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不管

  黄德衡的意思是,今年开会表彰像紫霞会所这些先进单位和诚信企业的时候,在市委市政府表彰的基础上,国税局也想拿出些钱来,对这些企业表示表示。

  紫霞会所这个享受了优惠政策的单位,其实并未纳入纳税先进单位和诚信纳税企业的评选范围中去,这些评选,往往都是些纳税大户。

  紫霞会所生意倒是不错,但仅纳税之方面而言,跟大户扯不上边——还在三免两减半呢,哪用交多少税?

  可是在黄德衡嘴里,紫霞会所都不用参加评选,直接就成为去年的年度诚信纳税企业了,下个月,可以到市委礼堂去开会接受市领导的表彰了。

  先前还叫嚣着明天就要派稽查局过来查人家的税,这一转眼,居然就送了顶诚信纳税企业的帽子。

  这个画风变得太快,转折实在是太大了点,让人不得不感叹,原来无耻也是有深度的,周万一的无耻只流于表面,这个黄德衡,那真是无耻到骨子里了。

  屈玉辉过来就是想把事情摆平的,而且进来之后发现这包厢里面有市里行局的,有垂管系统的,有开发区的,还有安青县的,更重要的是,他觉得事情是张文定和武玲之间的感情问题发展起来的,所以就不想管,眼见黄德衡这么识趣,主动就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他便也见好就收,不等武云开口,便点点头说话了:“小黄你这个思路很不错,税务部门这么关心和支持企业,对企业的发展壮大是一剂强心针……不过现在是休息时间,啊,大家好好玩,具体的方案,明天上班了再讨论。”

  屈玉辉这个话,就定调子了,就这么干,和和气气的谁也别闹事。

  至于今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他不想问其究竟了,他的目的达到就行了。

  黄德衡欲哭无泪,他能够代表国税局拿出一些钱来,可是屈市长这意思,却不仅仅只是国税局,那是连地税局都算上了啊,而且这地税局的工作还得他黄德衡去做。

  靠,地税是归省地税局管的,跟国税局虽然是兄弟单位,但自己跟他们真的不熟啊!不过,纵使如此,他还只能在心里感谢屈玉辉。

  娄玉青跟过来只是不希望被武云误会自己对武省长不够尊重,毕竟屈玉辉都跟过来了,他如果稳坐着不动,谁知道武小姐会不会有意见?可是过来之后呢,发现了惹事的是黄德衡,他可真就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然而毕竟有那份交情在那儿摆着,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也要伸手拉黄德衡一把,再加上刚才屈玉辉貌似有和和气气解决这个事情的意思,他就乐得顺水推舟做个人情,附和了两句,说是他们呆在这儿同志们恐怕还玩得不尽兴,向屈玉辉提议赶紧走。

  按武云以前的性子,她恨不得好好整治一下黄德衡和周万一,也好对那些想打紫霞会所主意的家伙起个威慑作用。但现在屈玉辉和娄玉青都有帮黄德衡说情的意思,她就不能不考虑这二位的脸面了。

  毕竟,人家敬她其实是敬的她老爹屁股底下那个位子,而不是她本人。

  以这二人的身份,能够跟着她亲自走一趟,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了,现在她总不好扫了这二位的面子,看来今天晚上只能就这么大事化小了。

  武云心里真实的想法自然是不会告诉别人,不过从表面上来看,她今天晚上是赢了。

  所以她也不能太计较,于是也就顺着屈玉辉和娄玉青的意思,微笑着说这里是不太合适,换个包厢,然后又对众人说今天的消费免单了——她虽然对黄德衡和周万痛恨不已,但这时候也只能表现得大方一点。

  就在屈玉辉等人准备出去的时候,张文定突然又跳出来说话了:“哎呀,周局长,你怎么了?腿受伤了吗?”

  说着,他往前走了一步,却又马上停住了,自言自语道:“啧,腿功不比手劲,那是要天天练的,要不然踢人一脚,自己都搞得脱臼,得不偿失呀……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张文定的声音不大,但也绝对不小,反正包厢里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就都愣住了,张文定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这种时候还敢挑事!

  屈玉辉的眉头情不自禁地就跳了跳,千防万防,以为这事儿已经要圆满解决了的,却还是没防住张文定这个惹事精啊!

  他很不爽地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又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屁股坐到地上了的周万一,暗恨不已,姓周的你这一屁股坐到地上,当自己还是那种没有糖吃就撒娇的小孩子吗?

  不过,屈玉辉也没有帮周万一出头的意思,刚才他对周万一逼宫那一手可是恨极了的。

  武云在来这个包厢之前就觉得张文定有煽风点火的嫌疑,现在眼见事情都解决了,可他又跳出来搞风搞雨,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道:“张文定,你能不能安分点?”

  “我怎么不安分了?”张文定一脸无辜道,“人家到你店里来闹事要封你的门,是我硬顶着不准封;人家打你这儿的服务员,是我帮你的员工出头……你不跟他们去理论,倒找我的不是来了,有这个道理么?”

  屈玉辉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果然,这张文定恐怕是在武玲那里受了气,现在把气出到武云头上来了。

  不过,貌似,小张跟黄德衡和周万一不是一伙的?

  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屈玉辉觉得这个情况貌似有点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在这种时候,他就不急着表态了,而是要好好思量思量——人家的内部矛盾,他虽然是领导,却也不适合管得太宽。

  不过,如果不是武云和张文定身份特殊,那他这个领导,说不得也要管上一管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是不假,可只管不断,这总是许多人的兴趣所在。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