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九章 不要讲条件

  这公安局那边都还在审呢,刑事拘留后也只能算是犯罪嫌疑人,可在姜县长嘴里,直接就是犯罪份子了。

  姜慈的打算,那就是政府这边统一思想,先把张文定今天的冲动定性为见义勇为——是的,领导干部也是人嘛,是人就可以见义勇为。

  他心里对张文定今天的举动很恼火,可跟姚雷可能发起的进攻一对比,对张文定那点不满就不算什么了。

  赵大龙却没马上同意他这个话,而是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事情,影响不小啊。啧,没想到张文定同志,还有那么好的身手……不过,也多亏了他身手好,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姜慈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皱,这个赵大龙今天话有点多,该不会有些什么别的想法了吧?不过,谅他也不敢乱动,姓赵的一向都胆子小,就算是心里有些想法,恐怕也不敢当出头鸟的。

  二人又聊了几句,便决定召集班子成员,就下午的事情临时开个会——发生群体事件了可以由着分管副县长去处理,不一定要开会,可分管副县长在县政府门口被打得上了急救车,不开会就不行了啊。

  话谈完,赵大龙就告辞了。

  看着赵大龙离去的背影,姜慈心里跳出一句话:攘外必先安内!

  这个会,张文定也参加了,但并没有在会上给他安排具体的分工,只是谈了一下刚才的突发事件。

  在会上,姜慈对张文定今天的表现给予了肯定,他不怕这个会的内容会有人偷偷地传到县委去,他就是表明一个态度:他姜慈,不惧姚雷。

  会开得不长,散会之后,姜慈就坐车去了县委,不管他对姚雷如何不喜欢,出了这种大事,身为县长的他,也得向县委一号当面作个汇报——谁叫人家才是班长呢?

  ……

  散会后的张文定直接回到了办公室,才喝了两口茶,常务副县长赵大龙就踱着方步进来了,脸上笑眯眯地道:“文定同志,县里条件艰苦,还能适应吧?”

  张文定暗想这家伙怎么说话跟姜慈一个调调?

  一开口就是县里条件艰苦,妈的都要撤县建市了还条件艰苦,让人家那些贫困县情何以堪啊!

  心里这般想着,张文定脸上却没表露出来,飞快站起身,伸出手迎上了赵大龙,脸上堆满笑道:“感谢赵县长关心,干工作嘛,不管在哪儿都要适应。赵县长您坐,我给您泡茶。”

  赵大龙握着张文定的手摆了摆,然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嘴里却说:“你不要客气,啊。”

  张文定自然不会把他这个话当真,径直取出了杯子和办公室早就准备好了的茶叶,这时候郑举才跑进来,可看到张文定的架式,他却又不知道应不应该主动抢过家伙来为领导服务。

  看到郑举那木头桩子似的样子,张文定对办公室主任文钟就有几分怨念了,你他妈的这安排的什么人啊!要是白珊珊在就好了!

  瞪了郑举一眼,见他还没明白,张文定只好摆了一下手,示意他别站在这儿碍眼。

  郑举这才反应过来,满脸通红地退了出去。这表现让张文定心里相当不爽,不由得又一次想到白珊珊的灵活和能干。

  喝了口茶,赵大龙又关心了几句张文定的生活,可由于张文定是今天才到,也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太过关心的,索性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工作上:“文定同志啊,本来你刚刚过来,按道理讲呢,还是要休息一下、适应一下,先熟悉熟悉环境……但是呢,现在事情多,人手又不足啊,这个熊浩同志,啊,你是知道的。还有,徐波同志又去南粤挂职了,一屁股事情,搞得我是手忙脚乱啊,没办法,只好找你分担分担了,你可不能怪我没让你休息呀。”

  中午在饭桌上,安青县原本的一正八副九个县长少了两位,其中熊浩死在了车里,另一位就是去南粤挂职了的徐波。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赵大龙是亲眼所见市委组织部对张文定的力挺了的。

  姜慈对张文定到底有多大的怨气他管不着,他不能违抗姜慈的意图,但也不想莫名其妙地把张文定给得罪惨了,所以这个话就说得相当客气。

  张文定很奇怪赵大龙对自己这么客气的态度,他跟赵大龙又不熟,自然不会认为赵大龙一见自己就想交好。

  这上任第一天就谈分工的搞法,张文定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可现在却在他身上发生了,他觉得,这事儿不正常!

  心里一念间闪过这个想法,所以他就表现了一点点激动的样子说:“赵县长您说哪里话,您这么看得起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谢谢您对我的信任……”

  赵大龙见得张文定这个表现,联想到这小子先前一个人敢冲进那么多人里面去救魏本雄,便觉得他到底还是年轻,冲动,有点江湖义气。这不,说话都带着点江湖气呢。

  “先别忙着高兴。”赵大龙习惯性地来了一句,然后才想起来面前这个年轻人并非自己的下属,而是跟自己一样的级别,便赶紧换了种语气道,“基层工作,可不好做呀。是这样,关于你的分工,姜慈同志和我商量了一下,我觉得吧,现在是非常时期,干脆点,徐波同志那一摊子,就由你负责,姜慈同志让我问问你的意思,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想法?”

  赵大龙的话说得相当直白,也基本上都是事实,可是却也透出了真实的信息,这个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一切都是姜慈的意思哈!

  张文定连几个副县长的名字都还没完全记住,一二把手商量决定下来了的事情,他还能有什么不同的想法?

  他不知道徐波分管的是些什么部门,但却明白,肯定都是些差部门,有好部门的话,绝对轮不到他这个新来的年轻人。

  来安青之前,舅舅严红军就郑重地告诉过他了,到了县里,不管分管什么工作,都不要讲条件。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