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三章 节日快乐

  张文定一听她这个略显幽怨的话,就知道有戏,赶紧甜甜地哄道:“不干什么,就是想,吃饭的时候想,上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在想……”

  武玲打断他的话道:“哼!才不相信你,你就会骗我,真有那么想,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爱情这个东西一直都是很奇妙,奇妙到每个人的爱情都跟别人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奇妙到每个人生命中的几段爱情都会有重合也有分叉的地方,奇妙到每个人一段爱情中不同时刻的心态都有许多细微的共通点与背离面。

  人性的复杂在爱情面前最容易彻底暴露。

  武玲对张文定肯定是有恨意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不理他,但与恨相比,她对他的爱更深更浓,深入骨髓浓到化不开,在他已经放弃了打电话发微信这么长时间之后,她看到听到石盘大雪的新闻,就专门找随江的情况来看。

  看着随江的状况,想到他如今的身份,想到他可能会在暴雪之中下乡,忍不住就开始担心,忍不住就发了个微信,而在他打过来电话之后,她又忍不住心里的委屈和怨恨,质问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

  在武玲接通电话的时候,张文定一点都没有想到华新东报那个事情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可以和武玲和好了。

  却不料话还只说几句,武玲就来了句狠的,一针见血直指要害!

  像这种问题,如果给一般的男人回答,估计大多数都会用诸如“工作太忙”或者“我用不给你打电话的方式来惩罚我自己”这类哄人的话来回答,可张文定在愣了两妙之后,却语气低沉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用技巧的角度来分析,张文定这个话可以说是以退为进的高招。

  当然了,张文定这时候说出这个话来,确实是出于真心,他心里就是那么想的,跟说话的技巧无关。

  在他和徐莹的事情被武玲知道,他给武玲打电话发微信武玲却不理他之后,他就生出了这种心思。

  他认真考虑过双方之间的差距。

  虽说恋爱是自由的,爱情是不分贵贱的,可是现实中,成长的环境、做事的风格都不一样,就算是没有徐莹的事情,他们之间又真正能够美好圆满吗?

  张文定说出这句话,目的仅仅只是回答武玲的问题,并没有想别的什么,可听在武玲耳朵里,她就感觉心中最柔软的那一个点被瞬间击中了。

  她是个强势的女人,又比张文定年纪大,她爱张文定,这个爱中间还有一种保护的味道在里面——保护弟弟那样的感觉。

  现在听到张文定这么说,她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可是遭遇背叛的委屈却更甚。她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反而泪水滑落,哭出声来。

  再强势的女人也是女人,伤心了也会哭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哭吧不是罪!

  嗯,好吧,女人哭吧……肯定也不是罪!

  武玲这一哭,张文定心里就颇为难受,马上安慰起来。

  过了有差不多两分钟的样子,武玲才止住了哭势。然后,二人就开始相互关心情话绵绵了。

  这通电话,打着打着,一不小心就过了零点,从大年三十打到了正月初一,都算得上是跨年情感热线了。

  ……

  大年初一,天虽未放晴,却也暂时没再降雪,镇上已经有许多人开了门,家里的小孩或是背或是提着礼物,给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去拜年赶早饭。

  张文定早上起得挺早,看着远山的皑皑白雪,心情格外舒畅,这几天工作的劳累都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个电话一扫而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还没吃早饭,张文定就开始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他不仅仅只是从手机里翻,还随身带了个本子,里面写了许多人名,有领导有同事有朋友,还有党校同学,打一个电话做个记号,免得搞错,而等几天的拜年也是要按这个本子上记的人名来的。

  不是有个说法嘛,领导生病住院了,去医院看过领导的人领导不一定全部记得住,但没去的人,领导肯定记得住。

  把这个说法延伸到拜年的礼节上,也是一样的。给领导拜年了的人,领导不一定会把你放在心上,可没给领导拜年的,那领导肯定会记着你的。

  做下属的很多时候都希望领导记得住自己,但可不希望是被这样记住的。

  登门拜年是一回事,正月初一打电话又是另一套礼节,当然了,有些领导,不合适打电话过去,那就要诚心诚意地编一条短信发过去,而不能用别人群发的那个祝福短信。

  这些细节性的东西看上去没多大的事,可一个没注意到,往往就会伤了感情。

  天气预报说正月初三就会出太阳,这是一个好消息。

  春节长假在忙碌中悄悄过去,上班后各单位又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来收心,工作才算是正式开展。

  张文定在正月初六的时候去了一趟京城,初七便又返回了随江,虽然时间比较紧,但能够和武玲和好,这短短的相聚对他来说,格外甜蜜。他想过要问一下华新东报的事情,可见到武玲之后,却是没有相问,只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以后有机会,再好好问问黄欣黛吧。

  ……

  开春后,农村是很忙的,不过张文定对于农村工作,倒是不需要怎么费心。

  农村里该种什么就种什么,年年在地里干活的人们比他这个副县长懂得多许多。桥脚镇报上来的葡萄项目,张文定到底还是同意了,还帮着伍大海联系种苗公司,又找到市发改委高云凤。

  高云凤还是很够意思的,给安青县批了笔款子,虽然数额不是很大,却也让张文定感到很有面子。

  一晃眼,便到了三八妇女节。

  石盘省委还没有任命新的随江市委副书记,随江市里传出好几个热门的人选来,木槿花就是其中之一。这一天是星期五,张文定自然是要给木槿花打个电话祝节日快乐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