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四章 试探

  木槿花接到他的祝福电话,道过谢,随口问道:“明天回市里吧?”

  张文定听木槿花的语气比较欢快,便试探道:“呆会儿下班就回,领导,是不是请我吃大餐呀?”

  木槿花笑道:“就知道吃。到市里给我电话。”

  在许多领导眼里,张文定是属于那种有能力有后台但不怎么听招呼的干部。不过在木槿花看来,张文定还是很听招呼、很有大局观、很尊重领导的好干部,所以,她对张文定一向都是爱护有加。

  很多下属都以能够请到领导吃饭为荣,可张文定却还真没怎么请木槿花吃过饭,倒是时不时地到木槿花面前耍赖皮,蹭木槿花的饭。

  不过说起来白珊珊也经常蹭他的饭,只是自从他到了安青之后,见面少了而已。

  今天张文定嘴里说着要木槿花请吃饭,但实际还是他请木槿花吃的,毕竟今天是木槿花过节嘛。

  二人吃的是西餐,地点就在秋水长天。对这个地方,张文定是颇有感触的,却是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和木槿花二人到这儿相对而坐。

  木槿花没像张文定那么感触,她惬意地喝了口红酒,看着张文定,脸上带着轻微的笑,缓缓道:“晚上没什么事吧?”

  张文定听她这话的意思,貌似吃完饭还有事?

  这种情况下,张文定不可能说有事,更何况,他晚上确实也没什么事,便眨眨眼,一本正经道:“晚上没事。领导有什么指示?”

  “呵呵。”木槿花笑了笑,道,“现在又不是上班,别这么严肃,如果没什么事,就陪我走走。到随江的时间也不短了,还真没好好看看这座城市。”

  堂堂市委组织一号居然要他陪她逛街?

  张文定有点不敢相信,又有些受宠若惊,啧,看来这当了大领导的女人,也还是喜欢逛街的啊,只是平时没时间,而且还要保持做领导的威严,想逛个街都找不到人陪!

  “行,我也好久没到街上走走了。”张文定笑着回了一句,可心里马上又想到了一个可能,像木槿花这样的领导,平时说话可不会随便乱说,刚才木槿花说话的语气,那感慨的味道,仿佛她近期就要离开随江似的。

  一念及此,张文定脸上的表情可就精彩了,情不自禁问道:“领导,你……要回省里了?”

  近来随江市里的传言很多,但有一个传言基本是所有人都相信的,那就是市委副书记的位置近期就会尘埃落定。

  张文定原本以为木槿花就在这几天会坐上市委副书记的宝座的,可她刚才说话时的语气,没有那个意思啊。所以他口不择言,问她是不是要回省里,其实他心里想着的是木槿花可能会调到别的市去,可话不好那么问,说去省里比较好一点。

  木槿花被张文定这个话问得莫名其妙,然后一瞬间也就反映过来是恐怕是自己刚才的语气让他误会了。

  她笑着摇摇头,心里暗叹,现在的人啊,心思可都不简单呢,自己只是心情不错稍稍感慨一下,今天恰好又是妇女节,给秘书放了假,自己也好好放松一下,就让他陪着到街上走走,却不料他一下就能够联想到工作上去。

  这小子的政治敏感性不差呀,只不过方向猜错了。自己只是心神略一放松,就让他发觉了点端倪,也是个有心人。

  摇过头之后,木槿花来了句模棱两可的话:“你还真能联想!”

  张文定就把这个话当成了木槿花肯定的回答,心神便有些乱了,可木槿花这么说,也就表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一肚子的疑问就没法出口了,连吞了两口唾沫,还是壮着胆子道:“领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到省里去见见世面呀。”

  木槿花把张文定刚才一瞬间的神情看在眼里,她明白他误会得更深了,知道他心里这时候肯定不平静。

  他在市里就自己一个靠山,如果自己去了省里,那他张文定的处境可就没现在这么好了。

  虽说省里有武省长,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见武省长给张文定什么帮助,市里那帮子人可能不会跟张文定过不去,但边缘化他,还是不用顾忌什么的。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还能够说出这种半是耍赖半是表忠心的话来,倒是让木槿花心里颇为舒坦,可还是决定再试探一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很有情义。

  这么想着,木槿花就缓缓说道:“想去省里?省委党校青干班等几天开班,我给你报个名?”

  张文定这下神色变化就有点大了,这要去省委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回来,安青县都变成安青市了,木槿花又没在随江了,那自己在安青的一场努力恐怕就白费了,到时候别说喝汤,能闻到点汤香恐怕都不错了。

  不过,木部长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想带自己一起去省里,还是仅仅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反应?

  等几天就要开班了,真要想让自己去学习的话,没道理现在搞这么个突然袭击嘛。

  心里是这么想着,但张文定嘴上却没迟疑,很快接话道:“谢谢领导给我这个机会,我也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充充电了,不管到什么工作岗位,都要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知识水平,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我都听您的。”

  听到这个回答,木槿花心里颇为欣慰,就轻轻点了点头,慢条斯理道:“年轻人就要有这样的认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青干班学习时间有三个月,你这边,都安排好了吗?”

  张文定认为他自己听懂了木槿花这话里的意思,那就是,你这么听我的话,那给你个提要求的机会,在我离开随江之前,力所能及地帮你一把,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出来,我给你办了。

  想了想,张文定觉得自己暂时貌似没什么需要的了,最近几年工作调动得太频繁,而且步子也迈得太快,在安青恐怕至少要呆个两到三年了,那么,就帮别人求一求吧。

  帮谁呢?一个人马上就在他脑海中出现了,那就是他舅舅严红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