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六章 省城人的优越感

  或许很多领导在某些时候都能够做到平易近人不摆架子,可像这么支持下属工作的还从来没有要求下属做什么回报的,实在是罕见啊!

  他听出来了,木槿花虽然把话说得相当不肯定,而且还很明确地说要靠他自己的本事去说服民政厅那位吴厅长,可他知道,领导那么说,只是希望让他增强责任心,而不是真的在有需要的时候就不管他了。

  如果真的不管他,领导又怎么会带上他去见吴厅长呢?

  不管那位吴厅长是正厅长还是副厅长,想来在民政厅应该都是说话管用的人物,并且跟木槿花关系相当不错。

  如果关系不是好到了一定程度,木槿花又怎么会在这时候就给张文定说出这么肯定的话,还说得相当轻松呢?

  吴厅长又不是她木槿花能够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属。

  既然下周就要去民政厅汇报工作,有关殡葬改革的事情这时候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好谈的了。

  张文定作为一个有个性的下属,偶尔关心一下领导的工作还是可以的,但如果关心的次数多了,那就不成规矩了,容易引起木书记的反感——到底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

  所以,张文定便又关心起了她的生活,这次倒不单纯只是关心她本人,而是再三邀请她的家人到随江来玩,到时候他陪他们去紫霞观,以他从小在紫霞观长大的经历,做向导保证比专业的导游员都还要细致有趣。

  自从张文定认识木槿花之后,基本上都是木槿花帮张文定的忙,而且都是那种身在官场中最需要的忙——升官!

  张文定是大踏步往前走,在别人眼中,他是木槿花心腹中的心腹,从某些方面来讲,甚至比木槿花的秘书鲁颜玉还强悍。可是呢,他自己心中却颇为过意不去,自己向木书记推荐过人,又从木部长这儿得到了许多好处,可是却没什么可回报的,他也想能够为木书记做些事,但木书记好像没什么不方面出面的事情需要他去办的。

  木槿花笑着说有机会的,到时候一定给他打电话,然后又笑问他的个人问题,并且说他年纪不小了,要他赶紧看个日子把事办了,好安安心心工作。

  组织上关心同志们的个人问题,这个是有传统的,有些领导还喜欢牵线做媒呢。

  对于领导的关心,张文定除了感谢,也只能说会尽快办。

  毕竟,他自己也在组织部呆过,明白在很多机会面前,结婚了有家庭的干部比没结婚的干部是有很大优势的——结婚就意味着成熟、稳重。

  最重要的是,结婚后,有了个家庭,更能给人信任感和安全感。

  张文定在木槿花家里并没有多呆,因为又有人过来找领导汇报工作了。副书记兼组织一号的权柄在身,木槿花在休息时间想要像一般干部那么轻松清净,那是没可能的了。

  哪怕她是女同志,别人也顾不了许多了。

  原本张文定还想找个什么机会提一句覃玉艳的,但刚才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也只好只下次了。反正看样子木书记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卸下组织一号的担子,不用太急。

  今天晚上张文定是想回家陪陪父母的,以前在市内工作的时候,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回家,但到了安青之后,他回市内的话,只要有时间的话,便会去看看父母,如果不是在外面玩得太晚,他也愿意回父母那里住,太晚就不好去打扰了。

  不过,他还刚从木槿花那儿出来,便接到了石三勇的电话:"回市内了?电话都不打一个。快过来,紫霞会所。"

  石三勇说话还是像以前一样豪爽,先问一声,不等张文定回答,紧接着便是一句埋怨,也不征求意见,然后直接就喊他过去,深厚的感情,一句话就透出来了,而且还让人不好意思拒绝,比那些客客气气的邀请可是高明多了。

  只是这种办法,除了关系近的领导,同级别的人,也只有石三勇和邓经纬两个人会对张文定用,别人这么干的话,那张文定恐怕心里就会不舒服了。

  “你硬是消息灵通,公安局长不是白当的啊。”张文定不好拒绝,笑着道,"哪些人啊?"

  既然是在紫霞会所,那张文定当然要捧场,关系到紫霞会所的生意呢。他和武铃现在和好了,肯定要站在武铃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

  石三勇道:"市国税局黄局长、国土局周局长,还有老邵,赶紧过来。"

  老邵自然就是武仙区电力局长邵和平,国税和国土的两位,张文定不认识,但既然石三勇叫他过去,应该也不是什么讨厌的人,反正多认识几个人也没坏处.去就去呗。

  到紫霞会所的时候,张文定才发现包厢里有八个人,有男有女,远不止石三勇所说的四个人。主位上坐着的一个戴眼镜脸偏瘦的中年男人。

  石三勇看到张文定进来,马上就起身介绍,第一个介绍的就是主位上的这个男人,市国家税务局的黄局长是副局长,名叫黄德衡,一不小心就会念成黄得很。

  黄德衡一米六左右的个子,两道八字眉下眼窝深深,眼晴很小,鼻梁上架一副无框树脂眼镜,脸上无肉,手指手背也很瘦,可偏偏肚子很大,站起身握手的时候,让张文定感觉这位黄局长整个人相当不协调。

  "张县长,久仰、久仰啊。"黄德衡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白漳口音,猛一听还以为他在说"脚痒、脚痒啊"。

  张文定心想你国税是垂管系统,除了收税之外,跟地方上并没有什么接触,久仰个什么劲嘛?就算第一次见面需要讲几句客套话,可也不是这么个客套法啊!

  你当这儿是武林大会么?认识不认识的人见面就久仰。

  不过,别人这么客气,张文定也不能生硬了,只好违心道:"久仰、久仰,听黄局长口音。是省城的吧?"

  "是白漳的,普通话讲得不好呀。"黄德衡矜持地笑了笑,神色中透出几分身为省城人的淡淡的高傲。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