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柔情似水

  徐莹眼皮子翻了一下,没有接话。

  这种时候,如果再说什么不是给我一个交待而是给安青人民一个交待之类的套话,那就有点自损威严了。

  姚雷也没有再看徐莹,而是把目光扫到了张文定脸上,仿佛刚刚才发现张文定手上戴着铐子似的,惊诧地说:“文定同志,你这是?”

  这话问得轻柔,可是猛然间,他就头一扭,目光冷冷地射向左正,语气一沉,喝问道:“怎么回事?”

  左正的心正在一点点往下沉,干涩地解释道:“姚书记,我也不是很清楚,小黄,你来讲……”

  张文定是苦主,眼见到了这个时候,左正还不死心,想让黄所长帮左中承担责任,他就心里不爽了,抢在黄所长前面接过了话:“姚书记,这个事情,还是我来向您汇报吧。”

  说着,他看了姚雷一眼,见姚雷并没反对,便用简短的语言把先前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话不多,但却突出了几个重点,而且还突出得相当巧妙。

  他没说左中承要请徐莹喝咖啡,只说左中承在洗手间门口守着徐莹,他没说自己打了左中承,只说左中承要打他,还把左中承嚣张地叫出“我爸是左正”那语气给模仿了一下,最后,他特别强调,是左中承一定要让他戴上手铐去派出所的,言外之意,居然有几分为那几个警察开脱的意思。

  这倒不是张文定对那几个警察没什么怨念,而是要加重左中承的错,让左正没办法把几个派出所的人推出来顶事。

  这个缘由,派出的几个人是不清楚的,却对张文定生出了许多感激,这个张县长真厚道啊,比左局长够意思。

  姚雷虽然早就从黄文化的口中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但这会儿当着徐莹的面,听到张文定的描述,哪怕就算是他内心没起波澜,面子上也必须要做出盛怒的样子了。

  他冷哼一声,盯着左正,咬牙切齿道:“左正,你真行啊!”

  左正对张文定已经恨到极点,但这时候,他是一点恨意都不敢表露出来,一个劲地向姚雷做自我检讨。

  他今天是一心系到了儿子身上,关心则乱,想解决事情,却忘了自己和徐莹之间身份上的差距,说话做事都让徐莹不舒服,就更加得罪了徐莹。

  左正不是很把张文定放在眼里,没有一来就全力做张文定的工作,就惹得张文定现在借题发挥了,若是早知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他真的愿意一来就自己扇几个耳光,早早放低姿态解决,哪儿会这么被动?

  这一刻,左正真是后悔死了。

  黄文化已经指了个警察给张文定开了铐子,身为县委办主任,做起这种事情来,还是很拿手的。而到了这时候,张文定自然也不可能还让手铐继续留在自己手上了。

  徐莹今天是念着跟市公安局局长孙坤的一点交情,所以没把这个事情捅到市委市政府,而是直接给孙坤打了电话,想看孙坤怎么处理的。

  现在孙坤还没有来,姚雷却先来了,她也无所谓,姚雷如果能够给她一个满意的交待,那也是一样的。

  可是,姚雷来了之后,嘴上说得凶,但却一直没动真格,丝毫不提怎么处理的意见,身为县委一号,这种搞法,就让徐莹很不爽了。

  她很想不声不响地拂袖离开,但考虑了一下,还是冷冷地打了个招呼:“姚书记,你们慢慢聊,我先回房了。”

  说完,也不等姚雷说话,她就抬脚迈步了。

  姚雷被她这话逼得目光一闪,心中也很是不爽,什么叫你们慢慢聊?这是嫌我姓姚的没有马上拿出个处理意见?

  我堂堂市委常委,一县书记,刚才都亲自跟你道歉了,你就等不了这么几分钟?

  哼,你要回房就回房,那我还真就的慢慢聊了,你是团省委副书记,不是省委副书记,跟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甩脸色,真以为你是我领导啊。

  不过,心中虽然不爽,姚雷也还不至于做得太绝,便对张文定道:“文定同志,你送送徐书记。”

  张文定答应了一声,赶紧快走几步,跟上了徐莹。啧,原本今天晚上是不方便去徐莹房间的,却没料到,这样居然也能创造个机会,世事果真奇妙啊。

  刚才发生的事情,徐莹没有告诉团省委别的人的意思,回到房间后,她在沙发上坐下,张文定也挨着她坐下,还伸手抱住了她,道:“莹姐,你刚才好威风啊。”

  徐莹冷哼一声,道:“你更威风!”

  张文定就知道自己先前在她之前坐下去的时候惹得她不高兴了,赶紧哄道:“那还不是有你做靠山,要不然我哪儿敢威风?左正不仅仅只是公安局长,还兼着政法委书记。怎么?你不想我耍威风呀?行,那我就不耍,让你耍……”

  说着这话,他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徐莹听到这么说,脸上表情就好看多了,抓掉张文定的手,看着他正色问道:“今天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不怎么看,我就想把你好好看看。”张文定嘿嘿笑道,一脸色急,恨不得马上就把徐莹好好看个够。

  “别闹,今天不方便。”徐莹再次制止了他进一步的举动,皱着眉头道,“跟你讲正事呢,严肃点。”

  “不是吧?不方便?怎么这么巧?”张文定郁闷不已,有点不愿相信,搂着她,嘴唇凑了过去。

  “就是这么巧。”徐莹推开他的嘴,白了他一眼道,“一边去,今天晚上我本来就没准备在安青住。”

  见张文定一脸郁闷,她又柔和了下来,哄小孩似地语气道:“乖一点啊,都有几天了,今天已经少了很多,明天应该就没有了。”

  张文定郁闷地说:“宝宝心里苦。”

  “乖啊,让我抱抱。”徐莹笑着说了句,反过来抱住张文定。

  徐莹自从当了团省委的副书记之后,平时说话行事方面,跟在随江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还是有所不同了的,比如现在,她就有心情哄一哄张文定,难得流露出一丝女人的似水柔情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