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果断投靠

  虽然心里很火,但张文定面子话还是得说:“等下市旅游局的同志们要来,今天晚上恐怕不行了,下次吧,下次我请。”

  “行,那就这样。”邹怀义笑意不见了,不冷不热地应了这么一句,也不等张文定回答,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邹怀义,很没礼貌啊!

  张文定收起手机,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姓邹的怎么就没打办公室的电话呢?

  “邹部长的电话,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张文定对魏本雄解释了一句,微不可觉地冷笑了一下。

  “呵呵,邹部长可是不怎么请人吃饭的啊。”魏本雄微笑着来了一句,稍稍一顿,又道,“我来安青这么长时间了,跟邹书记倒是吃过两次饭。”

  张文定就看向了魏本雄,他跟县委副书记搭上了线?

  “邹书记和邹部长……”想了想,张文定说出了这么半句话,后面的话不用说,意思却自然而然地显现了出来。

  魏本雄知道张文定想问什么,笑着道:“邹书记是排山人,邹部长是沙沟人。”

  排山和沙沟都是县名,都是石盘省内的县,但不属于同一个地级市,一个在至阳市,一个在资阴市。不过,这两个县却又都和安青接壤,而且那两个县也接壤,说话都跟安青差不多,三个县的人,虽然归属不同,但通婚还是颇多的。

  比如,现任安青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妹就从排山县嫁到了安青县,而组织一号邹怀义则是娶了个安青县的老婆。

  张文定对这个情况不是很了解,但三个县接壤这事儿还是明白的,就来了一句:“这边邹姓是大姓吧?”

  县农业局长是县委专职副书记的妹夫,县委组织一号是县民政局长的姐夫,哼哼,这两位领导用人,可真是举贤不避亲啊!

  魏本雄道:“算大姓吧。光安青这边,应该有十万人左右。排山和沙沟稍微少一点。不过,不怎么齐心。”

  这个话,是不是暗指县委邹书记和邹部长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呢?

  张文定猜测着,却是不好再问得太明显了,魏本雄今天能够说出这些情况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他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话题,换了个轻松的:“老主任,本来你刚出院,得好好休息才是,不过呢,晚上市旅游局的同志们要来,有我的老领导老同事,你也是我的老领导,可得帮忙招呼招呼呀。”

  魏本雄点头道:“这个没问题,就怕我酒量不够呀。”

  ……

  县委,组织一号邹怀义结束了和张文定通话之后,马上又给民政局长葛盛打了个电话,接通之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骂完之后,也不等葛盛解释什么,就很快挂断了。

  妈的,这个小舅子就是个若祸精!

  你他妈的没能力也就算了,低调一点会死啊!现在好了,搞得老子这么被动,让姚书记怎么看我?

  在心里把葛盛责怪了一番之后,邹怀义对张文定就生出几分恨意来了。

  姓张的你一来安青,不知道干正事,却莫名其妙地就一刀子砍到老子头上来了,是个什么意思?

  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并且以前也算是一个系统的人了,虽然没有交情,但干的都是组织工作,总有点香火情吧?

  可是你,你他妈的莫名其妙就要拿我小舅子开刀,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啊?

  在邹怀义的思维中,张文定只是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在准备出手对付一个正科级局长的时候,不可能不事先了解清楚相关情况。

  既然了解了情况,却还一定要动手,并且,他邹怀义主动给张文定打电话约吃个饭,可张文定却是丝毫不给面子,那不是明摆着打他邹怀义的脸吗?

  刚才被姚雷叫过去,邹怀义是挨了一通批评的,然后才知道小舅子葛盛的事情。

  姚雷并没有像姜慈所想的那般,为了拿下葛盛,然后给邹怀义许些什么甜头。

  姚大书记直接就在组织考察工作上面做文章,提出今后的干部队伍建设方面一定要狠抓,干部素质必须要提高……

  一通带着批评性质的话说出来,邹怀义半个响屁都不敢放,唯唯诺诺只知道点头称是,还自我批评了几句。

  他这个组织一号在外面看来权力很大,对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要让他跟书记呲牙,再借他一百个胆子都不行。

  姚雷到了安青的时间其实不长,但也绝对算不上很短。

  邹怀义身为县委组织一号,自感有些份量,想等着书记大人多给些好处,再投靠的,却不料书记最近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大动作,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在人事上动念头的意思,他猜不透雷姚的想法,便决定再等等看。

  谁料,今天书记把他叫去就是一通批评,他就有些心慌了,姚老板不是对自己有意见了吧?

  邹怀义有胆子想多要点好处,却是不愿被姚雷记恨的,他压根就不敢和姚雷对抗——毕竟姚雷不仅仅只是县委一号,还戴着一帽市委常委的帽子呢。

  这个,比前任县委一号顾亚州可有份量多了。

  所以,这一次谈话,邹怀义就向姚雷表了忠心。

  姚雷没有说会给邹怀义什么好处,只是暗示了一下,动葛盛呢,这个是县政府的意思。

  政府那边的意思,指的肯定就是县长姜慈了,而县长姜慈为什么会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邹怀义想了解这么点事情,太容易不过了,于是乎,他打电话给张文定,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张文定不追究了,那这事儿也就会不了了之了。

  为此,他甚至都准备好了给张文定一些好处,谁叫家里那女人的一张嘴实在是太厉害了呢?

  为了耳根子清净,只得如此了。

  可是张文定居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这让他很不爽。恨张文定的同时,对姜慈的新仇旧恨也都一起涌了上来。

  这个结果,是姜慈怎么也想不到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