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六章 形势变幻

  对张文定这个年轻人,姜慈现在是有点恨意的,也是相当头痛的。

  若不是张文定横插一手放走了那个女记者,又怎么会有现在这个烦心事儿?可他还不能就那个事情批评张文定什么,现在更要防着他捣乱,避免他也跳出来搞事。

  如果张文定也跳出来说要检测隋多集团的排污,那么就是三对二了,胡胜男这个性子相当软的家伙恐怕就会和稀泥了。

  尽管张文定排名在胡胜男后面,应该不至于会抢到她前面说话,可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不按常理出牌呢?

  左正惹了一下这家伙,就被免去了公安局长的职务,就足以证明这家伙煞气大,情非得已,尽量别和他硬碰硬。

  在这时候,姜慈难免也有点唯心主义了。

  所以,他硬是强调了一下,点名让胡胜男说话。

  胡胜男被会上的火药味搞得有点难受,有关隋多集团的排污问题,县环保局收到了不少投诉,也向她作了汇报,甚至还有老干部找到她这里来了。

  可隋多集团的总经理是姜慈的连襟,她自然不会蠢到指使环保局的人去查。而现在事情一闹大,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那就首当其冲了。

  刚才裘赋志和范同说话都很注意技巧,虽然提到了环保工作,却没有透出指责的意思,以她的性子,就不愿意跳出来跟这两位对着干。她只想着,会上有决议了,她尊重会议决议,大家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一切行动听指挥就对了。

  她觉得,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虽然是首当其冲的,可是只要有姜慈在,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肯定是一惯套路——捂盖子。

  有姜慈顶着,那她胡胜男就可以在缝隙中过日子,赏赐肯定是没有的,但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处罚降临到她头上来。

  毕竟,她一直以来,对于姜慈都相当尊重,而姜慈交待的事情,她也都办得不错。有这个情份在,而且事关姜慈的连襟,她相信这一关应该很容易度过。

  她的算盘不可谓打得不好,然而算盘打得再好,别人能够随时拨动你的算盘珠子,那你打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姜慈一句话,胡胜男就不得不站出来面对她不想面对的复杂局面了。

  唉,躲是不躲不过去了,那就不躲了。

  胡胜男虽然性子软,但能够坐到副县长位置上的人,性子再软,在遇到大事的时候也还是有一份决断的。

  她几乎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这个事情,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都得支持姜慈的意见,如果姜慈因为这个事情不好过了,那她这个分管环保的副县长也跑不脱。

  所以,略一沉吟,她就开口了:“隋多集团的排污到底是不是达标了,这个问题,需要等环保部门检测之后才知道。啊,今天在这儿讨论这个也没有意义,目前呢,当务之急是怎么面对媒体,怎么样让媒体从正面宣传我们安青县,而不是闻过则喜,刻意扩大一些未经证实的谣言,激起社会矛盾,这个是要不得的,啊……媒体的监督,我们欢迎,但也要讲政治顾大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也是新闻媒体应尽的社会责任嘛。媒体的报道,不能光听一面之辞,不能道听途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要作出正面的引导……大家各司其职,做好本职工作,把安青最真实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记者面前,让他们都感觉到安青人民的热情,看到安青人民安居乐业的大好局面……”

  胡胜男这个话,姜慈还算满意。

  本来就是嘛,大家各司其职嘛,环保方面的工作,就由胜男同志解决,你裘赋志和范同跳出来插什么手?轮得到你们操心吗?

  哼,是不是也要让别人到你们的地盘上搞搞事,你们才能明白不能捞过界的道理吗?

  原本这时候就轮到张文定了,可姜慈偏偏又接过了话:“胜男同志的思想觉悟就是高,这个认识很到位。啊,现在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没事找事,热衷于制造事端激起矛盾,尽搞些乱七八糟的名堂吸引眼球。啊,这股歪风邪气不能听之任之,一定要坚决制止!”

  说到这儿,他停了停,然后看向了张文定,脸上铁青的神色似乎稍稍有所缓和,淡淡地说:“文定同志,说说你的看法。”

  这个话落音,几位副县长的目光也朝张文定看了过来,搞得张文定压力颇大。

  他对姜慈这个搞法是相当不爽的,本来就应该我说了,你在中间横插一杠子说了那么多,身为县长,在这种场合下还搞指桑骂槐这种小动作有意思吗?

  哼,唯恐天下不乱,没事找事激起矛盾,吸引眼球,这哪一项都不好听,既扣帽子又说我人品不行,真当你姓姜的是真理化身了吗?

  其实刚才姜慈那个话,也可以理解为是说某些媒体的,可处在张文定的立场,并且在现在这么个敏感的时候,那张副县长就只能理解为这是姜老大在含沙射影地不点名批评他!

  说个实在话,姜慈刚才的一番话,确实是针对张文定而去的,他意在警告张文定,别蹦得太欢了,你风头也出够了,若是再不知收敛,那我就要收拾你了。

  当然了,他这个话,也有对某些媒体不满的意思在里面,只不过,主要还是针对张文定这个一到安青县就不安分所到之处总是被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的家伙。

  在姜县长看来,张文定比记者更可恶。

  若是个一般的副县长,被县长在会上这么一逼,多半会诚惶诚恐地服软了。

  可是张文定一路走来,做事情的方法和心中的想法跟一般人还真的不太一样,他觉得姜慈在他说话之前搞了这么一出,目的就是为了打击他,原因则是恨上他了。

  他想着,反正已经被姜慈给恨上了,就算自己现在服个软,恐怕这个事情一过去,姜慈也会找自己秋后算账,而且,他是受着道家崇尚自然的思想熏陶之下长大的,保护环境的理念那是相当深刻的,本就觉得应该好好检测一下隋多集团,如果排污超标,该整改就整改,该查封就查封。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