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态度好

  树葬,是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一种殡葬方式,在有些少数民族地区比较普遍。到了现代,树葬则是成了一种被许多大城市采用的绿色环保殡葬新模式。

  古代的树葬比较复杂,就不多说了,简单来说,现代树葬就是指将去世之人的骨灰撒在树下,不立碑。亲友们想看看,看看树就可以了。

  许多地方的树葬都是成片成片的常青木,名字也取得很平常,比如说一片松树的树葬林,就可以直接用那个地方的小地名再加青松园就可以了,或者叫青松纪念林也行。如果树木种类比较多的话,往往就直接用小地名后面加上纪念林三个字就可以了。

  这种树葬的模式,原则上来讲是不允许燃放鞭炮香烛的,但燃放鞭炮香烛又是一个传统,于是,像这样的纪念林里面,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场所,用来集中燃放鞭炮香烛,至于水果鲜花之类,还是可以带到树前去的。

  不得不说,按这个方法,确实是环保了,也节约土地资源了,更有效的防范了森林火灾。但是呢,有许多树葬方式并不是这样的,毕竟将去世亲人的骨灰撒到树下地里,许多人接受不了。

  于是乎,便又有了这么一种办法,那就是在森林覆盖率不高的荒山上,划出一片山地来,由一个机构统一管理,有树葬意愿的人,可以到荒山里按规划好的地方选个位置,将去世亲人的骨灰盒埋进土里,然后在上面种上树木,还可以在树上挂个牌子做标识,甚至也允许在树前燃放鞭炮香烛——基于这个因素,每棵树之间的距离就不算太近了,但植树造林的效果还是有的,总比荒山强吧。

  说起来,树葬还是很好的一个办法,而且由于植树造林,认养树木,这个事情是很有意义的,不仅不收钱,有些富裕地区还对这个有一定的奖励。

  不过,说是这么说,有些地方其实也还是要一点费用的,奖励是财政出的钱,管理这些树木总要人工吧?栽树的苗木总需要成本吧?

  当然了,总体说起来,这个费用比在殡仪馆那边的陵园里买个位置要便宜得多。

  只是,还是一个思想观念的问题,人家连火化都不愿意,就是需要立碑纪念,又怎么会种棵树了事呢?

  所以,树葬这个办法,别说在安青了,就算是在随江,都没开始搞。但是省会白漳,据说有树葬的纪念林。

  作为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县长,张文定以前对树葬还真的不清楚,不过县民政局想搞集中土葬的改革,他对于殡葬这一块就认真了解了一下。不说了解得有多透彻,基本情况却是摸得差不多了的。

  听完张文定的介绍,木槿花嘴巴歪了歪,啧啧道:“这么个情况啊……”

  她也知道,思想观念的转变是很难的,人家都在想方设法的土葬,连火葬都不愿意,还树葬?

  当然了,如果安青县政府拿出一笔钱来,对于选择树葬的人都重奖,应该也是有人愿意的。

  不过,民政局报这么一个方案上来,本来就是想明正言顺地创点收,又怎么会反过来补助下去呢?

  不管奖励是多少,县财政都不可能全部拿钱的,肯定是财政出一部分,民政部门自己也出一部分。县民政局可不希望搞成这个结果,所以树葬这种模式,暂时还是不适合引进的,不适合的理由也是肯定能够找出一大堆来的。

  况且,安青县财政愿不愿意拿出这么一笔钱来也是个问题呢。

  殡仪馆有一个了,陵园也有,又不是没有埋骨之所,花那个钱出这个风头,县里哪个主要领导会同意呢?更别说下面还有基层干部和广大群众的抵触情绪。

  明显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嘛。

  这些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不等张文定接话,木槿花又道:“什么事情都有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的过程。啊,殡葬模式的改革,这个,祭祀、纪念文化的传承与融合,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有一个社会沉淀的过程……一定要慎之又慎,要认真领会上级文件精神,相关政策要吃透。啊。”

  这个话说得有意思。

  开始听着是要张文定试一试在安青推行树葬模式,她这个话虽然没有转折,可是到后面,那意思就有点像是不反对张文定原先说的那个搞集中土葬的思路。只是提醒他,不要盲目地搞,要拉个上级领导或者上级单位进来,然后还要好好地研究一下相关的政策和文件,看看有没有什么空子可钻。

  对于张文定说的集中土葬,木槿花刚听的时候很惊讶,可现在,她又有点赏识张文定了。

  毕竟,火葬的推行不得力,毫无秩序土葬这个现象又是真实存在的,如果能够集中起来,总比散落在各处要好吧?

  现在许多干部就是抱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心态干工作的,张文定能够冒着被人攻击开倒车的风险来考虑这个事情,至少这是一个干实事的态度!

  现在冒着风险干坏事的人不少见,可像他这种冒着风险干实事的人,却是不多见啊。啧,我木槿花用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嘛。

  张文定脑子里灵光一闪,顺着杆子就上了:“这个事情要是能够得到民政厅的支持,那就好了……”

  木槿花看着他,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小子还真不见外啊!居然打起省民政厅的主意来了!

  不过,如果能够得到民政厅的支持,说不定这小子真能搞出点名堂呢?

  想到手下这员爱将的折腾劲,木槿花就笑着道:“你心还不小嘛,居然瞄上民政厅了。呵,民政厅吴厅长跟我是老乡,我下周去白漳,可以带你跟他见个面,至于能不能打动他,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文定闻言感激不已,连称一定会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不丢领导的脸,心中感慨像木书记这么好的领导,哪里去找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