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五章 闹大了

  张文定听得一愣一愣的,靠,张磊还真去旅游局投诉了,并且搞到了市委督查室?他是怎么接触到督查室的人的?督查室的反应怎么这么快啊?

  该不会是昨天晚上一通闲聊中提到过市委督查室出手把一个副县长搞进了市纪委最后搞得检察机关出手,张磊那小子就信以为真想依葫芦画瓢闹出个大动静吧?

  市委督查室是个什么部门,张文定不太熟悉,但也不是一无所知。所以,现在一听到木槿花提起旅游局的事情闹到了市委督查室,他就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张文定虽然对督查室的工作流程不熟悉,可是他却知道,像督查室这种听起来挺威风实际上却还是市委办公室下属的部门,遇到事情了反应是慢得没法形容的。

  一般来说,督查室下去督查的都是些笼统的事情,比如下面区县对于上级各种文件精神的执行情况怎么样;当然,督查室也会督查一些下面区县或各部门不按章办事的案子等等,但这些,都有个前提,那就是要领导下指示他们才会办事。

  主动这个词,跟督查室真的不怎么沾得上边。除非哪个单位惹得督查室特别不舒服了,他们基本上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

  这样的部门,张磊那小子是怎么找到的?而且听木槿花这话的意思,市委督查室好像对这事儿还有点重视,要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就传到木槿花耳朵里了。

  这个事情,真是奇了怪了,怎么都想不通啊。

  “我……”张文定真的很想问一下木槿花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木槿花这表情,他也知道不是问的时候,便一脸惶恐的说,“老板,我,这个事情,我真的还不太清楚,我,我,对不起……”

  当领导在火头上的时候,解释与装痴都不是好办法,唯有不分青红皂白的主动道歉才是最佳法门,这一点,张文定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果然,木槿花听到他这么说,脸色又缓了缓,开始问原因了:“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的抽查,现在就开始了吗?”

  张文定知道,木槿花并不是真的要问他基层党建抽查的开始时间,而是在问他昨天为什么要冲着旅游局而去,要问他跟旅游局有什么矛盾非得搞成这样。

  斟酌了一下,张文定便用尽量简单的语话把旅游局张程强到山上骚扰演员的事儿说了一下,又把自己昨天在旅游局的时候张程强那傲慢的态度说了一下,话都不重,可这两个情况,却都让木槿花心里相当不爽。

  木槿花是当官的,对明星没什么兴趣,可她也是女人,听到张程强到山上骚扰女演员,心里就相当不是滋味了,又一听张程强在旅游局的时候还不把市委组织部下去检查指导工作的张文定放在眼里,她就更不舒服了。

  你张程强算个什么东西?看到漂亮女人就猪油蒙了心色胆包天了,甚至连负责考核你的干部一科都不当回事,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部,还有没有我木槿花?

  别人不知道,你张程强身为市直行局领导班子中的一员,不可能不知道干部一科张文定是我木槿花的人,你那么扫他的面子,是不是觉得我木槿花太慈善了啊?

  当官的一般都比较护短,这个护短倒不是说跟下属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很多时候都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她好歹也是个市委常委,现在出了这么个事情,如果真的任由着旅游局把张文定给欺负了,那她木槿花还有脸见人吗?

  所以,听到张文定说完,她就没急着开口,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沉着脸说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干工作不要蛮干,要注意个方式方法,你这个脾气不改啊,迟早有你后悔的!”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中一喜,木槿花虽然脸上还是很严肃,可她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得相当清楚了,旅游局是有点不像话,你给他们点教训那是没问题的,不过,你小子的手段能不能高明点?非要弄得路人皆知吗?

  “是,我记住了,这不是我性格是那样嘛,自从到了部里,有了您的教诲,我现在已经好许多了。”张文定知道木槿花心里没那么生气了,便拍着马屁道,“不过,我也知道,距离您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一定会多注意,努力学习,不辜负您的期望。”

  “少说那些有的没的。”木槿花冷哼一声,又问,“你弟弟又是怎么回事?”

  “啧,那是我堂弟。”张文定赶紧接话,把张磊的事情粗略说了几句,至于张磊是怎么找到市委督查室的,他就不知道了。

  木槿花也没再多问,又训了张文定几句,将他赶走了。

  从木槿花办公室一出来,张文定就在手机里翻着,很容易就翻出了昨天晚上聊天时迫于无奈才记下的张磊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市委督查室的事情,他一定要问个清楚,要不然心里慌。

  问过之后,张文定难免哭笑不得,果然如他所料,张磊就是因为听了昨天晚上他的话,就记在心里了,在跟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这个事情,不料女朋友刚好有个同学考进了公务员队伍,并且正好在市委督查室上班。

  知道了这个消息,张磊今天一大早就去了市旅游局投诉,旅游局那边当然没有理他。他就报出了张文定的名号,这一下,旅游局行业管理科的科长大人脸色是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说这个事情都签了合同的,旅游局管不着,要他去工商局去消费者协会或者去法院。

  张磊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觉得自己背靠张文定,胆气壮了许多,说旅游局包庇旅游社,扬言要去信访部门,甚至去市委督查室上访,状告旅游局不作为。

  这话就有点威胁的意思了,行管科科长哪里受得了这个话?

  昨天张文定亲自到旅游局来了还不是灰头土头的回去了?你只是他的弟弟,你算老几啊?敢在旅游局说这种狠话,还真把自己当市委一号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