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六章 原本如此

  石盘省各市以前的规矩,老干局是归市委办领导的,后来有些市渐渐的把老干局从市委办划到组织部了,有些地市的老干局局长还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有的市则没有这么兼。

  随江这边划得迟了点,但老干局同样是属于组织部管的,严红军还是个光秃秃的局长,市委貌似根本就没有让他兼组织部副部长的意思。

  这个情况,今年张文定给舅舅严红军拜年的时候,曾听严红军说起过,所以他今天才跟木槿花提这个事情。

  不管舅舅以前得罪过谁,可老干局是组织部管的,那他舅舅就是木部长的兵,木部长在临走之前,还不能照顾几个手下人么?

  想到这儿,他抬手就给严红军打了个电话:“舅舅,你那儿最近有慰问老干部的安排吗?”

  严红军被张文定这个电话给问得莫名其妙,反问道:“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跟自家舅舅说话,张文定自然是不用遮遮掩掩,很直接地说:“是这样,有个情况,啊。你提前做个准备,刚才听领导讲,近期可能要去慰问老干部,也许就是下周。你看有没有时间,争取找领导汇报一下工作。”

  张文定嘴里的领导指的是谁,严红军一下子就听懂了,他自认为早就已经达到了古井无波境界的心顿时就跳得快了几分,声音语调都变了一点点:“你回市里了?在哪儿?我们见个面。”

  张文定能够感觉到舅舅情绪的激动,自然不可能让舅舅过来找自己,便道:“你在哪儿?我过来。”

  严红军道:“我在家里。”

  “那行,我就过来。”张文定很痛快地说。

  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在电话里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但他明白舅舅坐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板凳,猛然听到这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肯定会很激动,需要有个人和他说说话,而且这个话还不能跟别人说,只有他这个外甥才最合适。

  毕竟,好消息是他带来的,而且,也仅仅只是个消息,还没有定论呢,没办法跟别人张扬啊。干了那么长时间的市委办主任,严红军这点政治敏感性和警惕性还是有的。

  等张文定到来的时候,严红军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激动的神色。当然,由于关系不一般,他也不需要装模作样,很直接地就问外甥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文定索性就把今天吃饭的时候和木槿花的对话也说了一遍,他想不通木槿花今天是怎么了,就请教一下舅舅。在揣摩上意这方面,他知道自己拍马都赶不上舅舅的。

  听到张文定说完,严红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脸上就渐渐浮现出了笑意,微微点头道:“呵呵,恐怕等几天就要喊木书记了。”

  张文定一愣,然后惊喜不已道:“木部长要当副书记了?舅舅,这,怎么个说法?”

  一口浓茶进嘴,严红军徐徐咽下,看着张文定,没有急着解释,而是淡淡地说道:“你好好想想。”

  严红军这个话没有丝毫提示,可张文定毕竟不笨,也不是个刚进体制的人,先前想不通木槿花为什么会一时让他去学习一时又不让他去了,现在严红军下了这么一个结论,他再回想一下今天跟木槿花一起时的情景来,顿时就心有所悟,皱皱眉头道:“木部长要我下半年再去学习……她也有可能调到省委组织部啊。”

  张文定这话的意思,是说木槿花要他下半年再去党校,那应该就是还有举荐张文定的能力,可是,她就算不在随江的话,如果去了省委组织部当个副部长什么的,这点事情也没多大的难度哇。

  严红军又笑了起来:“她要是去省里,今天就不会跟你提党校学习的事。”

  张文定这下脑子里灵光一闪,张嘴就道:“试探?”

  严红军笑着点点头,这个外甥还是很有悟性的,只不过这几年步子迈得太快,基础打得不够扎实,看问题差点火候。

  张文定就长吐一口气,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咂巴了几下嘴皮子,想说点什么,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嘿,还好今天自己表现得可以,紧跟领导的信念没有动摇,要不然以后恐怕就会少了一个大靠山了啊。

  “木部长明天什么时候有空?”严红军一句话打断了张文定的思绪。

  “嗯?”张文定看着严红军,眉头皱了皱,道,“这个我不清楚,要问一下,你想明天就给她汇报工作?”

  “嗯,宜早不宜晚。”严红军点点头,然后又摆摆手,道,“行了,不用问了,我自己打电话。”

  张文定点点头,在这方面,他没多少经验,他每一次的升迁都是糊里糊涂的,基本上可以说是幸福从天而降,他自己还真没费什么心思。既然舅舅说宜早不宜晚还说不用他打电话问,那他自然要听话。

  毕竟,舅舅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市委办主任,在怎么面对领导方面,肯定比他高了不止几层楼。

  严红军也没多话,当着张文定的面就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木槿花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打电话似的,没有让他明天汇报工作,只说工作上的事情,工作时间谈,但也在电话里肯定了他的工作。

  挂上电话,严红军笑得更欢了,叫老婆马上弄两个菜,他要和他的宝贝外甥喝两杯。

  虽然已经吃了晚饭,可严红军今天实在是兴致太高了,不喝两杯的话,恐怕一晚上都睡不好觉。张文定明白舅舅这几年在老干局过得有多失落,现在这种情况下不陪他喝个好,自己是没办法从这儿出去的。

  说不定还得喝醉呢,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是在舅舅家,醉了就在这儿睡得了。

  ……

  休息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双休日一晃而过,周一上班的时候还让人觉得仿佛是在上周五。

  如同张文定自己所说,目前没有什么大项目,各项工作都依着旧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这个星期也没有下去视察的计划,倒是下个星期,要去一趟省里,借出差的机会,又可以抽时间和徐莹见个面一解相思之情了。

  虽然说没下乡,但工作还是有那么多,文山会海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