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四章 新观念

  那么,可不可以打火葬的幌子搞土葬呢?这个也没人敢干,毕竟这事儿是为了公家的事,不是私人的事,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可是,殡葬这一块对民政来说,又确确实实是一块肥肉,眼看着火葬工作推进得不是很理想,眼看着那么多人自己到山上找墓地而殡仪馆却收不到一分钱,就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乎,便把这个方案向张县长汇报了。

  张县长的胆子够大,只要把其中的好处说明白,说不定张县长会看得上这个政绩呢?

  张县长的胆子大那是出了名的,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不见得张县长也不敢干。

  张县长确实看上了这个政绩,但也确确实实是想做点实事。反正火葬推行工作不理想,大部分人依旧实行土葬也是个事实,与其让人在山上胡乱修坟,倒不如搞个统一规划,既能减少森林火灾的机会,也能够给下面分管的行局多一个创收门路,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这个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做的。

  以张文定的大胆,在得知县民政局这个提议之后,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摸着石头过河是可以的,但是开倒车,这个命题也太要命了一点。

  不过,这个事情摆到台面上的话确实有点不像话,但是呢,事实却是有些好处的。所以,他就要向市里汇报了,先看看市里是个什么反应,看有没有搞下去的可能。

  如果市里坚决反对,那他就息了这个念头;如果市里态度暧昧,那就好好理一理思路,想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其实张文定也让县民政局向市民政局汇报的,可是市民政局对这个事情没一点兴趣,不支持也不反对,就当不知道——跟政策不相符的,市局不可能支持;但是你们县局想做点事创点收,市局也不反对。

  对于市民政局的这个态度,张文定是相当明白的。

  县里搞出成绩了,市局可以依样划葫芦在另几个区县推行,甚至上报省民政厅,说不定还能吸引省内外民政系统过来取经;如果没搞成,市局也没任何损失。

  反正民政系统又不是垂管单位,市局对县局的影响也没有县委县政府那么大,何必冲在前面呢?

  这些东西,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完全都说给姜霞听,但基本情况和思路还是很明白的。

  今天这个汇报,他自然不可能奢望一下就得到姜市长的支持,他的目的就是先和领导打个招呼,只要领导不反对,那就有希望,到时候再慢慢想办法搞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来。

  既对森林防火有利,又可以给群众减少一些负担,还可以让逝者不受迁坟的打扰,一举三得嘛。

  嗯,还有一点,县民政局的殡葬管理工作方面,也有成绩,也打开了局面。

  虽然张文定只是说了一下基本情况,甚至都没有详谈民政局的具体办法,可姜霞是什么人?一听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种种关系。

  她皱起了眉头,看了看张文定,没有急着说话。

  如果这个事情是市民政局局长汇报上来的,她基本上就会采取市民政局对安青县民政局的态度了,不支持也不否决。可是这县里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县长来汇报的嘛,否决起来是很容易的,也不用担心会打击下面同志的积极性——这种行业上的事情,毕竟是行业利益,由市民政局报上来,她还真得考虑一下同志们的情绪。

  沉吟了一下,姜霞就准备直接否决了。

  姜副市长不是很想在这个事情上出风头,不过,转念一想,这个事情如果是别的人来做,肯定没有可能做得成,可如果张文定来做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搞起来呢?

  对于张文定的背景和办事能力,市里的领导都是有所耳闻的,姜副市长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念头一起,姜霞到嘴边的话就变了:“安青的同志们,工作积极性很高呀,你还分管农林水吧?担子不轻呀。”

  张文定听出来了姜霞的意思,她的态度就明摆出来了。

  这个事情,市里不可能明确支持的,至于你们县里怎么做,那是你们县里的事情,你们的工作积极性,市里不会打击,不过闹出了麻烦事,市里是不会认账的,你张文定自己摆平。

  “工作方面,我很惭愧啊。”张文定就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道,“还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领导经常指导……”

  在这种时候,姜霞可不愿指导他的工作,一句话就打发了:“市委把你放到安青,就是对你的信任,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要过分谦虚了……”

  市政府走了一趟,张文定也算是不虚此行,看来回去之后还得让民政局那边再好好想想办法,这个事情急是急不去的,不能盲目地干。

  嗯,晚上再给木书记汇报一下,看看她有什么指示。

  晚上的时候,木槿花在家里听到张文定有关殡葬改革的汇报,表情怪异地看着他,哼了一声道:“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孙悟空啊。”

  张文定就不自地笑了笑,然后马上认错道:“我知道这个事情是我欠考虑,不过,现在殡葬行业的管理实在是,啧,火葬收费太贵了……网上都在传着死不起的话,这个,也算是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吧。”

  跟别的领导,张文定绝对不敢这么说,可是对木槿花,他不怕说这种稍稍出格的话来,最多被训一顿,却更能够得到木书记的信任。

  “火葬改土葬收费就不贵了?哼!”木槿花眼神一凝,只差直接说你们这个搞出来之后恐怕比火葬收费更贵!

  张文定就低头受教,不敢回话。

  木槿花又皱了皱眉,狠狠地盯了张文定一眼,忽然问道:“是不是有种树葬的说法?”

  “嗯,是有这么个方式。”张文定没想到木槿花还懂这个,点点头道,“随江目前还没有这种模式,倒是白漳那边有。这是个新观念,大城市容易推广一些。另外,有些少数民族也有这个传统。不过,在我们这儿,恐怕不容易推行……”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