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二章 处境

  木槿花以为他这是客套话,便笑着道:“你的长处,还是在政府工作……”

  张文定看着木槿花,认真地说:“我不想去省政府,真不想。”

  木槿花一愣,看着张文定的眼睛有几秒钟,然后就移开了目光。

  她明白张文定心里的想法了,他不去省政府,这是一个草根出身的男人的自尊心的体现。他不想被武家的人看轻,所以遇到了这个事情,他不想向武家求助。

  唉,到底是年轻啊,不懂现实的残酷。

  现实的残酷,张文定自然是相当明白的。

  他为了随江的旅游事业呕心沥血,将投资拉进来了,眼看着成功就在眼前,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被人摘了桃子,还有比这个更残酷的现实吗?然而,这个现实虽然残酷,可他真的不想向常务副省长武贤齐求救。

  他能够接受武玲和武云的帮助,可是跟武贤齐之间,总是有一层隔膜。他觉得,武贤齐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乞丐似的。

  所以,他不愿求武贤齐,更不愿去省政府了,更何况,就算是他求了武贤齐,谁知道武贤齐会不会答应呢?

  他相当清楚,武家的人中,虽然武贤齐没有反对他跟武玲的事情,可武贤齐那是看在武玲面子上,而不是看上他了!

  当然了,除了武贤齐的理由,张文定的自尊心,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对于张文定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木槿花一开始是不以为然,可是马上,却又有些心酸。

  她想到了自己当初跟老公的结合,靠着文家才走到今天,在家里,她很长时间都是没什么自尊的,一直在讨好着别人,在整个文家,她老公也是没什么自尊心的,因为是旁支!

  面前这个人,是武家五小姐的男朋友啊,可是遇到仕途第一次沉重的打击了,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不去找武家人帮忙,反而来找自己这么一个文家旁支的媳妇。

  想到这儿,木槿花心里不仅仅没有得意,反而颇多酸楚。

  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敲,木槿花问:“那你想去哪儿?”

  张文定就苦笑了一下,道:“老板,我说实话,你别生气啊。其实我是这么想的,等到紫霞山的工作都上了轨道之后,我就来找你,我想下去,下区县。不过,现在,现在情况都这样了,下区县我是不敢奢望了,我只希望,还在您手下干,如果回不了部里,去党校打杂我也愿意。”

  “将我的军是吧?”木槿花瞪了他一眼,冷哼道。

  张文定赶紧道:“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还想在您身边多学习学习。”

  “马屁精。”木槿花翻了翻眼皮,没好气地说,“赶紧滚吧,把手头工作处理好。”

  张文定赶紧笑着告辞,木槿花这个话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会给他一个什么安排,但却作出了承诺——这个事情,她不会不管的。

  他觉得,自己想下去当个副县长或者副区长是没盼头了,但应该也不会太差。只要木部长肯帮自己,那自己就不至于会被发配到党史办档案局这类冷宫中去。

  从市委出来,张文定真是感慨万千。

  想当初木槿花初到随江,调他入组织部,武玲姑侄还提醒他要小心,在他弄明白了文家当初想把武玲娶过去做媳妇的事情之后,他确实以为木槿花会对自己不利。想不到,现在自己遇到困难了,她居然还会伸手帮忙。

  世事无常,不可预料啊!

  天阴沉沉的,却没有下雨的意思,深秋的冷风从车窗中灌了进来,吹在脸上一阵生痛。张文定一路将车开到巨灵江边,从车上下来,揉了揉还有些酸痛的手臂,望着阔敞的江面,心情如江水一般深沉。

  巨灵江是随江的母亲河,两岸的防洪堤随着弯曲的江道蜿蜒伸出,目力所及,上下都看不见尽头。深秋的江面看不到滔天洪浪,无尽水流收起那能摧枯拉朽般毁掉万物的最狂暴的一面,展现出的只有滋养这一方人畜草木的温情和慈爱,碧波荡漾。

  有风抚过,水面泛动不大的起伏,仿若被情人抚摸过的敏感肌肤,惹人眼馋。

  若只见这江水的温柔,谁又能想象得到其春夏时节的滔天怒浪呢?

  在张文定现在所站立的位置,往前可隐约看到河那边极远处市政府的办公楼,回首却没法望见市委办公之处。收回目光,四下打量,他见着一只没有跟着主人,浑身脏兮兮卷毛的狗从远处小跑着过来,但在距他大约五米远的地方,却又停住了脚步,对着他看了看,张嘴露出交错的犬牙,低吠了两声,见他不为所动,最终还是夹起尾巴绕道了。

  看着那狗的身影,张文定禁不住哑然失笑,操,自己这走的是什么运啊,连条狗都嫌弃自己了!

  手机铃声打断了张文定内心的自嘲,他摸出电话,是武玲。

  武玲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他,自己今天下午的飞机,能够赶到随江吃晚饭。

  这个电话,让张文定感受到了武玲浓浓的爱意和关怀,心里颇为温暖,说下午去白漳机场接她,她却说不用,有车接,晚上一起吃饭就好了。

  以张文定今天的心绪,也不适合开车跑长途,所以他也没再多说什么,挂断电话后,又对着江面看了两分钟,深呼吸了几次,他便转身离开,上车往旅游局的方向驶去。

  他回到办公室,还才刚喝了杯水,电脑都还没来得及打开,白珊珊便上楼来汇报工作了。

  白珊珊知道这几天张文定很忙,也从男朋友孙光耀的口中听出了张文定这次出名之后可能有点麻烦了。

  在她看来,领导出名了应该是好事,是正面形象,然而孙光耀毕竟有个当市人大副主任的老爹,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当然不像白珊珊那么浅薄,说不得就要给自己的女人长长见识了,并且,劝告自己的女人不要跟张文定走得太近。

  于是乎,白珊珊也就明白了张文定的处境。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