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零章 打主意

  白珊珊就在心里想着,反正自己在上面也没啥人,只要跟紧了张文定,不怕他发达了不提携自己。

  当然了,最近新局长处处限她的权,也让她相当郁闷。再者,她也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意味,明白张文定在旅游局要干大事却又无人可用的难处,想着自己这个副局长本来就是张文定给的,大不了当没做过副局长算了。

  转念间做了决定,白珊珊便很痛快地说:“我都听局长安排,没什么放不下的。别的事情我不敢说,跑跑腿打打杂还是没问题的。”

  张文定很有几分感动,白珊珊确实没变,不枉自己当初那么照顾她啊。

  ……

  晚上搂着徐莹的时候,张文定就提起了白珊珊的事情:“跟你商量个事,我手上现在没人可用,想把白珊珊调过来。”

  徐莹眯眼看着张文定,从鼻子里轻轻地哼出一个疑惑的声音:“嗯?”

  张文定就知道徐莹心里恐怕有某种误会了,苦笑一声正要解释,徐莹却又懒洋洋地说话了:“你对白珊珊,很看重嘛。”

  “她是个肯吃苦能干事的人。”张文定叹息了一声,伸手将徐莹搂进怀里,亲了一口道,“旅游局那边你是不知道,我连一个好用的人都没有,工作不好开展啊。我用党性担保,调她过来是因为工作需要,我跟她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

  徐莹似笑非笑道:“我又没说你什么,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没紧张,我只是怕你误会。”张文定嘿嘿一笑,温言细语道,“莹姐,我爱你。”

  徐莹道:“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啊?”

  张文定就道:“莹姐,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

  徐莹头在他颈上拱了拱,没说话。

  张文定在心里又叹息了一声,没再继续说。若是以前,他想调白珊珊过去,只要确实是出于工作需要,徐莹应该是不会多想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啊,徐莹眼看着就要离开随江到白漳去了,这种时候,她心里无疑是很柔软的,张文定提出想调白珊珊过去,她就不免会想,是不是自己要离开了,他受不了寂寞想另找一个啊?

  其实张文定现在的处境,徐莹是非常清楚的,她也明白如果把白珊珊调到旅游局去,对张文定的工作是有很大好处的。她甚至想过,如果张文定真想和白珊珊发生点什么,在不在一个单位上班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能够亲口对她提起此事,足以证明他没那种心思。可是,她明白归明白,心里那点不舒服的念头,总是拂之不去。

  就这么着沉默了有好几分钟,徐莹终于叹了口气,语气怪怪地问张文定:“白珊珊调到你那儿只是个副科长,她会乐意吗?”

  张文定沉吟了一下,道:“她还是很有大局观的。”

  徐莹看着张文定的眼睛,道:“你跟她谈过了?”

  “嗯,谈过了。”张文定道,“唉,如果你还在开发区,她留在开发区我倒是不担心,可是你要走了,她在开发区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我跟刘祖良之间闹的不愉快,起因还在她头上……”

  这个话一出口,徐莹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她也是当领导的人,自然明白照顾心腹的必要性。特别是很忠心又很有能力的心腹,如果没有照顾好,那不仅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且还会让别的人寒心,以后谁还会跟你混呢?

  基于这个理由,张文定要把白珊珊调到身边保护起来,以免被刘祖良给整了,这事儿真的是天经地义的,比起工作需要这个理由来,那可就强大得多了。

  “只要她自己同意,我没意见。”徐莹眨眨眼,淡淡然说,“我要走的事儿,你跟她说了?”

  “没,我怎么可能说那事儿。”张文定笑了起来,“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说在旅游局无人可用,她主动提出来去旅游局,看得出来她不想走,但还是主动要求。啧,她丫头还是很有良心的,很支持我的工作啊。我当时是想,只要她露出半点不想去的意思,那我就不提那个话了,到时候她在开发区要是被欺负了,那也是她自己的命数。对了,有个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白珊珊找男朋友了,就是我们局戴金花戴局长的儿子,戴金花老公是市人大孙主任。”

  徐莹那点吃醋的小心思其实刚刚就已经消散了,听到张文定又搞出这么一通多余的解释,便伸手在他身上捏了一下,笑道:“我又没说不让你调她过去,你说这么多干什么呀?”

  张文定就嘿嘿笑道:“这不是跟领导汇报……工作嘛,让你能够及时掌握我的思想动态。”

  徐莹白了他一眼,道:“我又不是你领导,你现在才是市里的领导。”

  张文定道:“你还是省里的领导呢,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日是领导……”

  “你怎么说话越来越流氓了。”徐莹猛然打断他的话,道,“你现在也是享受副处级待遇的领导干部了,说话文明点好不好?”

  张文定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可听到她的话,也就感觉出了其中的暧昧之间了,顿时怪笑起来。

  ……

  工作调动不是个小事,虽然徐莹和白珊珊都答应了,可是旅游局里却不是那么好过关的。

  张文定跟张程强不对付,可这个事情,程序上他还是要跟张程强沟通一下才是正理。若是提都没和张程强提就直接找田金贵汇报,那可是犯忌讳的,这些规矩张文定还是明白的。况且,直接找田金贵,田金贵也不见得就会同意。

  坐在办公室考虑了许久,张文定几次起势,却最终还是没去张程强的办公室说这个事情。

  因为,他去说了之后,如果张程强一口回绝,那他再去找田金贵的时候,田金贵完全可以把事情往张程强身上推,让他和张程强协调,那他的想法不就落空了吗?

  想来想去,张文定最终把主意打到了戴金花身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