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一章 架子很大

  不过,姜慈也不缺少跟厅级领导打交道的经验,他不明白樊钱为什么对他不满意,却也不去深想,马上就谄媚着接话道:“啊,是,是。樊厅长的指示很有道理,小姜我错了,自罚三杯。”

  你要面子,我就给你面子,姿态一低到底!

  姜慈也确实能屈能伸,一说完,直接就把手中那杯酒喝了,然后从服务员手中夺过酒瓶,自己给自己满上,又连干了两杯。

  樊钱看着姜慈,暗想这家伙倒也干脆。

  到了这种地步,她如果再摆架子就不好了。毕竟人是武云带过来的呢,她要是做得太过分,那就有打武云脸的嫌疑了。

  端起酒杯,樊钱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扫了姜慈一眼道:“姜县长好酒量啊。”

  这句话说完,她才把酒杯送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小口。

  姜慈心里总算好受了点了,若是樊钱刚才不喝一小口,那他都没台阶下了。不过通过这一出,他也明白了,这次到省城要钱,比想象中要难上许多啊。

  想到这儿,他情不自禁地就看了张文定一眼。

  张文定暗暗叫苦,轮到他敬酒了,可是看樊厅这个搞法,恐怕自己在她前面也难讨好吧?

  带着这份郁闷,张文定端着酒杯起身,来到樊钱身边,举杯敬道:“樊厅长,我敬您,祝您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由于前面姜慈一句聆听指示就被樊钱搞得差点下不了台,张文定在说话的时候就小心了许多,就用这个最平常也最万能的好话了,免得说别的又落到个跟姜慈一样的下场。

  他不是没想过武云可能把他和武家的关系告诉樊钱,但她觉得,以武云的性格,恐怕不会随便多嘴的。

  姜慈就把樊厅惹得不高兴了,他这个副职如果再让樊厅厌恶,那这个酒还怎么喝饭还怎么吃?

  最重要的是,想办的事情,怎么办?

  “小张……年轻有为啊。”樊钱估计自从上了副厅之后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张文定这么敬酒的,颇为意外地看了看张文定,坐着没站起来,端起酒杯,轻轻跟张文定碰了一下,看着张文定一口干了,她才把酒杯放到唇边轻轻润了一下。

  这个樊钱也挺有意思的,先给姜慈摆了脸色,但喝酒却小喝了一口;而对张文定说话客气一些,可喝酒的时候,却只在唇边沾了一下,舌头都没跟酒接触。

  光从她这个态度上,倒真不好说什么厚此薄彼。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樊厅长对安青县这两位,都不怎么感兴趣。

  张文定返回位子上,和姜慈对视了一眼,又看向武云,却没从武云脸上看出什么来。

  武云仿佛没看出来樊钱对姜慈和张文定不友善的态度似的,依旧和樊钱有说有笑,当然也没冷落姜慈和张文定,甚至连田九江和曾有为也照顾到了,大小姐的派头在她身上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商人的八面玲珑了。

  看着武云在酒桌上谈笑风生游刃有余,张文定只能暗叹人真的是会变的。谁能想到当初那个一言不合就喜欢用拳头讲道理的小丫头,不知不觉已经成长为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企业高管了。

  酒桌上虽然时不时就会有欢声笑语,然而气氛却并不热烈。

  这主要还是因为樊钱的态度而造成的,纵然姜慈和张文定也试图改变这个局面,可樊钱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嘴脸,令安青来的二位心都凉了半截。

  当然了,不管心情怎么样,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

  姜慈着重提了几句基层工作的困难和人民群众的需求,然后就感谢了上级部门的关怀与鼓励,这些上级中,财政厅自然是重点了。

  他这个话,没有直接问樊钱要钱,但意思表达得相当明白了,樊钱心里是明白的,也不好再摆什么冷脸,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姜慈的态度一直都是这么端正,她堂堂厅级领导,也不能表现得太没气量了。

  不过,樊钱也只是对安青的工作口头提了几句表扬,一个字都不提钱的事情。

  就仅仅今天这酒桌上的表现来看,樊钱跟她的名字倒是颇有点名符其实的意思了——烦钱嘛,所以提都不愿提。

  姜慈的一番努力没有达到想象中的目的,但也不能说毫无效果,至少樊钱的表情生动了许多,说话也不再像刚开始那般惜字如金。

  姜慈知道今天在这酒桌上,自己是属于人微言轻的那种,能够取得这个效果,那都是老天保佑了,所以,他再次看向了自己的副手。

  既然樊厅是张文定通过关系请出来的,不管张文定是不是早就认识樊厅,应该都能够说得上话——武总肯帮张文定把人请出来,想必到了关键时候,也不会不帮忙说话的。

  张文定也知道今天自己是没办法脱身事外的,既然帮了忙,那就要帮到底,至少也要显示出尽了最大的努力,若是帮到中途就躲到一边不管事了,那不仅仅不会令人感激,反而会令人憎恨。

  他可不希望费了一番力气,最终却换来姜慈无尽的怨气。

  当然了,张文定也不会认为自己在樊钱面前比姜慈更有面子,不过他发现樊钱对武云那是真客气,虽然这客气是冲着武云的父亲去的,可不管怎么说,她都很给武云面子。

  所以,张文定没有急着跟樊钱说话,而是看向了武云,笑着道:“武云,你妈妈这几天有空没?你也带她到紫霞山玩几天啊,她还没去过吧?”

  这个话说得相当突然,却也很自然,目的就是表明他跟武云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只是关系好那么简单。

  尽管刚才张文定和武云之间说话就显得很熟,可也表现得只是很熟,都没提到更深的关系去。

  先前樊钱还没来的时候,武云就邀请张文定明天去她家里吃饭了,这表明武云可能不愿意在樊钱面前显露出跟他的真实关系。

  其实张文定也不愿意这么做,毕竟跟武云的初衷不符。但现在没办法了,如果不稍稍透露一下,恐怕樊钱是不会松口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