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四章 报复开始

  张文定这才重新坐下,却只坐半个屁股,将手中的茶放到了茶几上,双手扶膝,身子挺直,坐相非常端正。

  坐好之后,他直视着娄玉青道:“娄厅,来得冒昧,打扰您工作了。”

  “不要拘束,了解基层财政状况、甄别各县市的实际困难和需求,也是我的工作。”娄玉青轻轻一笑,双手交叠在一起,显得很和和蔼可亲的样子道。

  娄玉青说的是了解基层财政状况,而不是说工作情况,紧接着又说甄别和县市的困难和需求,张文定就有点头晕,觉得他这个话似乎有点责怪自己把酒话当真、顺着杆子往上爬,跑过来要钱使他为难了的意思,可又觉得不太像,个中意味,真的不是那么容易领会透的。

  这种时候,他就更加深刻地了解到了和木槿花说话的轻松来。

  木老板对他,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就算没明示,但意思和心思都会表达得相当清楚,基本上不会像娄玉青这么含含糊糊模棱两可的。

  好在张文定能够确定,以娄玉青刚才的态度来看,今天应该不会为难他。

  这还只是刚接触,并没有谈及实质性的东西呢,就这样让人难以琢磨了,看来跟省里的领导打交道,自己的经验还是太欠缺了。

  张文定想到这些,心里更加觉得不能马虎,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并没有因为娄玉青所说的不要拘束而立刻放松,依旧端正地坐着,嘴里道:“谢谢娄厅。全省百来个县市,娄厅能够在百忙之中了解安青的困难、关注安青的发展、倾听安青人民的心声,这是整个安青的荣幸与幸运,我代表安青广大干部群众感谢您。”

  对张文定这恭敬的态度,娄玉青还是很满意的,回想起在随江紫霞会所时的不愉快,娄玉青有种极不真实的错觉。

  眼前这个张文定,和那天晚上的张文定,怎么就差别那么大呢?

  那天晚上的嚣张和现在的谦和,这反差、这对比,怎么就出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呢?

  娄玉青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也是见多了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人,可总觉得张文定跟那些人还是有些不同,具体不同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

  其实这也是他的一种错觉,如果张文定和省府二老板武贤齐扯不上关系,那么他肯定不会觉得张文定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了。

  不过怎么说呢,奉承话人人都爱听,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

  娄玉青是听过不少人的奉承话的,但大多数都是谄媚着说的,像张文定这么一本正经,还说得这么严肃的,倒是少见。

  他没觉得张文定是装,倒觉得这小子还是有点紧张——虽说跟武老板扯得上关系,可到底也就是个草根出身嘛。

  当然了,娄玉青也不会被张文定这一通恭敬的套话给弄得飘飘然,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慢条斯理道:“安青撤县建市,各方面的工作都面临着新的挑战与机遇,省领导很重视呀……民政工作,是你负责的么?”

  张文定点点头道:“嗯,我在安青就负责民政、计生、农林水等方面的工作……基层工作很充实,也有许多困难,这次到白漳来,就是向领导们求助来了……”

  说到这儿,张文定就顺势谈起了他分管工作中的困难,听起来是哪个地方都缺钱,他还拿出了文字性的东西。只不过这种文字性的东西,娄玉青是不会看的,他需要做的,只是发话签字,看这种东西的人,那是下面的具体处室。

  娄玉青在具体工作上的表现,又让张文定感受了一次意外。

  娄厅先前和张文定说话很含糊,可做事情却相当爽快,当着张文定的面就把相应处室的负责人叫了过来,在负责人说现在款子有困难之后,娄厅很严肃地说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安青人民的燃眉之急。

  领导下了死命令,下面人自然不再讲困难了,马上表示一定坚决执行领导的指示。

  最后落实的,还真就是五百万。

  张文定为表谢意,约娄厅晚上吃饭,娄厅表示晚上有约了,中午他请文定同志吃饭,到省里来了,就不能让下面的同志破费。

  中午饭还没开吃,张文定就接到苗玉珊的电话,说是昨天晚上那个雨虹区公安局副职董建设想见他一面。

  张文定正奇怪着董建设想干什么的时候,苗玉珊又说了个情况,董建设今天上午被雨虹区委领导叫去谈话了,而市局领导也在他被叫到区委去的时候突然跑到雨虹区分局检查工作,对他分管的工作提出了批评,据说幸好他不在场,若是他在场,恐怕市局领导都会骂娘。

  张文定没管苗玉珊是从哪儿了解到这些情况的,他只是心里一紧,这个,不会是楚菲搞的动作吧?

  又是区委又是市局的,这么大张旗鼓的,她就一点都不顾及身份么?

  偶然这个词既然能够被人们挂在嘴边,那应该就是出现得比较多的一种况,但偶然得过分了,那其中肯定有必然的因素在里面。

  昨天晚上楚菲离去之时才对董建设撂下狠话,会请白漳市公安局和雨虹区委关照董局长的,这才过了一晚上,狠话就变成了事实,就算真的是偶然,也要有人相信啊!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张文定是不信的。

  对于楚菲可能的报复,张文定是有心理准备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楚菲会这么迫不及待,这么不讲究。

  他觉得,以楚菲省委组织一号女儿的身份,因为私人恩怨要搞打击报复,有的是手段可以阴人于无形,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张牙舞爪。

  不过,楚菲这么干,张文定倒是不用太担心了。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事情,就只是楚菲自己找的人,并没有惊动省委楚部长。

  楚菲的母亲楚流苏在任省委组织一号之前,可是白漳市委一号来着。

  用脚趾头去猜,也能够猜得到楚流苏在白漳有多深的根基,随便发句话,就足以让董建设后悔一百次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