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一章 失望

  罗强盛仿佛没听出左书记话里别有用心的味道,不急不缓地说:“今天早上省纪委转了一个举报材料过来,是关于乔中锡的。涉及多宗土地交易的……情况,以及乔中锡的配偶和子女的一些问题。我这儿都还没来得及核实相关情况,没想到他就,唉……”

  罗强盛的话过后,会议室里,已经腾起了阵阵烟雾。

  开会不抽烟这个话也只是说说而已,会开得短并且没什么要紧事情,当然可以不吸,可是一有重大情况,不吸烟似乎脑子里就转得要慢半拍了。大家级别相当,就算木槿花和汪晴有时候会用略带讨厌的语气玩笑着说天天吸他们的二手烟,身体垮掉了要他们负责,他们也能够笑嘻嘻地说一定负责到底,就怕她们的老公不答应。

  就连陈继恩都点了支烟,可才吸了一口,咳嗽就更厉害了起来,这才赶紧灭了烟头。

  木槿花见状,皱起眉头道:“才一开会就抽烟,真不晓得哪那么大的烟瘾。平时就由着你们了,今天书记在咳嗽呢。”

  这个话算是缓解了一下刚才紧张的气氛,众人纷纷灭起烟头来,而陈继恩就顺势接话了:“呵呵,幸好今天汪晴同志在外地,要不然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就有得我们受的了。咳咳,啊,既然大家都想抽烟,那就休息五分钟,到外面抽去,要不然槿花同志又要说我们毒害她了。咳……”

  陈继恩一发话,那些刚灭了烟头的家伙们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抽烟只是手段,出去跟自己的同盟简单地沟通一下,这才是目的——罗强盛把省纪委都搬出来了,看来是要大作文章了啊!

  哼,人家可是从中纪委下来的啊!

  木槿花坐在会议室没动,陈继恩也稳稳地坐着没动,高洪看了看陈继恩,又看了看木槿花,迟疑了一下,也起身走了出去,并没有留下来趁这五分钟时间在这个会议室里来一个简短的书记会。

  看着高洪的背景,陈继恩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失望。

  九月份市委就要换届了,陈继恩是准备等六月份各区县党委换届结束之后,他把身边人和手下人都安排好了,然后七月份就退了的,也没想要去省政协再呆一年什么的。

  在这个问题上,陈继恩有他自己的信念,要退就要退得彻底,退之前留个好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他这时候只想站好最后一班岗,保证随江的权力变更能够平衡地过渡,相对于别的地方调个市委一号过来,陈继恩更倾向于由市长高洪接他的位置。

  陈继恩和高洪之间谈不上合作有多愉快,但也没有闹出太大的矛盾,平心而论,对于高洪的工作能力,陈继恩还是认可的。

  陈继恩对随江是有感情的,他觉得高洪接任市委一号的话,按高洪一惯的思路,那么以前定下来的思路就可以得到实行,如果换个新的市委一号,可能会跟高洪的思路有区别,会不利于工作。

  不过,陈继恩最多也只能向省委推荐一下,最终的决定还要看省委领导的意思。

  所以,最近陈继恩都有意向高洪放权,也算是帮高洪造势了,当然了,他也在向木槿花放权,不能让高洪一家独大。

  不管什么时候,平衡,总是需要的。

  陈继恩希望高洪能够抓住现在这个难得的机会,干出些更耀眼的成绩给省委领导看一看,为换届争取加分。

  可是呢,高洪的心腹大将居然坠楼了,而且还一下子就传开了,本地的网络论坛上是能够做技术处理,但网络何其广?

  别说外面的压力了,现在市委内部,罗强盛这么一个外来户敢跳得这么欢,陈继恩一下就警惕了起来,觉得事情隐隐有点超出掌握的味道了。

  刚才他说休息五分钟,叫别人出去抽烟,却留下了木槿花,就是想看看高洪会不会留下来,三位书记交换一下意见,然而高洪却没有和他们坦诚相见的意思,他也只能心中暗叹了一声,高洪啊高洪,你自求多福吧。

  木槿花看着陈继恩那略显疲惫的脸,关切地说道:“书记,你平时也要多注意身体啊,关键时刻,还要靠你掌舵呀。”

  陈继恩深深地看了木槿花一眼,没有感谢她的关心,却是问了一句:“到省城有什么收获?”

  木槿花就微微一笑,道:“我没什么收获,就买了两件衣服。倒是安青县的小张喝了几杯酒,就从财政厅喝出来了几百万。”

  “小张?张文定?”陈继恩问了一声。

  “嗯。”木槿花点点头,“他听说我在白漳,硬要拉着我吃饭,财政厅娄厅长一杯酒给了他一百万。”

  这个话说得没头没尾的,也不知道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陈继恩眉头就跳了跳,木槿花这个时候说起张文定干什么呢?难不成她去省城是找武贤齐了?不应该啊,她不是武省长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会提到张文定呢?陈继恩可不认为木槿花这时候提到张文定会没一点别的用意。

  他也不接话,就直直地看着木槿花。

  木槿花自然明白陈继恩这是等她解释呢,她继续道:“小张和武总,国庆之后可能要结婚了。”

  陈继恩一下就明白了,原来如此啊。

  张文定和武玲国庆之后结婚,肯定不是国庆一过就结婚,而是要等到国庆之后省委换届完毕,到时候,恐怕武贤齐就就不再是常务副省长,是省委副书记、省政府代省长了吧?

  张文定和武玲什么时候会结婚,张文定本人都还没个准确的时间表。

  但是,这并不妨碍木槿花在陈继恩面前透露消息——反正她说的是可能,又没有确定小张和武总在国庆之后一定会结婚。

  领导干部说话,通常十分话也只会说七分。

  按照常规思路,可能这个词,往往就代表着一定能。陈继恩现在就按常规思路来理解木槿花这个话了,觉得木槿花在这个时候专门说到这个,那就只有一个目的,表明她在省里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