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七章 焦急

  所以,眼见着隋多集团的员工往前进,向东方也不敢下令警察们动手,依然就这么采取守势。

  就算警察采取守势,可隋多集团今天过来的员工实在不少,再加上还有一些跟过来看热闹的群众,人就越来越多了。前面跟警察面对面的人还算克制,虽然嘴里说得难听,可也没有和警察身体接触的意思,但后面的人却不管那么多,使足了力气往前面挤,挤得前面的人站立不稳,情不自禁就跟警察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身体这一接触,矛盾仿佛就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有人甚至就开始伸手往前推警察了,警察要守着不让他们进去,自然也只会伸手挡,还会往回推。

  如此一来,场面更见混乱,几近失控。

  后面的人依旧在往前挤着,也不管前面的人会不会打起来,边使劲挤的同时,还在大声吼叫着:“我们要见姜县长、要见张县长……姜县长……张县长……”

  张文定在办公室里都听到了外面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他站到窗边,看着下面的人群,恨得牙痒痒,你们叫姜县长就行了,干嘛还要加上张县长啊!

  看了一会儿,张文定便拉上了窗帘,自己倒杯水,端着杯子不急不缓地踱着步子,心想姜老板这时候在干什么呢?他会怎么应对这个事情呢?

  姜慈这时候也在办公室,他没有站到窗边,而是正常地坐着,只是脸上的神色非常阴沉,像是要吃人似的,对着站在眼前的秘书黄木岗就是一通臭骂。

  黄木岗早就习惯了姜慈的这个脾气,闷头受着这气,不敢解释不敢劝。他知道,老板这通火如果不发出来,到头来自己这个秘书会更加倒霉。

  脾气发过之后,姜慈冷冷地问:“贾维民那个混蛋,怎么还不过来!”

  “贾总出国了。”黄木岗赶紧应道,“何总从市里往回赶,正在路上。”

  贾维民,就是隋多集团的董事长,黄木岗嘴里的何总嘛,名叫何日红,是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也是姜慈的连襟。

  “在市里?这个时候他在市里!”姜慈怒吼一声,抓起桌上的杯子就砸在了墙上。

  这个事情都这么严重了,昨天姜慈才和何日红通过电话,何日红言之凿凿地向他保证,这个事情一定会很快解决,绝对不会再出任何乱子了。

  姜慈对何日红的办事能力还是很信任的,可是这一次,何日红没能对得起姜慈对他的信任,周边居民今天是没闹事了,可是隋多集团内部的员工却跳出来了,这比医院门口的事儿更要命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何日红不到县政府来解决,还有心思去市里?他什么时候去的市里?姜慈一肚子邪火无处可泄,在心里把何日红家的女性亲属都问候了好几遍。

  摔过杯子,姜慈的怒气得到了一些发泄,又深呼吸了几次,压着满腔怒火,阴沉地说:“请赵县长过来。”

  “是。”黄木岗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转身出去,而是蹲下身子,快速地收拾着地上的杯子碎片。

  “算了,我给他打电话。”姜慈见黄木岗收拾完了,便这么来了一句,然后摆摆手,黄木岗这才退了出去,到门外后也做了几个深呼吸,一脸无辜。

  县长亲自给常务副县长打电话,这个是比较平常的做法,但姜慈在电话里没有叫大龙同志,而是直呼大龙二字,这就让赵大龙心里有了个准备了。

  一进到姜慈的办公室,赵大龙就眉头深皱,一副忧愁不已的模样,沉声打招呼道:“县长。”

  “大龙来了,坐。”姜慈起身,亲自给赵大龙倒了杯水,表情带着几分淡然,显得亲切而从容,丝毫感觉不出半点慌张的样子,跟刚才在秘书黄木岗面前的表现大相径庭。

  不管他这会儿心里如何焦急,在副手面前,总是要保持着不惊不乱从容不迫的姿态。越是在这种对他不利的时刻,他就越是要沉得住气,要显得智珠在握,让那些个副手们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情况特殊,今时不同往日。

  以前,赵大龙这个常务副县长那可以说唯姜慈马首是瞻,但最近,姜慈能够感觉到,随着姚雷在县委那边一点点地稳当下来,他在县里的威信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大了。

  平时紧跟他脚步的副县长们,虽然没有表露出明显的怠慢来,可感觉却比以前要浮躁些了。就连赵大龙这个他最亲密的搭档,似乎也有了点不一样的心思了。

  一般来讲,县长和常务副县长之间,争斗自然不可能有县委一号和县长之间那么激烈,但是,由于县长和常务副县长都在一幢楼里办公,小摩擦的机会就比较多。

  遇到个强势的县长和弱势的常务副县长,那么基本上能够相安无事,有事情了常务副县长也只能忍着。可是忍得久了,心里必然会积下许多不满,等到机时成熟,难免就会在关键时刻背后捅刀子。

  对这种情况,姜慈自然是有所警惕的。可是呢,赵大龙毕竟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人,能够用,自然要尽量用,不过,该试探的还是要试探,该敲打的也要敲打。

  在姜慈看来,只要自己临危不乱不动如山,赵大龙不管心里有多么蠢蠢欲动,肯定都不敢付诸行动,可如果自己这边一露出慌乱的神色,谁也不能保证赵大龙这个一向显得谨慎胆小的人会不会觉得可以翻身了从而出阴手?

  赵大龙对大门口的事情自然是有过了解的,也知道现在外面闹成了什么样。

  他刚才一进来,就第一时间打量了姜慈一番,心想姓姜的果然厉害,这时候了还这么沉得住气,也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姓姜的压不压得下来。

  接过水,赵大龙道了谢,没有马上喝,而是压下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蠢蠢欲动,语气凝重地说道:“县长,外面形势相当严峻啊,要不要通知武警大队?”

  今天事情闹得这么凶,公安局抽调了不少警力过来,连治安联防队员都用上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