生对望了一眼,心中震撼不已。张科长真的相当威武啊,以一介正科级副科长的身份,居然当面把旅游局的二把手给批评了一通,那可是副处级领导呢。

  旅游局几个人也是面面相眈,他们总算是明白了,张科长此行,来意不善啊!

  几个人目光飞快对视,然后都看向了副局长张程强,这时候,张局长你可不能草鸡了呀。虽然组织部衙门大,可咱也不能任他们这么不明不白的欺负哈,若是来个副部长什么的咱也认了,可他只是个科长,科长哎!

  张程强脸沉似水,心里已然怒火中烧,张文定你他妈的只是个副科长,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

  老子没刨你祖坟上你女人吧?要不是顾忌你是组织部的人,你信不信老子马上就叫保安上来赶你出去?

  操,拿根鸟毛当令箭,党建工作?哼!

  看老子坐在这儿陪你耗你就真以为这事儿有多重要了?还上纲上线的,什么东西!

  “张科长的指示非常重要。”清了清嗓子,张程强阴阴地说话了,“时代不同了,党建工作也要与时俱进,不能墨守陈规。啊,今后的工作,你们要多请教张科长,张科长可不仅仅对党建组织工作熟悉,在招商引资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啊,咱们要搞旅游开发,可离不开投资商啊。除了拉投资,张科长搞宣传也是很有办法的,啊,你们还不知道吧,紫霞山上拍电影的陈艺刚大导演,就是张科长请过来的……”

  这个话,猛一听好像是在夸张文定,可是在坐的人都不是傻子,都听出了张程强话里的怨气,你张科长不是喜欢作指示吗?那你再指示一下我们旅游局的具体工作吧!

  麻比的你搞清楚一下自己的身份,你是组织部的干部科长,以前也只是开发区的一个招商局长,你有什么资格到市旅游局来指手划脚?

  张文定听出了张程强对自己的怨气,明白张局长的话里话外都在冷嘲热讽自己不务正业,尽干些本职工作之外的事情。

  他眼睛一眯,也不等张程强说完,很不客气地打断道:“张局长说到拍电影的问题,我再多说两句。啊,人家过来拍电影是工作,也是过来旅游,更是帮我们随江做宣传,旅游局应该为他们做好服务,要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要杜绝吃拿卡要等等不良风气,要给剧组的拍摄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不能借工作之名人为设置障碍,不能看到明星了就跑过去纠缠不休……”

  反正脸皮已经撕破,张文定也就没什么顾忌了,话说得很是难听,只差直白地点明张程强到剧组搞骚扰了。

  张程强这一下算是明白张文定今天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心里别提多郁闷。

  他到紫霞观剧组里去骚扰演员,一方面是他自己想找几个女明星聊人生谈理想,但更重要的是,他想拿下一个粟副市长感兴趣而且名气比较大的女明星来讨好领导——粟文胜的好色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现在为了这个事情,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居然敢跑上门来兴师问罪,真以为旅游局是后娘养的不成?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妈的,就是你们科长邓如意到旅游局来,也没这么狂妄,你一个副科长,反了天了!

  不过,张文定这次过来,毕竟还是代表着市委组织部检查指导工作的,张程强就算是有天大的怨气,也不能直接跟张文定大吵大闹。

  强压下心中滔天的怒火,张程强咳嗽一声,打断张文定的话,两眼盯着几个下属道:“你们要用心领会组织部领导的指示精神,我出去一下。”

  说完,张程强也不管别人的反应,抬起屁股,拂袖而去。

  张程强这一走,这个会议自然就开不成了。

  任由旅游局三个科室的负责再说好话,张文定也不肯停留,怒气冲冲地下了楼,带着范秋生和覃玉艳上了车,扬长而去。

  在车上,范秋生和覃玉艳都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甚至都不敢弄出一点响动来,生怕惹得张科长大发雷霆。

  今天这个局面,他们以前从未遇到过,车开出老远了都还没回过神来呢。

  唉,张科长也真是的,就算你想找旅游局的麻烦,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嘛,何必弄得这么剑拔弩张呢?果然是年轻的领导火气大,三句话没到位,就要拍桌子骂娘了。

  张文定其实也不想一上来就和张程强对阵,可是今天这个情况,他自然不可能软下来,只能一路强硬到底了。不过,强硬是强硬了,但却没收到应得的效果。

  啧,以前那些行局领导见到自己是挺客气,可是自己要动他们的利益的时候,他们就敢面露凶相了。组织部干部一科副科长这个身份,貌似威慑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啊。

  就在张文定恼怒不已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他老爹。

  张父打电话来,是有这么个事情,和他共爷爷的一个堂兄弟,也就是张文定的堂叔,不知道怎么想的,年轻时候给人做了上门女婿,现在在妻子那边的镇上开了做钢筋建材的门市,人是苦了点,不过收入确实不错,小日子过得挺好,生了两个儿子,一个跟妻子姓黄,一个姓张。

  这次堂叔那姓张的小儿子找了个女朋友,刚认了八字看了日子还没结婚,高兴之下便让儿子带着未来媳妇一家人出去旅游,在市内找了家旅行社,觉得价钱便宜便付了款入了旅游团。可是到了目的地之后,才发现不停地有自费项目,在旅游目的地跟地接社的导游没吵出个名堂,回到随江后,便找到组团社讨要说法了。

  毕竟,他们的合同是跟随江这边的组团社签的嘛。

  张文定的堂叔一家人觉得受骗了,而搞组团业务的旅行社这边也理由充分,说你那么点钱光买机票都够呛,还包你吃包你住包导游什么的,哪儿有那样的好事?

  旅游途中出现自费项目,那是行规,不可能退钱,更不可能赔偿什么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