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想出力

  徐莹的意思,是说他分管的部门那么多,随便搞个别的也都比这个容易出成绩,而且还不用担这么大的风险。

  看来谁都担心开倒车的风险,也都清楚在官场中混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张文定苦笑了起来:“这个事情如果做好了,确实对方方面面都有好处。县里的情况你应该是有所了解的,用这个方法,既能减少群众对先人遗体火化的抵触情绪,又能减少一定的费用,还够把坟墓集中管理,有效防止森林火灾。等到这个方法推行一段时间,群众都接受了,那到时候,对于火化,他们肯定也是乐于接受的。”

  这里面,对民政部门还有一定的利益,他就没有讲了。

  他相信徐莹肯定听得出来,虽说价钱降了一些,但能够把一些潜在的未来会自己埋坟的人都拉到了集中管理这一块里面来,那么纵然每一个的利润少了一些,可架不住量大啊。

  说句不好听的,这对陵园来说,有那么点薄利多销的意思了——况且,利真的就那么薄吗?

  徐莹连着摇了几下头,想到张文定做事一向都是出人意料的,便皱着眉头道:“一定要试试?”

  张文定点点头:“总要试一试吧。”

  “这个要找到说话算数的才行啊。”徐莹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有个熟人,是什么,社会处吧?是不是那个处?”

  “社会事务处。”张文定点点头,“殡葬这一块,就归他们管。”

  徐莹很痛快地说:“那我问一下,找个时间见个面,一起坐坐。”

  张文定还真不希望提前跟民政厅的人接触,不管是社会事务处还是别的处,也不管是办事员还是处长。

  安青县想搞的这个殡葬模式,不是办事员和处长们能够决定的,不说一定要民政厅的一把手点头吧,至少也要分管这一块的副厅长默许,而且由于这个方案本身存在一定的方向争议,所以还不能先以正式的渠道报上来,只能私底下沟通。

  并且,这个私底下沟通,只能先跟厅领导沟通,然后厅领导觉得可以向下面吹吹风的话,张文定就可以接触一下民政厅相关处室的人员,如果厅领导默许了安青县的做法,但却不希望这个事情在还没有落实之前就闹得人尽皆知,那张文定最好就不要和民政厅的相关干部接触了。当然,也别把这个事情在别的厅局乱传。

  现在还没有跟着木书记去见吴厅长,那事先就不好去见别的人,就算是见了,也不能说这个殡葬的相关工作。

  要不然这边先一说,人家到单位上就找领导汇报了,或者是随便一嚷嚷,那到时候厅领导心里会怎么想?

  可如果见了面不谈这个事情,那见这个面干什么呢?

  从徐莹的语气中,张文定听得出来她跟那个熟人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能够叫得出来。

  如果单纯只是见个面交个朋友,那也太突兀了点。最主要的是,徐莹现在是副厅级的领导了,而她那个熟人应该是个处级。

  让一个副厅级的领导专门打电话介绍两个工作中不会有太多交集的处级干部见个面认识一下做朋友,也太不把副厅级领导当回事了!

  就算是安青县的殡葬改革最终搞起来了,张文定这个分管民政工作的县政府副职跟省民政厅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了不得厅里下来人视察,或者厅里开个全省相关工作的表彰会大家能够一起吃个饭喝酒,别的时间,还真是各干各的了。

  毕竟,中间还隔着一个随江市民政局呢。

  这样的情况下,实在犯不着让徐莹还领别人一个人情啊!

  想着这些东西,张文定就沉吟着,在徐莹拿着手机刚刚翻出电话号码的时候,他缓缓道:“先不谈工作了,我想好好陪陪你。”

  听到这个话,徐莹就愣了一下,以她的见识,自然明白张文定心里担心的是什么,可她要介绍人认识,自有她的道理。

  不过,对于张文定说的这个理由,她心里也是相当舒服的,便放下手机,笑着道:“那行,今天就不谈工作了。算你有良心,还以为你眼里就只有工作了呢。”

  “嘿嘿,工作卖力点才能够得到领导的赏识嘛。”张文定就口花花起来,“领导,今天晚上我要把这段时间积攒的工作向你作个深入的汇报……”

  徐莹自然也是笑眯眯地说:“嗯,我也要看看你最近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有不足的地方,一定会严肃批评,免得你翘尾巴。”

  “请徐书记放心,小张保证一定坚决执行领导的重要指示,深刻领会您的指示精神,不打折扣、不翘尾巴。”张文定一本正经地说,两眼神采飞扬地看着徐莹,装得像模像样的。

  徐莹听着这话恨不得在他头上敲几下。

  夜里一番温存之后,到底还是再次谈到了工作,谈到了安青县的殡葬改革方案。

  徐莹一开始听到张文定说起,就觉得风险太大,可是仔细一想,也觉得可以一试。

  大风险往往会伴随着大利益,如果这个事情真的搞成了,说不定就会成为一个新的思路,别说省民政厅,很有可能还会得到民政部的肯定。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对张文定来说,可就是一件相当了不得的政绩了。

  有了这个念头,徐莹就开动脑筋帮着张文定分析起情况来。

  当然了,她对这殡葬这一块并不熟悉,光听介绍也不能对细节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但她所处的位置跟张文定不一样,屁股决定脑袋,看问题的眼光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她从政策方面入手,也能够提出一些别样的思路,不说一定就能够为张文定所用,但也给了张文定一些启示,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灵光一闪,便会因为她的一些分析而想到个好主意呢?

  徐莹不仅仅帮张文定分析相关的政策规定,还再一次说到有时间了和民政厅社会事务处的熟人坐一坐。

  当然,她也明说了,那位熟人就是社会事务处的处长熊妙鸳。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