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九章 大事件

  网上很快就出现了几条微博,大意是说已到安青,刚到酒店住下就有安青县有关部门的人到访了。这个话,应该说还是挺客观的,可正是这种客观,却更能引起网友的兴趣。

  不过,由于人数不多,而且到的媒体记者也并不出名,所以这样的话也就几十条转发评论,没成气候。

  第二天,又有媒体记者过来。

  安青县委宣传部、新闻办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这个事情,光县政府这边处理是不可能了,县委就算不想沾边,可媒体记者来了,宣传部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啊。

  好在,新闻办这单位本来就是县委宣传部和县政府办公室共管的。

  张文定用一个没发过一条微博的号码在网上看着,到中午的时候,有关安青县隋多集团的污染问题已经成了一个热点话题了。

  这主要是因为许多媒体都发动了起来,没过来安青的也表示了关注,这其中有真关心民生问题的,也有看同行人情面子转发的。甚至还有人提议,要给那两个可能癌变的人捐款,先救人再说,下面有人附议,也有人说等等看,说不定那两个人是良性肿瘤或者家里有钱不用捐款呢。

  在他正看着这些的时候,郑举脸色严峻地进来汇报了个情况,县人民医院的大门被群众堵住了。

  昨天在会上无奈地接下这个烫手山芋的时候,张文定就知道肯定会有一大堆麻烦事儿。

  他也知道,以魏本雄那怕麻烦的性子,在这种时候,刚好又孩子生病了,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这个事情不告一落段,估计是不会想回来的。

  只是,昨天晚上他去医院之后,想象中被家属围着讨要说法的情景并未出现,他难免就有点点放松,觉得医院里就两个比较严重点的病人,事情应该不会很难解决,却不料居然闹得这么大了。

  说起那两个严重的病人,昨天医院里也介绍了一下相关情况,今天在微博里,张文定甚至还通过链接找到了白漳晚报的那篇报道。

  其实,他昨天也在是看过那篇报道的。

  在报道里,说有几十户居民进过医院,更多的居民表示出现过不良反应。而在文章的最后,还加了句截止发稿时,又有两人进了医院,初步症断都有肿瘤,不排除有癌变可能。

  昨天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张文定盯着院长的眼睛又问了一次病情,看着院长那紧张的神色,就心里有点数了,估计癌变的可能性相当大。

  张文定昨天看报纸的时候没注意,但今天再看一遍,他就有点奇怪了,这两个人情况这么严重了,怎么没见家属到县政府来闹呢?联想起昨天到医院里的时候,貌似那两个人也只见亲戚没见家属,可能家属都在外地没回来吧。

  这个疑惑很快就被张文定抛到了一边,他现在头痛的是如何处理医院门口的群众堵门事件。

  当领导的,谁都不愿跟群体事件沾上边。

  他皱着眉头,并没有马上表态赶紧去医院,而是看着郑举,沉声道:“说具体点。”

  “是。”郑举应了一声,便把医院门口的具体情况说了说,他也是接到医院领导的电话,并没有去过现场,但基本情况,电话里也还是说得清楚的。

  堵在医院大门口的人都是隋多药厂和化肥厂附近的居民,足有近两百人。

  由于今天是周日,政府没上班,又由于他们听到消息说昨天晚上有县领导去了医院,所以,都涌到医院来了,要免费做身体检查。

  对这个要求,医院当然不肯答应了,于是,他们就堵了医院的大门,说是今天就要在医院门口讨要说法,如果讨不到说法,明天再去县政府门口,甚至去县委。

  如果县里不解决,就直接到随江,去市委!

  张文定对安青人民医院不熟悉,不清楚医院有几个门,但不管怎么说,大门被堵住了,性质就相当恶劣了。

  他眉头皱得更深,这个事情太不寻常了,按说就算今天是星期天,县委、县政府没有上班,那些群众不到县委、县政府堵门,也应该去隋多集团堵门才对啊,怎么就堵到医院大门口了呢?

  这个事情处处透着怪异,用脚后跟也能够想得到,肯定是有人使的阴招。

  这个阴招是让人相当头痛的,如果群众只是堵了隋多集团的大门,县政府重视肯定会重视,但也跟以往处理相关情况的招数一样,公安出动维护秩序,来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最多也只是个副县长,然后让群众派出个代表,和隋多集团双方坐下来谈一谈,谈得拢那就万事大吉,谈不拢,那政府方面大不了成立一个工作组,派几个人继续协调,县领导则是不用出面了。

  现在倒好,医院那可是关系到人命的地方,大门一堵,县里的重视程度肯定会加大,能不能马上解决事情这个不好说,但是最起码,县委一号和县长,至少会有一个要出面。

  这两个人,可比来一个副县长有劲道多了。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直接拨通了县长姜慈的电话,接通之后,他丝毫不作客套,一开口就语气生硬地把情况说出来了:“县长,有个紧急情况我要向您作个汇报。隋多集团附近的居民把人民医院大门堵了,目前大约有两百人。您看……”

  按说,张文定这个汇报的语气和方式,以及语句,都显得有点不尊重姜慈这个县长,可是在这种时候,这样不尊重才显得正常——这本来是跟我张某人没关系的事情,现在莫名其妙落在了我头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对你还能没怨气吗?

  姜慈感受到了张文定的怨气,就觉得这才是一个年轻人所应有的正常反应,不动声色打断张文定的话道:“嗯?怎么个情况,你说。”

  张文定心想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你没收到消息,还装模作样打官腔,真特么有一把手的威严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