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跳出来

  想让魏本雄拼着得罪姜慈的危险帮自己说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魏本雄帮着说,也没什么作用,魏本雄的排名也比较靠后——县委常委里,县政府这边可是占了五个呢,魏本雄这个非常委的副县长,想不靠后也不行啊。

  张文定在市委组织部呆过,现在又下到了县里,他是知道的,在石盘省,很多区县,都有四五个政府副职进党委常委的。另外,有不少县里,县政府的副县长,还多达十三位,像安青县政府班子的配置,还算精简的。

  今天这个会,指望不了魏本雄帮自己说话,别人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张文定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唉,大周末的不仅仅没时间休息,还连晚饭都吃不舒服,这事儿也真是令人憋屈了。

  姜慈也是的,开会你不知道往后推迟个把小时么?刚好选在五点半,这不是故意不让人吃饭么?

  站起身,张文定走到窗前,想着是不是现在去姜慈那里单独汇报一下工作。

  这个事情,自己真的是无辜的,谁知道那个女的记者呢?

  他当然知道防火防盗防记者这个话应该怎么去理解,他也明白有些事情一报道出来,就不受控制了,可是,他真是无心之举啊。然而考虑再三,他还是觉得这时候不适合去姜慈办公室。

  既然姜慈没有叫他,就表示不想单独听他解释什么,那么他还主动跑上去,多少就有点作贼心虚的味道了。

  看着开会的时间一点点临近,张文定心一横,妈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张某人做事一向都是想低调也会被迫搞得很高调的,堂堂正正行事,只要占住了道理,有什么好担心的?

  带着这种略微显得有点悲壮又有几分豪气的心态,张文定来到了二号会议室。

  这次的会议,没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出席,就是县政府领导,有两个副县长由于人不在安青,请假了,这两个人之中,就有魏本雄。

  姜慈坐下来后没多讲什么废话,先说了两个人请假,然后便直奔主题:“今天开这个会,就讲一个事情。啊。隋多集团是我们县的优秀企业,也是随江市的明星企业,产品在二十几个省市都有很不错的销量……某些媒体不尊重事实,对隋多集团横加指责,在没有权威部门的检测结果之前,就擅自报道,搞选择性报道!这个影响非常不好,对企业的打击是巨大的!现在已经有多家媒体要过来安青采访,这个事情,一定要严肃对待……具体的情况,大家先看一看。”

  姜慈的话说完,众人就都拿起自己面前已经看过了一遍的资料看了起来。

  这是办公室主任文钟早在会议开始之前就为各位领导准备好了的,开会之前,总要准备个书面的东西,要不然光靠耳朵听,没个东西可看,还是不行的。

  张文定也是装模作样地看,反正政府这边开会时发言是按顺序来的,排名在前的先说,他还早着呢。心想姜慈虽然话说得不客气,但却好像没什么怒气啊,是他城府太深喜怒不形于色,还是真的不是很生气呢?有多家媒体要过来采访?

  一个小小的白漳晚报,传得这么快?就算媒体过来采访,那也是县委宣传部的事情吧?

  常务副县长赵大龙咳嗽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资料说话了:“白漳晚报是通过什么渠道采访的?为什么我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啊?”

  这两个问题,没人回答他,他也不需要人回答,稍稍一顿,便又继续说道:“新闻办在这个事情上负有责任。啊,责任我这里就暂时不提了,就目前这个情况,我谈一谈我的意见。新闻媒体的正当采访,我们是欢迎的,啊,但是,绝对不允许再有这种打黑枪的事情发生,新闻办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由于白漳晚报的不实报道伤害了隋多集团广大员工的感情,现在隋多集团是群情集愤啊,对于记者的采访,可能会有些抵触情绪。新闻办要联合公安部门,确保各方记者采访时的人身安全,把隋多集团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记者面前……”

  姜慈先前的话,就算是给这个会议定了调子,要保护隋多集团,现在赵大龙则更直接,怎么保护的思路都给出来了。

  什么叫伤害了广大员工的感情?那厂子周围呼吸着污染了的空气的居民的感情就没受到伤害了?新闻办做好接待工作,那就是要把那些记者哄好招待好,红包送出去,让他们不要乱写;至于联合公安部门确保记者们的人身安全,这个说白了就是出动警力盯人,一个记者后面跟俩警察,我看有没有人敢接受你们的采访!

  说白了,赵大龙的主意,归纳起来就是八个字:软硬兼施、威逼利诱。

  后面的副县长紧接着发言,连着两个副县长都赞同了赵大龙的意见,轮到县委常委、副县长裘赋志的时候,就出现了不同声音了。

  裘赋志也没有看谁,两眼无神,面无表情道:“这个事情吧,我觉得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隋多集团的排污没有超标,完全经得起考验,记者想采访就让他们采访,这对企业来说,也是个相当好的宣传机会嘛……平时那些无冕之王,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呀。这就是个媒体跟企业之间的合作桥梁,让他们自己接洽就行了,没必要搞得这么风声鹤唳如临大敌。企业的事情,由企业自己去解决嘛,政府可不是给他们当保姆的。”

  他的话一说完,会议室里顿时变得异常安静,安静得可怕。

  会议风向猛然间有了这一个突兀的转折,让平时习惯了姜慈牢牢把握会议方向的人们一阵愕然,随后心中便各自起了些不同的想法。

  刚才姜慈一开始就定了调子,不谈论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只讨论怎么应对马上就要到来的记者们,可是裘赋志却偏偏不说怎么应付记者,反而把话题引向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