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零章 不厚道

  提到武玲,张文定突然间就没了开玩笑的心思了,嘴唇动了动,却是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

  黄欣黛等了两秒,见张文定不说话,也收起了玩笑,正色问道:“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

  张文定本想说不知道,但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声长叹:“唉……”

  听着这声长叹,黄欣黛也跟着叹了口气,却是没再说什么。

  张文定不知道她因何而叹,有心问问她武玲的近况,却也不知道她们最近是不是见过面,想了想,还是道:“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什么时候再过来玩?”

  “看情况吧,有机会的。”黄欣黛稍稍顿了顿,然后道,“我那么多学生,就你现在名气最大。”

  这话说得无头无尾的,张文定听得莫名其妙,道:“什么名气大啊,我又不是明星。”

  “石盘卫视给你做过访谈,现在又上了华新东报,名气还不大呀。”黄欣黛又笑了起来。

  “什么?华新东报?”张文定听得心里微微一颤。

  这个报纸的名气相当大,一向以言辞犀利著称,在石盘好像没有卖的,可石盘很多人都知道,特别是在网上,这个报纸上的文章,经常会被人拿到微博和论坛上讨论,影响力相当不俗。

  自己什么时候上了华新东报的?

  前几天隋多集团出那么大的事情,可能华新东报有记者过来了,但是,宣传部和新闻办的人应该都把他们搞定了的哇。

  “嗯,昨天的,你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要结婚了,武玲给你宣传造势呢……”黄欣黛颇为惊讶地说。

  张文定虽然年轻,可也混到了副县长的位置了,一下就听出了黄欣黛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貌似这里面还有武玲的影子?

  他皱皱眉头,很直接地问:“她给我造势,难不成她是华新东报的大客户?”

  “那倒不是,不过,一笔写不出两个武字嘛。”黄欣黛就笑了起来,然后不再提武玲了,道,“你先找着看看吧,网上也有,标题叫,叫什么,我想想,啊,不务正业的好官。对,就是这个名字……好了,我有事了,再联系。”

  “那行,再联系,谢谢啊。”张文定虽然觉得黄欣黛打这个电话点出这个事情来,有点让人纳闷,可还是礼貌地道过谢,然后又慢慢喝了口水,感觉自己上华新东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而黄欣黛打这个电话,用意就值得商榷了。

  不过,在看到文章之前,想这些也没用。

  张文定马上上网搜索了这篇文章,果然在华新东报的网站上看到了。文章不长,大约两千字,看完之后,张文定满脸阴沉,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张文定很生气,倒不是华新东报上面的文章指责批评了他什么,反而是因为报纸上的文章对他颇多褒扬,说得夸张点,只差把他吹上了天。

  要说在官场上混吧,很多人都巴不得被媒体宣扬,可是如果宣扬得过了,那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华新东报的这篇文章说了隋多集团的事情,说安青县开始不肯处理,最终民怨极大,并不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县长张文定看不过意插手处理了此事,为群众主持公道。

  这个事情简单地说了之后,就是对政府分工的一种探讨了,说是张文定副县长是分管农业工作不是分管环保工作的,处理这个事情有不务正业的嫌疑,但作为普通公民,遇到这种事情了,倒是希望像这样不务正业的人民公仆能够多几个。

  这种文章,是华新东报的一惯风格。

  张文定看得想吐血,这个捧杀就真是相当厉害了,而且一点都不隐晦,只差直接说安青就张文定一个领导对得起那份工资,而别的县领导都是些只拿工资不干事的渎职人员了。

  这么一篇文章,简单就是要把张文定在安青县领导中孤立出来,甚至是让张文定和别人都对立起来。

  按常理来说,这也仅仅只是一篇文章,而且华新东报在石盘内基本上没什么销售,只有极少数人订阅了的,况且政界中基本上没有人订阅,算起来应该对石盘的影响不大。

  可是,事情不能简单的这么看。

  因为华新东报的影响力并不仅仅只在报纸本身,还在于许多知名的知识分子在上面发表文章,并且网上的讨论往往比文章本身更精彩。

  所以,这个文章一出来,安青县可能就有不少人在网上看到了,这里面不排除就有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如此一来,又怎么会没影响呢?

  看完这个,张文定再回想黄欣黛刚才的电话,就觉得黄欣黛有些别样的意思了,而且这意思还相当明显,明显到仿佛生怕张文定看不出来的程度。

  要不然的话,以黄欣黛的身份,怎么可能把话说得那么露骨呢?

  他觉得,她就是想告诉他:老武家对你不厚道,我黄欣黛看不过去,为你不值呀。

  一笔写不出两个武字。

  哼哼,黄欣黛敢说这个话,那这个华新东报肯定跟老武家脱不了干系了,至于是老武家直接经营的还是间接掌控的,那又有何分别呢?

  重点是,这个文章肯定是在老武家某位说话有份量的人的指示下发出来的。

  想到这个,张文定心里就燃起了熊熊怒火,我跟徐莹保持着关系,是我不对,可我跟徐莹的关系还在你武玲之前呢,是你说要我假装给你当男朋友的,况且我们还没结婚呢,我有错你指出来我改正就是了,你要分手那分手也就是了,怎么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

  做不成情人,也不必要做敌人吧?

  拿着手机,张文定把武玲的电话号码输入了进去,但手指停在拨出键上,却没按下去。

  现在打电话干什么呢?骂她一通又能有什么用呢?

  深吸一口气,张文定把手机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身子往后一靠,头微微仰起,闭目锁眉郁闷得无处可说。

  难怪今天上班遇到几个人目光都有问题,恐怕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