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 丢人丢到外省了

  张文定一听这个话,嘴角就忍不住扯了几扯。

  该不会是张程强跟那人的老婆偷情,却被那人抓了个正着了吧?

  靠,张程强啊张程强,你怎么还不记性呢?在随江的时候就教训过你了,你倒好,现在跑到外省考察,居然还不忘记惹风流债。

  见过丢人的,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

  这种事情,田金贵都后悔出来了,张文定也后悔出来了。只不过现在已经出来了,再回到房间去,就有点不合适了。好在手下还有三个科长,好在还有酒店的人员在中间拦着,这两位倒是装着糊涂看热闹。

  事实上,张文定也确实只要看热闹就行了。

  因为酒店的值班经理过来了,值班经理劝解无效,一声令下,几个保安便半劝半架硬是将那男人带离了此处。

  等到那男人被架走之后,田金贵看了张文定一眼,没说话,自己回房间了。张文定本想详细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见着田金贵这搞法,他也不好再问几个科长了。

  毕竟他是个相当年轻的局领导,就算是装,也得装出个每逢大事有静气的样子来。反正这个事情,到明天的时候应该就会有人说起来龙去脉,而且也会有个结果出来,又跟自己没关系,倒也不用急于了解。

  张文定想马上睡觉,可有人不让他睡。

  赵成打来电话,让他到楼上粟文胜的房间去。

  接到这个电话,张文定皱了皱眉,粟文胜这个时候叫自己上去,肯定是知道了张程强的事情了,就是不知道他是要跟自己商量解决办法呢,还是要把自己叫上去训一顿出气。

  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一个下属犯了错,领导往往会把别的下属都臭骂一通的。

  张程强啊张程强,你可真不是个东西,搞出这种臭事来,却让老子也跟着受池鱼之殃,真是缺德啊!

  穿好衣服出门,却见到田金贵也出来了。二人相视一笑,明白上去挨训有伴了。

  “老张……”田金贵边走边说话,可才说出两个字,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也是姓张,只不过是小张,想了想,他还是没用老张称呼张程强了,而是用了个比较正式的称谓,“程强同志平时做事挺稳重的嘛,啧……”

  说了这么半句话,田金贵就摇摇头,也说不清那表情是婉惜还是不解,或者是幸灾乐祸。

  张文定自然知道这个话应该反着听,田金贵说张程强平时做事挺稳重的,那意思就是讲,张程强这个人平时就不稳重,做事比较不靠谱,看看,现在搞出事来了吧?

  搞出来事来也有你一份,要不是你田大局长硬要把他张程强带过来,哪儿会出这些事?

  张文定在心里冷笑,嘴上却没接这个话,而是道:“粟市长这么晚了还叫我们上去,不会是明天的行程有什么变动了,或者提前联系到投资商了吧?”

  田金贵被这话弄得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地说:“上去了不就知道了?”

  上去了确实就知道了,粟文胜让这二人在沙发上坐下,一张脸冷得跟玄冰似的,两眼直盯着田金贵,盯得田金贵怪难受的。

  盯了田金贵有足足半分钟,粟文胜才恨恨地说:“张程强搞什么名堂,啊?”

  这个话,田金贵就没法接了,只能一脸惶恐地看了看粟文胜,然后低头不语。

  粟文胜又将目光扫向了张文定。

  张文定对了一眼,垂下目光。

  田金贵都不说话,张文定自然更不会开口了。更何况,张程强到底闹出了什么事,他也是一点都不清楚的呢,只是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张程强搞什么名堂,你可以叫他上来问嘛,我们哪知道?

  粟文胜只是自己生气,话说得不客气,却也没有要这二人回答的意思,又骂了几句之后,才点出正题:“啊,刚接到电话,我明天一早就走,下午要赶到省里……明天的考察,你们两个要认真对待……”

  张文定没想到粟文胜叫田金贵和自己上来,是说出这么一个决定,心里一愣,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了。

  肯定是张程强搞的事情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哪怕明天还要见这边的相当旅游企业的负责人呢,粟副市长也顾不了那许多,没一点脸皮在岳南呆下去了,一定要一大早就离开。甚至刚才还找了个借口,向他们两个人解释了一句呢。

  田金贵赶紧应下,说了几句套话,张文定也跟着田金贵说了两句。

  粟文胜摆摆手,没再多说什么,让他们俩出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张文定就琢磨起粟文胜这个人来。

  以前跟粟文胜没怎么接触的时候,他对粟文胜这个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因为徐莹对粟副市长没好感嘛。可是自从到了旅游局之后,经过了几次接触,面对面交流过之后,他对粟文胜的感观就改变一些了。

  不能单纯地说这个粟副市长是好是坏,或者说称职不称职。

  反正他感觉出了一点,粟文胜这个人吧,阴险是肯定的,但也是个愿意干实事的领导,而且脾气不算太坏。

  呃,还有一点,这个粟文胜,脸皮厚是够厚,但还没厚得太离谱,还知道明天在岳南是没脸呆下去了。

  如果换个稍微脾气坏点的领导,今天他和田金贵两个人恐怕至少要被训上半个小时——领导生气的时候不分对象发火,那太平常了。

  啧,张程强啊张程强,你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让粟文胜都没脸在岳南呆了呢?

  张文定觉得粟文胜脸皮不够厚,粟文胜却已经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得不能再厚了,要是稍微再薄一点的话,他都等不到明天早上,想要连夜离开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丢脸丢大了,他都没脸见老同学。

  以前他还觉得张程强说话做事都挺靠谱的,没料到会出这么大的洋相,在他看来,男人好色是正常的,但是因色误事,那就要不得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