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一章 憋着

  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说省委组织部会不会把这个报告给卡了或者干脆否定,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不说这个方案的直接受益人就是武部长的准妹夫,单就组织工作的成绩这个诱惑而言,武部长也不可能拒绝的。

  毕竟,这个事情基本上可以说是有收益没风险——没成功的话有随江市委在前面顶着,成功了肯定离不开省委组织部的正确领导。

  ……

  紫霞会所青鸾庄,张文定和武云面对面而坐,一瓶茅台已经空了。

  武云看着张文定,皱着眉头道:“这个事情,我可以给我爸爸说,但是,我劝你还是亲自去一趟白漳,自己面对面地跟他说的好。”

  “我……”张文定迟疑了一下,他又何偿不想跟武贤齐面对面地说呢?只是他想说,武贤齐未必愿意听他说啊。

  “丫头,你跟你爸爸不熟啊。”叹息了一声,张文定只得叹出了这么一句。

  “你不熟,我小姑还不熟了?”武云毫不在意的来了一句,然后又冷哼了一声,“不是我说你,你遇到事情了才想起找人,平时干什么去了?我爸在白漳,你在随江,开车过去只一个多小时,你却从来没说过要过去看看他,你那车上,省委大院的通行证还没过期呢。”

  武云的话还是像平时那么直通通地不留情面,可张文定这次却没想过要和她争吵什么。

  他被武云这一番话说得无地自容,是啊,自己都去过武家了,叫武云的母亲也叫过四嫂了,怎么就从没想起过去拜访一下四哥呢?

  唉,现在自己有事相求就想到他了,实在是太现实太势利了一点啊。

  苦笑了一下,张文定咬咬嘴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依着武云的意思说去吧,显得自己真的太势利,若说不去吧,那不是表示自己真没把她老爸放在眼里了——人家女儿都说了这个话你还不去,调子也太高了吧?

  正在两难间,武云像是看透了他心里的想法似的,又开口说话了:“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赶紧给小姑打个电话,早点去吧。遇到事情了,不找自家人还找谁去?”

  “那行,听你的。”张文定嘿嘿一笑,惭愧不已,看来真是在官场混久了心境都受影响了,看事情还没武云一个小姑娘透彻!

  是啊,自家人啊,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呢?

  武云嘴歪了几歪,阴阳怪气地说:“我们把你当自家人,你也要对我小姑好点,至于莹姐什么姐的,以后还是别招惹了。”

  居然被武云这丫头给教训了!

  张文定心里很不爽,翻了个白眼道:“丫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什么时候对你小姑不好了?”

  他一个字都不提莹姐什么姐,企图把武云的思路给带偏了,免得她总在这上面纠缠不休。

  “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清楚,我懒得跟你说。”武云冷哼了一声道,心有不忿,却也没别的办法。

  她毕竟没有什么证据,而张文定那天晚上也没说出什么很有价值的话,眼见这家伙说话又滴水不漏,她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只能找个合适的机会提醒一下小姑,别被这家伙虚伪的外表给迷惑了。

  见武云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而且她刚才要自己去见她父亲的话也说得情真意切,张文定就觉得,那天晚上喝醉酒之后应该没乱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要不然以这丫头的性子,怎么可能只是说一说这种试探性的话之后就没下文了呢?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安稳了不少,便又问了些武贤齐平日的喜好之类,告辞而去。

  听到张文定说要去拜访四哥,武玲很开心,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开一旁,答应明天就来白漳,要张文定明天中午到白漳机场去接她。

  张文定听到她这个话,也很是欣喜。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武家第二代人物中,武贤齐和武玲是现在的武家主母冉商商所出,跟上面三位哥哥是同父异母的。现在有武玲出面,武贤齐还能不卖这个面子?

  武玲的四个哥哥,就数四哥武贤齐最疼她,而相应的,武玲对于那些个侄子侄女们,最疼的便是武云。

  血浓于水,这是道理,也是现实。

  张文定这次去白漳,假都不要请,只给木槿花打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木槿花便又是一番勉励。至于干部一科,由于他不是科长,科长又在党校学习,所以连电话都不用打了,反正只一天时间,明天就回来了,跟分管副部长池坚强说不说都无所谓,池副部长天天忙得不得了,一个月能够到下面科室里看一回就算不错了。

  一段时间未见,武玲还是那美艳无双的模样,时间这把杀猪刀似乎没有划伤她分毫,不施粉黛的俏脸纯净细嫩,若是忽略那份成熟的风韵,单论肌肤而言,真像是十八九岁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已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无情的岁月流逝都似乎对她份外眷顾,不忍在她身上留下让人厌烦的苍老。

  紧紧地拥着,张文定在众多陌生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肆无忌惮地往她脸颊吻了一下,调笑道:“老婆,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水嫩了呢。”

  武玲说话才不怕他呢,笑着回道:“我要不水嫩点你不就跑去找别的水嫩小妹妹了?赶紧坦白从宽,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坏事了?”

  “你要再不来呀,我可能真忍不住要干坏事了,最近可把我给憋坏了。”张文定在武玲耳边轻声说道。

  这种哄人的情话,他自然是毫不费力便能随手拈来。

  武玲道:“哼,懒得理你。你那么多姐姐妹妹,还用得着憋?”

  话说得不客气,但武玲抱着张文定的手却没松开。

  张文定知道她这只是这么说说,并不是真的这么认为的,便轻笑着道:“这个嘛,我说什么都是苍白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咱现在就实践实践去,让老婆大人检验检验,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嘿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