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七章 这才是原因

  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张文定觉得还是先不要和娄玉青联系,如果娄玉青一下子拒绝了的话,就比较不好了。

  反正武云现在在白漳,倒不如先跟武云见个面。只要把那丫头哄好了,到时候拉着她一起,别说娄玉青这个副厅了,就算要见财政厅的一把手,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了,财政厅的一把手见了面会不会给钱,那就很难说了。毕竟武云只是武贤齐的女儿,不是武贤齐本人!

  想到就做,张文定一个电话打过去,武云很痛快地答应跟他见面,并且很霸道地安排了地方。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自然不会计较什么,不说二人的交情了,就她那个常务副省长女儿的身份,张文定就没办法定地方叫她过来啊。

  一段时间不见,武云整个人又有了些变化,几乎已经看不到青涩的影子了,站在张文定的面子,那神态跟武玲极为相似,看来没少受她小姑的影响。

  不过,比起武玲来,还是少了些沉淀,但却多了一分英武——她现在不管是心性还是拳法,都正在意气风发的时候,离返朴归真还有些距离。

  “丫头,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美。”一见面,张文定就开玩笑道。

  武云就笑道:“少跟我口花花,你这套对我没用,留着哄小姑去吧。”

  张文定哈哈笑道:“把你哄好了,比哄你小姑管用。”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武云翻了翻眼皮子,道,“你不是说明天才来的吗,怎么今天就来了?”

  张文定哄人的话那是张嘴就来:“我们家云云公主有指示,我左思右想,还是拖延不得呀,所以今天冒雨赶来了。”

  “哼,我还不知道你?纯粹就是个官迷!”武云瞟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行了,看在你态度不错的份上,只要今天酒喝好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张文定很干脆地站了起来,把酒倒满,直接就端起了杯子,对着武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不就是喝酒嘛,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酒量又长了!”

  “酒量长不长,你哪次又喝赢我了?”武云端起杯跟他碰了一下,一仰脖子便当先干了一杯,豪气十足。

  酒一喝开,二人就又回到了当初那种如兄弟般亲密的关系了。

  别看武云嘴上说得凶,实际上却并没有猛灌张文定,除了第一杯是一口干的之外,后面的酒,二人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边喝边聊天,聊目前的工作和生活,聊以后的规划和目标。

  不知不觉,一瓶茅台便被二人分了。

  武云感慨道:“也就跟你喝酒最自在。”

  张文定就笑着道:“怎么,最近是不是都在喝红酒没喝白酒啊?”

  武云拍了拍桌子上另一瓶还没拆开的茅台酒,道:“差不多吧,再分一瓶,怎么样?”

  “别喝了吧,现在刚刚好,明天我还有事呢。”张文定摇摇头道,“你这几天是休假,我是忙得不得了,四脚不沾地啊。”

  “县里的工作有那么忙?”武云问了一句,不等张文定回答,便又继续道,“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当官就那么有意思吗?”

  张文定道:“有没有意思这个就见仁见智了,不过,心里总会有份责任。”

  武云翻了翻眼皮子,对张文定这个话表示不屑,却也没有说他讲得虚伪之类,而是动手开酒。

  她才懒得管张文定明天有没有事,反正现在她正喝到了兴头上,要她马上就停下来,那是不行的,就算这瓶酒开了只喝一点点,那也得喝。

  张文定也没阻止的意思,看武云这意思,应该也不会喝得太狠,这第二瓶,再喝个三分之一,最多半瓶应该就差不多了。就算她要喝完,那也得陪着,还指望着她出面到财政厅领导面前镇场子呢。

  “以后你到南鹏去了,咱们见面的机会就比较少了呀。”张文定往嘴里塞了口菜,摇了摇头,却是不知道这话究竟要表露个什么心情。

  “在随江也没见过几次面。”武云说出这个话来,多少还是有点埋怨的味道,含义复杂地看了张文定一眼,她又道,“你和小姑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大家都挺关心的。”

  张文定就奇怪了,这丫头怎么关心起了这个?

  要说武家的人挺关心,这个话张文定相信,只不过他也明白,那些关心里面,恐怕味道也是各不相同的吧?

  “这个要看你小姑的意思了,我一切听她的指挥。”张文定给了这么个答案,很想问一下她家里有没有人忙着给她找对象,但又怕她反应太过激烈,还是没问,换了个问题道,“你明天没什么活动吧?”

  武云摇摇头,问:“怎么呢?”

  张文定知道这时候的武云又恢复那种直来直去的豪爽了,赶紧开门见山道:“明天我想请财政厅的领导吃个饭,想请你帮忙镇一下场面,最好能够帮我约一下。”

  武云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看着张文定,看了有两秒钟,才说话:“你这次来白漳是要钱的?我记得你好像是分管农林水的吧?到农业厅林业厅要点钱说得过去,财政厅的钱,不归你要吧?”

  这个话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了。

  你张文定只是个一般的县政府副职,跑到省里跟相关厅局要点钱下去,这个无可厚非,只要你自己有关系要得到;可是财政厅的钱,那是县政府一把手的事情,或者你们县里财政局长上来也行,你一个排名靠后的副职跑过来要,算怎么回事?

  张文定嘴唇动了动正要说,猛然灵光一闪,心中苦闷不已。

  正如武云所说,财政厅的钱,不归他要!现在不归他要,以前那笔五百万的款子,也不归他要!

  是的,那五百万是用农村工作的名义批下来的,然而他不应该直接找财政厅批。好吧,就算他要亲自找娄玉青,那当时也应该请县政府一把手姜慈出面,他从旁协助,这才算摆正了位置,而他直接从省财政厅要到了五百万,貌似有点打姜慈的脸的意思了。

  操,怪不得老姜硬要逼着自己来省里要钱了,原来根子在这儿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