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三章 布置任务

  如果面对的是别的领导,张文定讲那些事情就有点背后伤人打小报告的嫌疑,可面对木槿花,他不需要有那个顾虑,因为木槿花是他的老板。

  适当的在老板面前表露一点自己的喜好厌恶,会让老板更加信任自己。

  接通电话,张文定只叫了声领导,木槿花便一个字的客气话都没有地打断,直接就问:“没睡吧?”

  领导这么问话,就算这会儿刚从睡梦中醒来,也得干脆利落地回答说没睡啊,更何况张文定原本就没睡,他赶紧道:“没呢,您在哪儿?”

  从木槿花的语气中,张文定就听出了她有见自己一面的意思,所以不等她吩咐,便主动问起了她的位置。其实也不是问位置,就是表达一下他可以马上动身赶过去面见领导的意思。

  做下属的,在这种时候一定要主动点。

  木槿花倒并不是一定要和张文定见个面,她听到张文定这么问,略一沉吟,才缓缓说道:“刚开完会。”

  这个话没有明确说在哪儿,可也算是个回答。

  张文定感觉到木槿花似乎又不急于见到自己了,便顺势接了一句:“哦,那,领导有什么指示?”

  木槿花自然不会随便就对人说常委会上的敏感内容,她只是淡淡然道:“公安局明天会召开个新闻发布会,就乔中锡同志意外坠楼的情况作一个通告……大家都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有新闻媒体资源的,要利用起来,还要密切关注网络媒体,积极引导舆论导向,要小心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媒体抹黑乔中锡同志,要坚决维护随江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不受影响……”

  这个话,张文定听着这话感觉怎么就那么怪呢?

  木老板这个指示,肯定不能只听字面意思,这字面意思完全就是没意思的套话嘛。这种话出现在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中不稀罕,可木老板隔着电话这么对他郑重其事的吩咐,那就比较怪异了。

  领导的话,有时候要正着听,有时候要反着听。

  张文定明白,这个时候木槿花的一番言论,恐怕要反着去理解才是真意啊。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盘旋萦绕着,张文定倒也没有多惊讶,只是感慨木老板别看是女同志,可做事情真的相当果断,看准了就下手,一点也不优柔寡断呢。

  看来这次随江要出大事情了,也不知道木老板能不能如愿以偿?如果木老板再往前进一步的话,那对自己以后的工作也是有许多的好处的。

  带着这个疑问和美好的愿景,张文定就加重声音道:“嗯,我明白了。”

  听他的声音加重了许多,木槿花就知道他是真明白了,暗想这小子悟性不错,而看他答应得这么痛快,想必对于应该使什么手段,也是心中有数了的吧?

  想到手段这个词,木槿花心里又警醒了一下,张文定这小子是把好刀,好刀的破坏力也往往相当惊人。

  她虽然希望由张文定在外面闹点事情,好让纪委方面更方便更快地介入调查,可也不想看到事情闹得太大超出掌控——张文定以往的战斗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她希望往上一步,这个事情需要省委领导来决定,可如果她把动静闹得太大,到时候惹得陈继恩不爽了,到省委领导面前明确表示她木槿花大局观不强,那她的上进梦就会破了——陈继恩的推荐在省委领导那里起不到什么效果,可要坏点事情,难度还是不大的。

  想到这个,木槿花就又不情不愿地加了一句要他注意影响的话,然后收起电话,暗想以往自己一直只是护着张文定,却没要他办点什么事情,那么长的时间,感情培养得还是相当深厚的,现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二话没说,冒着极大的风险掺合进来,算得上是个厚道人了。

  啧,对这小子,还是要打感情牌呀!

  ……

  盘腿坐在床上,张文定很想知道市委常委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情况。

  木槿花确实给了他指示,他也愿意按木槿花的指示去做,可是呢,他还不太确定用不用刚才胡思乱想设计出来的方案去做,如果做了又应该把事情做到什么程度。

  他深深地觉得,木老板的指示,太简单了,太含糊了,也太考验人了!

  他跟媒体自然没什么交情,几次跟媒体打交道,都是相当不愉快的。

  所以,他自然明白木槿花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叫他到媒体上搞风搞雨,而是要他想办法从乔中锡,从国土局方面入手,多吸引媒体的目光。

  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那些媒体恐怕不会很相信公安局的通告,抛开媒体机构的立场不提,至少记者还能够在网上发消息。

  这些情况,张文定算是深有体会的了。再说了,到媒体上搞风搞雨,太容易留下把柄了,木老板提醒他要注意影响,说的可不仅仅只是把事情搞到什么程度的话,还有让他手脚干净点的意思。

  乔中锡有没有问题?

  这个问题暂时谁都不敢肯定的回答,但是他既然莫名其妙地坠了楼,网上又有人曝料了,虽说没有曝出什么有力证据,可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嘛。

  张文定其实并没有去网上找相关的帖子,他觉得没那个必要,因为他心里有个还不怎么成熟的方案。如果动用了这个方案,那么随江市国土局恐怕就要热闹非常了,而他自己,也将身陷随江权力争夺战的漩涡中心了。

  这其中有巨大的风险,张文定还是明白的。可是这些年,木槿花对他的提携之恩,他也是铭记于心的,一直想着有机会报答木槿花,但好像总是没机会,倒是他一有困难就会去找木槿花帮忙,而木槿花都很痛快地帮他了。

  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他如果不帮木槿花,那也说不过去,最主要是他心里过意不去。

  在白漳的时候,木槿花说过叫他不用回来的,他跟着回来了,还在路上把那天晚上在紫霞会所发生的事情说了,而现在木槿花一散会就打过来电话了,这表明什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