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病房相遇

  受这个好消息的影响,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张文定的眼神中都是笑意——其实很多人探望病人的时候,往往都是面带微笑,让病人也能够跟着笑,心情好了,病也好得快些。

  白珊珊住的是普通病房,两人间。

  不过张文定进去的时候,病房里就只白珊珊和冰沧水两个人,跟她同房的病友不知道去哪儿了,病床上被褥是掀开的,床头柜上堆着几个袋子,里面装有水果之类的东西。

  张文定不是一个人上来的,还带着秘书郑举一起。

  这种时候,不同于请覃玉艳吃饭,他来看望白珊珊,也是让郑举知道一点,他张文定对于忠心的下属,是相当看重的,是放在心里的。

  冰沧水不认识郑举,也不太记得清楚张文定的相貌了,但张文定在上楼前曾打电话问在哪个病房,所以等张文定和郑举二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冷沧水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是笑地迎了上去,居然还伸出了手,成熟的风韵自然而然透露了出来:“张县长,你好。你看这,把你都惊动了,请坐,请坐。”

  她没像昨天电话里那般叫张局长,后面一声“请坐”则是对郑举说的,毕竟这种场合之下,她和张文定二人握手的时候,也不能将跟张文定一起过来的人晾在一边。

  “情况还好吧?”张文定伸手跟冷沧水轻轻一握,然后马上松开,他可不希望握得时间长了之后被白珊珊误会他想吃她妈妈的豆腐。

  松开手之后,他也没介绍郑举,而是马上走到床头,微笑着对头上包了纱布的白珊珊道:“怎么包成这样了?”

  白珊珊就笑着道:“医生包的,我也没办法啊。其实就是点小伤,领导你坐。”

  说着,她就一手支在床上准备坐起来。

  “躺着,躺着。”张文定伸手虚按了一下,毕竟男女有别,就算再亲近,当着另外两个人的面,他也不好按在白珊珊肩上——若只是他和白珊珊两个人的话,倒是无所谓。

  “没事,医生都叫我一天要坐起来几次。”白珊珊笑脸依旧道,还对张文定伸出了手,虽然没有说话,但那个意思,就是要张文定扶她。

  当下属当到这个份上,也是够大胆够享受的了。

  郑举将这一切冷眼旁观得相当清楚,心想自己是万万不敢像病床上这个女人那般要领导扶自己的,太不尊重领导了啊。

  啧,不过这一招,貌似很多女同志都会使,而且很多男领导还喜欢女下属来这一招,但老板貌似不是那种领导哇?

  张文定对白珊珊这个赖皮的搞法也没办法,只能笑着扶她坐起来,还要把床头的床垫提高一点,让她可以躺坐着——她这病床的升降是提的,不是在床尾用手柄摇的。

  冷沧水不愧是经常给行政事业单位送酒水的生意人,很有眼色,见着女儿和张文定之间有话要聊,她也不插嘴,便笑着招呼起了郑举,很利索地将一只橘子剥好,递给了郑举,还不忘塞了个橘子给女儿,叫女儿给张县长剥。

  看上去她这个顺序貌似有错,但她知道,这种搞法才是合领导心意的,要是她给领导剥一个,兴许领导还不喜欢呢。

  在医院里,张文定照样没问白珊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关心她什么时候能够出院,以及出院后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

  既然张文定说起了这个话,白珊珊也就不客气了,她直接就说,休息倒是不用休息了,不过,希望能够有个时间加强理论知识水平,充充电。

  这个话的表面意思,那就是想去党校学习了,深层次的意思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不过有一点是很确定的,只要张文定答应了安排她去党校学习,那么,等她从党校学习出来,新工作也肯定会安排得好好的——只会比在旅游局的职位好。

  她知道,领导既然带着秘书上来了,那么这位秘书肯定就是值得信任的,自己说话随意一点没什么,还能够帮领导树立一个关爱下属的光辉形象呢。

  不得不说,在体制内只要稍微混得有点名堂的人,心思都通透得不得了。

  “学习充电是很有必要的。”张文定点点头,先给了白珊珊一颗定心丸,然后便道,“不过,这个也不要急,先休息几天,啊,机会总是有的。”

  白珊珊自然点头称是,郑举羡慕不已,啧,白科长的机会总是有的,我的机会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张文定是很给了白珊珊的面子的,并没有像别的人那样进来看一眼说几句话放个几百块钱就走了,他一直在病房里呆了半个多小时才起身掏出一千块钱。钱不在多,就是个意思,他刚才对白珊珊的承诺才是重头。

  冷沧水和白珊珊赶紧拒绝,不肯收这个钱,而这时候,又有人进病房来了。

  冷沧水和白珊珊眼见来人,脸色顿时便冷若冰霜。张文定也回过头去,便见到了穿着一身警服抱着一大束鲜花的孙光耀。

  张文定看到孙光耀的同时,孙光耀也发现了张文定,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无比,快速变幻几次之后,露出一个尴尬的笑,也没有伸出手握手的意思,扯了扯嘴角不轻不重地打招呼道:“张县长。”

  “嗯。”张文定面无表情地微微点了点头,态度相当冷淡。

  白珊珊被孙光耀打了,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对他有好脸色,若不是看在他母亲的面子上,张副县长都不想理他。

  其实二人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心里都不会痛快。但二人也都明白,白珊珊遇到了这个事情,除了她父母之外,也就只有张文定这个老领导能够帮她出头了。

  所以,就算是今天不见,也总有机会相见的,不管什么时候见面,尴尬总是免不了的。

  孙光耀明白这病房里的人肯定都不欢迎自己,也没再和张文定多话,讨好地叫了冷沧水一声,见冷沧水理都不理他,便又对躺在床上的白珊珊道:“珊珊,好些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