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四章 都不容易

  说是汇报工作,其实也就是到姜慈办公室坐一坐,说几句话,表示一下他这个新来的副县长对一把手的尊重。

  这种事情不用人教,张文定心里是明白的,可中午一餐酒喝得有点多了,再加上文钟那客气但却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的态度,使得他有些走神,居然差点犯了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不过,他马上就开始从自身上找原因,唉,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第一次在政府,而不是政府部门里当领导,兴奋得有点过头了。

  一定要引以为戒,切不可再犯。

  刚跨出办公室的门,准备去向姜慈汇报工作,张文定脚又缩了回来,他猛然发现文钟这个办公室主任居然没告诉他姜慈的办公室在哪儿!

  操!

  他忍不住轻轻骂了一声,压下冲到办公室去找文钟的念头,还是又给魏本雄打了个电话,问明了姜慈的办公室,又压了压满头酒意和心中的不快,出门而去。

  姜慈的办公室是个套间,有办公间、会客间,还有个休息间,在他的办公室对面,还有一个房间,门是打开着的,一般情况下里面会坐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刚才离开了一会儿去上厕所了。

  这男子名叫黄木岗,是姜慈的秘书。当然了,正式职务并不是县长秘书,而是办公室副主任,正儿八经的副科级。

  张文定并不知道姜慈和秘书的办公室之间还隔着过道,见姜慈办公室的门开着,他伸手敲了敲,也不等里面的人回应,其实里面的人也不会回应,便径直往里跨步。

  黄木岗的办公室位置刚好看到姜慈的门口,可以随时观察到老板的动静,也可以随时拦下老板不想见的人,却又不至于离领导太近让老板觉得不方便。

  今天下午老板没什么安排,他也不觉得会有什么人不长眼没经预约就乱闯老板的办公室,但他一向小心,习惯了以防万一,所以还是用最快的速度上了厕所,不敢稍有耽搁——其实卫生间里也没啥好东西值得他耽搁的。

  看到一个人正要进老板的办公室,黄木岗猛然一惊,轻声但不失威严地喝道:“你干什么的?”

  张文定听到背后的声音,正在往里迈的脚步就停了下来,转回头,看着黄木岗,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平静地发问:“这是姜县长办公室吗?”

  黄木岗今天上午也参加了迎接,只不过没机会握手、没机会一起跟池坚强张文定吃饭而已,但记住张文定的长相还是很容易的,所以张文定一转过头,他就认出来了,原本严肃的脸上就露出了些微笑,走上前道:“张县长好,您先坐,我看看县长在不在。”

  说着这话,黄木岗就引着张文定进了会客室,请他在沙发上坐下,没急着倒茶水,而是敲响了姜慈办公间的门,同样是不等里面的回答,便推门而入。

  看着这一幕,张文定就明白了,这个认识他但他却不认识的人应该就是姜慈的秘书了。

  同样是正处级,旅游局局长田金贵的待遇跟姜慈一比,那真是能够找块豆腐撞死了。

  嗯,姜慈有秘书,自己是不是也有应该有个秘书呢?文钟居然一句话都没提及啊,对了,还有车,也同样没有安排啊。

  这次来安青县之前,张文定到他舅舅严红军那里深谈了两个小时,向舅舅请教了许多东西。这其中,就有一条跟车有关的。

  严红军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当了副县长,可就不像在旅游局当副局长了,县里会有配车,坐配车就好,他那台奥迪Q7不能再开了,以后也尽量不要自己开车。

  对舅舅的话,张文定是很放在心上的,他自己也明白,副县长这个位置跟旅游局副局长太不一样了,安青县的情况比起市旅游局来,也不知道复杂了多少倍。

  所以他决定不开车,跟别人一样享受领导待遇。至于那台Q7,着实开出感情来了,一时间真要还给武云的话,他还挺舍不得,目前还留着。

  可是,文钟好像没有给自己安排车的意思啊!好在安青宾馆就在县政府边上,走路也只五分钟,暂时没有车,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姜慈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热情地说:“文定同志来了。”

  张文定赶紧起身,抢上前两步,当先伸出手:“打扰县长工作了。”

  他没有自来熟地叫姜慈同志,也没有叫姜县长,而是用了县长这个很客气又很尊重的称呼,位置摆得很正。

  姜慈握住张文定的手,用力摆了摆,然后松开,大声招呼道:“坐,坐。小黄啊,到我里面取茶。”

  黄木岗本已经要动手泡茶了,听到这个话,赶紧又转身进了姜慈的办公间,暗想老板对这个新来的年轻副县长,很客气啊,居然用他自己的茶了。进去泡茶的时候,他颇为庆幸自己任何时候都没有大意,庆幸自己这泡尿时间并不长,要不然的话,恐怕在老板心里就会留下个不太好的印象了。

  他跟了姜慈两年,明白姜慈这个人脾气相当大,有时候一点小事都会大发雷霆,还好自己平时伺候得他很满意,这才在前不久给自己解决了副科级——县政府八个副县长的秘书,到现在都没一个上副科的呢!

  也不知道外面怎么会有那么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传言,说是副县长的秘书个个都是办公室副主任,真以为办公室副主任就那么不值钱?

  在外面去了,每个副县长的秘书都有一个头衔——办公室副主任。

  但黄木岗对这内情是很清楚的,那个副主任是对外面人而言,其实在内部,是虚的,并非正真的办公室副主任,仅仅只是那么叫一叫,好听一点,也让副县长显得更有面子一点。

  他对于副科是有着很深的感触的,自己要不是每天都担心吊胆地过日子,每一个细节都做到让老板满意,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上副科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