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泪落无声

  徐莹下来搞调研,只是团建工作而已,别的县不去,偏偏跑去安青县,而且还在安青住了一晚上,武云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她会不会是借着公干的由头私会张文定去了。

  想到这一点,武云就心头冒火,我小姑能够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还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这不仅仅只是对不起小姑,更是对武家的挑衅了!

  武云这时候对张文定可就真是痛恨不已了,可是再恨,她也还知道分寸,知道这种事情很难捉奸在床,也不适合捉奸在床——那样撕破脸皮的话,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

  所以,她带着小姑来此,只想在餐厅走到张文定面前,用这个行动给张文定一个警告,让张文定明白,武玲很生气!

  毕竟还没有结婚,只要张文定能够悬崖勒马浪子回头,武云觉得,以前的错误还是可以原谅的,谁叫小姑现在爱他爱得那么深呢?不原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武云和武玲就出现在了这儿,只是,武云憋着一肚子气要上去的时候,武玲却退缩了。

  武云不明白武玲为什么要退缩,所以她都赌气地说出了捉奸在床这样连家族脸面都不顾了的话。

  当然了,她也只是说一说气话,不到万不得已,她自然不会蠢到真的那么干——大家族做事,讲究个心照不宣,事情可以做绝,但脸面得顾好。

  武玲可以跟张文定分手,但如果分手的原因是张文定跟别的女人上床被抓住了才分手的,那武家丢脸可就丢大了——本来就有许多人等着看武家五小姐的笑话呢。

  又过几分钟,武云声音平静地说:“小姑,我还是上去看看吧,你放心,我有分寸。”

  “不用了。”武玲摇摇头。

  她知道,武云敢带她过来,敢叫她上去,那么上面,张文定肯定跟徐莹在一起吃西餐,虽然武云说的话里似乎并不能完全确定,可她知道,武云肯定是有把握的,没把握的一点,也就是他们会不会在这儿开房间了。

  可是,开不开房间,还重要吗?

  女领导和男下属两个人不去别的地方吃饭,却到这个随江著名的爱情西餐厅用餐,那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至于说谈工作什么的鬼话,骗小孩子都难度不小啊。

  “回去吧。”武玲又说了三个字,声音平淡得吓人。

  “小姑。”武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只差临门一脚了啊,真相就在眼前,为什么不去看一眼?

  “我累了,回去吧。”武玲闭着眼睛道。

  武云叹息了一声,发动了车,想想还是不解气,有心打个电话叫那跟踪的人把张文定徐莹吃西餐时的亲密照送过来,却又怕小姑这个情绪不对劲,想了想还是没打电话了,将车开动了。

  回到紫霞会所青鸾庄,武玲一言不发,直接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武云赶紧跟着进去。

  “你出去吧。”武玲坐下,淡淡地说。

  “小姑。”武云颇为担心地叫了一声。

  武玲抬起头,看着这个侄女,摇摇头,平静地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武云还是不放心,武玲摆摆手:“出去休息吧,我没事。”

  武云想了想,觉得小姑应该不是那么脆弱的人,点点头道:“行,那你也早点休息,有什么事就叫我。”

  等到武云出去后,武玲站起身,将门打了反锁,她强忍着扑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痛哭的冲动,迈着两条腿机械地走了几步,在沙发上坐下,双掌抚在脸上,闭着眼睛调整着情绪。

  然而这情绪却不好调整,越调整越不是滋味,泪水忍不住就开始挤了出来。

  她泪水越涌越凶,对张文定的恨意却越来越淡。

  权贵家族出身的她,早就见惯了那些有权有势的男人们对女人的态度,她也知道自己今后结婚了,老公肯定不止她一个女人。

  很久以前,她还觉得结婚只是家里需要的,她不会去管老公的私事,也不会让老公管着她,婚姻就是个名份,爱情,应该是在婚姻之外的。

  正是因为那种想法,她才选择让张文定假装她男朋友,甚至假装跟她结婚也无所谓。可是,后来居然假戏真做了,她也动情了,而且这情一动就不可收拾。

  爱情这东西,无分年龄与身份地位,在不知不觉中,武玲的一颗芳心,竟然牢牢地系在了张文定身上。

  她今天不是不想上去看一看,只是,她怕。

  她怕自己看到张文定和徐莹一起轻声欢笑吃着西餐的样子,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她不想上去,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她就能够说服自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就可以忘掉武云所说的种种,只记着张文定的好。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对他的爱已经这么深。

  当然了,她对张文定爱得那么深,跟她修习了吕祖功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那功法不仅仅能够有身体有效,对人心也有着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

  武玲跟张文定一起修习了,由功法而至内心,以至于对张文定情根深种,而武云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人一起修习,单单只是自己练,虽说还没有到犯孤阴煞的程度,可心性也已经颇受影响,做事情多了几分钻牛角尖的劲头了。

  若是以前的武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叫人跟踪徐莹的,甚至都不可能那么快告诉武玲这个情况,更别说叫武玲提前过来了。

  她会自己就把事情搞定,不会让小姑亲自面对。

  武玲继续哭着,哭了一会儿,那恨意哭得相当淡了的时候,她擦干眼泪,拿着手机想给张文定打个电话,却又有点怕,最终,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微信:在哪儿?

  张文定的这时候已经和徐莹吃完了饭,二人从餐厅出来准备回家,他见武玲是发微信过来的,也不想在徐莹面前和武玲通电话,便匆匆回了条微信过去:在家里。

  甚至,他回了这么条短信之后,都没有再问她在干什么。

  武玲看着这三个字的回信,一时间心潮起伏不定,泪水又涌了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