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九章 明月出天山

  前一秒董建设还在想不在乎多得罪一个,后一秒他想的就是能够少得罪一个,就少得罪一个了。

  心绪混乱中,董建设就忘记了在喊住张文定之前时所想的话,脸上表情就相当怪异了,吞吞吐吐道:“张县长说笑了,说笑了……请您指示,请您指示……”

  这货被楚菲的身份吓傻了吧?

  张文定暗自摇头,也懒得理会这家伙了,看了苗玉珊一眼,一个字都没留下,非常干脆地转身而去。

  苗玉珊眉头微微一皱,眼中神色却没什么变化。

  ……

  到徐莹家后,徐莹跟张文定抱了抱,便马上松开了手:“赶紧洗澡去,一身的味道,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别人要抽我也不能不让人抽呀。”张文定笑着道,“帮我冲半杯茶,喝得有点多,洗完澡就喝。”

  “赶紧洗去吧,大老爷。”徐莹调笑了一句,转身冲茶去了。

  现在冲个半杯茶,等张文定洗澡出来就冷了,再加半杯开水,喝的时候就正好。对张文定这种不把茶当茶喝的家伙,徐莹是相当的没办法啊。

  张文定洗澡的速度不算慢,算上脱衣服穿衣服的时间,也不超过十五分钟。

  洗澡出来,张文定就穿上了睡衣,自己动手往那半杯尚未完全冰冷的茶水里加了些热水,然后在徐莹身旁坐下,轻轻喝了一口,双手捧着杯,对徐莹道:“我明天一早就回随江,等几天再过来。”

  “嗯?”徐莹皱皱眉头,目光在张文定脸上扫了几下,缓缓道,“随江这几天很热闹啊。”

  张文定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便点点头,笑道:“是啊,很热闹。难得有这么热闹的场面,总要回去看一看,长长见识也不错。”

  徐莹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劝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回去倒不如在白漳多转转,这次不是到省里来要支持的吗?”

  “财政厅的款子已经批了,民政厅那边嘛……”张文定迟疑了一下,将茶杯放下,身子往后一靠,叹息一声道,“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换届年,大家都很忙啊。”

  徐莹当然明白他这个话里透出的种种意思,今年是换届年,民政厅的领导也许在忙着挪一挪位置,哪有心情理会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有风险也有机会,但处在换届年的话,风险就比机会大了许多,而且风险肯定在前面,就算是有机会,说不定也是给别人做嫁衣,何苦呢?

  “那,社会处的人,你还见不见?”徐莹沉吟了一下问道。

  社会事务处的人,张文定自然还是要见上一见的,他赶紧点头:“见,当然要见。明天没时间了,等几天吧,等几天我从随江过来,你安排。”

  徐莹点点头,没说话。

  张文定就抱住她,笑着道:“呵呵,我就是回去看看,我一个县里的干部,市里有什么热闹,也跟我没关系嘛。”

  “我自己都头疼不已,哪儿有精力管你许多哦。”徐莹靠在她怀里,半是娇怨半是叹息地说,“再等几个月,就有人天天管你了。”

  她虽然对张文定要和武玲结婚的事情看得很淡然,可她毕竟对张文定有了很深的感情,现在只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稍稍透出点情绪,也是正常的。

  这个话,张文定就不好接了,只能抱得她们用力一些。

  想到武玲,张文定就忍不住想到了武云,寻思着是不是给武云打个电话什么的。从包厢出来的时候董建设那绝望的神情让他颇为震动,想到昨天晚上楚菲离去之前所说的话,他心里没底啊——谁知道楚菲会不会对他张文定也出手呢?

  ……

  第二天吃过早餐,张文定便回了随江。他先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木老板忙得很,暂时没空见他,说晚上才有时间。

  木老板没时间,白科长却有时间,打电话给他,要见他。

  张文定和白珊珊是在紫霞会所见的面。

  武云还没来随江,张文定暂时就霸着青鸾庄,跟白珊珊在这儿说话不用担心什么。还有一个,也有点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意思在里面——武云你看看,我请女下属吃饭都在你的地盘上,让你的眼线盯着呢。

  白珊珊是个有心人,既然想到了自己所参与的事情跟市领导们有关,她自然就对各方面的情况多了一分关心。

  在张文定去省城那短短的时间中,她又了解到了一些情况,现在就给领导作个汇报。

  听着白珊珊的汇报,张文定开始只是在思索那些情况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可是想着想着,他突然间就有了一个念头,白珊珊这种人才放在旅游局确实是浪费了,应该要给她找个更大的舞台,至于她有没有那么好的命,就要看晚上了。

  在张文定的心中,一直都觉得“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话是相当有道理也相当有哲理的。除了跟徐莹是一个意外的情况,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坚守着做一只不吃窝边草的好兔子。

  他要等到晚上才会确定能不能给白珊珊一个更大的舞台,倒不是要白珊珊晚上跟他睡觉,而是他晚上要和木槿花见面——工作调动,有什么比找组织一号更合适的呢?

  木槿花没有在外面见张文定,而是在家里等着。

  张文定到的时候,鲁颜玉正在客厅等着,二人客气地打着招呼,随后鲁颜玉带着张文定上楼,一直走到书房门口才停下脚步,看着张文定轻声道:“老板今天很累,节奏……注意控制一下。”

  张文定觉得鲁颜玉今天的态度跟平时有点小小的差别,却没时间去细想,只是点点头,轻笑道:“谢谢,我知道了,有空一起坐坐。”

  鲁颜玉笑着点头应下,做了个请的手势,没有进去通报的意思。

  这个情况比较少见,张文定也不好主动提起要她先进去跟领导说一声,只能带着几分纳闷推门进去了。入眼所见,木槿花并没有坐着看书,而是站着在写字,写毛笔字。

  张文定的毛笔字写得马马虎虎不好不坏,不过见得多,眼光是差不到哪儿去的,入眼但见木老板的笔下已经写了十个字: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