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八章 没输

  除了这个,张文定还要求何日红想办法让员工不再闹事,至于想什么办法,那就是何日红的事情了。加工资提高福利改善工作环境什么的,方案多的是,他是副县长,不是公司副总,不操心这些细节。

  何日红早就知道是谁组织的了,这种事情,人一多,根本就瞒不住。而且今天也抓了一些人,他到公司后又使了些手段,恩威并施之下,那些员工暂时是不可能再闹了。

  毕竟,在公司上班的,谁不知道污染呢?只不过工资还不错,大家都认了,这次若不是人有在背后搞事,谁愿意跑到县政府门口去呢?

  好多行业还有生命危险呢,不照样有人干么?

  这一通安排下去,离下班就只半个小时了。

  张文定想了想,还是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目前要做的事情作了个汇报。

  领导会不会下个指示这个还不确定,但既然领导上午表示了关心,现在情况这样了,他得跟领导说一声,这是个工作态度问题。

  听了张文定的汇报,木槿花就问:“两次集会,都是自发的吗?”

  张文定一听这个,迟疑了一下才道:“这个,目前还在调查。”

  对张文定这个回答,木槿花就有点不乐意了,道:“调查什么?啊?你平时做事很的魄力的嘛,要找出主要矛盾,要善于抓重点。”

  张文定听懂了木槿花的意思,木槿花这是要他快刀斩乱麻,把这个事情背后的人揪出来,最起码也要把两次非法集会的组织者和鼓动者给马上抓起来。只要这一控制,没了人组织,那些员工和群众一看政府动真格的了,心里肯定就怕了,不敢乱来了。

  这个工作方法,可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呢,张文定还是有点不想搞得这么强硬,而是希望能够用更柔和的方式把事情解决好。

  不管怎么说,那些组织者,想必也是受到环境污染伤害了的,毕竟还是隋多集团有错在先嘛。可对木槿花,他却不能把这个想法表现出来,说轻点他这是妇人之仁,说得重了,那就是立场有问题了。

  抛开心中所想,张文定嘴里却很温顺很讨好地说道:“嗯,领导的指示非常及时,这突然间遇到这种复杂的情况,一时晕头转向了,要不向您求教,我都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弯路,给您这个电话打得真是太及时了。”

  木槿花就笑了起来:“没个正形,赶紧做事吧。记住一条,讲政治顾大局,千万不要感情用事。”

  挂断电话之后,张文定又想了想,觉得木槿花说得也在理,这个事情还真的要讲政治顾大局,感情用事要不得。

  他只要一感情用事,心一软,这个事情肯定就处理不下来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闹得更大。

  这个事情,不能再闹大,安青需要的,是稳定啊!

  想着这些,他心里隐隐有点沉重,群众只是想争取属于他们的权益,自己也愿意帮他们争取权益,可是,能帮他们争取到吗?

  要不要给向东方打了个电话,把那几个怀疑对象先控制起来呢?

  直到下班,张文定也没有作出决定,吃过晚饭,他索性不再想,等着明天看情况再说吧。他觉得,只要承首镇的工作做到位了,至少明天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群众事件。

  张文定不是圣人,也没想过要做圣人。

  他没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胸襟,他只是个从小受道家文化熏陶、没有佛门普渡众生的宏愿、只是在保证不作恶的底线,在不损害自己的利益的前提下,能够帮别人,那就尽量帮一把的普通人。

  他有同情心,有正义感,要不然也不会在紫霞山上下悬崖去救人,但他的同情心不会随便泛滥,正义感也不会总是过盛。

  他进入公务员队伍,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看到了舅舅当初的威风,也觉得公务员这个行业是相当不错的,他不想发大财,只要旱涝保收过得不错就行了,如果在舅舅的照顾之下,混个一官半职,那也是人生一桩美事。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舅舅的官运一下子由盛由衰,然后一切都要靠他自己打拼,各种缘由之下,他竟然还打拼出名堂了。

  而在这打拼的过程中,他的心境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由于道家朴素思想的影响,他不贪财,又有笔钱放在武玲那儿每个月都有收益,再加上武云时常给他烟酒,无形中又少了一大笔开支,所以他干工作还真是干得很痛快。当然了,自从他当上了市旅游局的副局长之后,每个月都有不少接待费用可用。

  现在,他和武云打起了冷战,但他职务却成了副县长,配了司机秘书,基本上都不怎么需要花自己的钱了。

  虽然说张文定现在已经习惯了当领导的生活,可毕竟也是知道这社会还是有许多人过得并不怎么如意的。

  别的不说,就污染这个事情,他可是在读书的时候就看过不少报道的,外面饭馆的饭菜,甚至是菜市场的肉类和蔬菜,想要找点能让人放心的,可真不容易啊。

  所以,对于隋多集团的污染,张文定是打从内心里厌恶。

  当然,在厌恶的时候,他对受污染的群众也是很同情的。

  要不然的话,就算是县委常委会决定了让他来处理这个事情,他也不会轻易就范——这本来就跟他无关嘛,他也是怕由别的县领导来处理,恐怕这个事情最后只是不了了之。

  要不是有这么一层因素在,张文定早就会给向东方下命令,让他把有怀疑的人都先控制起来,而不会这么赌明天不会发生群体事件。

  当然了,张文定敢这么赌,也是有一定把握的。

  ……

  张文定的赌没有输。

  承首镇的工作做得很到位,第二天群众并没有再去哪儿堵门,而是镇政府和居委会组织起来,推举出了二十几位代表,来到隋多集团,跟县里的工作组反映情况,也是看一看工作组会作出什么具体的处理方案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