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九章 有情况

  “行了行了,知道你对我好,真要买下次再买吧,今天有点累了,直接去酒店。”说话间,武玲就超了前面两台车了。

  张文定就点点头道:“嗯,也对,春宵一刻值千金呀,可不能浪费了。”

  武玲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嘴巴怎么越来越油了?”

  张文定张了张嘴巴,却没吐出话来,暗想武玲这话不是在怀疑他背着她泡妞吧?毕竟当初徐莹那个事情,要说武玲已经完全释怀了,张文定是不会相信的。

  当然了,张文定想到了这一点,却不会点明,嘿嘿笑道:“我嘴巴油不油,你最清楚了。”

  “呀,你,你能不能文明点,别这么坏行不行?还领导干部呢,什么素质呀!”武玲嘴里说得不怎么好听,可脸上却荡漾出了动人的微笑,还有丝丝春情。

  酒店房间里,缠绵过后的二人,轻声说话。

  “老婆,找个日子,把婚结了吧。等到安青撤县建市之后,工作就会很忙了,到时候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张文定搂着武玲,边温柔地吻她边说。

  武玲用头轻轻拱了拱他,轻轻地在鼻子里“嗯”了一声。

  “那你看什么时候好?”张文定问。

  “先跟你爸妈商量一下吧。”武玲想了想道,“还有干爹,让他给我们挑个日子。不一定要在安青撤县建市之前,其实下半年也不错,可以先领证,喜宴等到下半年再办。先在京城办,还是先在随江办?”

  张文定倒是没想过先领结婚证然后过几个月再办喜宴这种搞法,刚准备反对的时候,却又觉得这么干似乎也挺不错的。

  结婚证毕竟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很简单,可以早早地到民政局去办了,特别现在张文定在安青县里分管着民政工作,这领结婚证的事情,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但喜宴就不同了,那是两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事情,他们两个人既是主角,又是配角。

  说他们是主角,是因为喜宴上没他们不行;说他们是配角,是因为喜宴怎么办他们是管不了的,得按双方家长的意思来办。

  喜宴的事情急不得,要提前做好多准备,张文定家就那么些亲戚,准备时间不需要特别长,但武家那样的家族,女儿又嫁了一个草根出身的干部,这个婚礼喜宴注定要被许多人关注,不得不仔细又仔细,以免让人看了笑话。

  想通了这个事情,张文定就道:“嗯,也行。那我们明天回随江就去领证。”

  “啊?”武玲没料到张文定这么急,微张着嘴,表情怪怪地直盯着张文定。

  “不愿意啊?”张文定眨眨眼问。

  “没。”武玲马上摇头,微微笑了一下,道,“我只是,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快点好,现在干什么都讲究个快。”张文定嘿嘿笑道,“嗯,某些方面不能快。”

  武玲猛地在他肩头咬了一口,道:“你真的越来越下流了。”

  “上善若水,水往下流。你说我越来越下流,那就是变相地赞美我呀。老婆,你真会说话,赞美人都还拐着弯啊。”张文定哈哈大笑道,伸手在肩上抹了抹口水,丝毫没把这点点痛感放在心上。

  武玲也笑了起来:“这话要让道祖听到,不知道得多郁闷了。”

  张文定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祖那是什么境界,怎么可能跟你我这样的小角色计较?”

  “行了行了,我可不跟你这个假道士讨论道祖的境界。”武玲笑着道,“你说,我们结婚的话,你爸妈会不会同意?”

  张文定道:“肯定同意啊。”

  武玲就皱起了眉头,面带焦虑道:“我比你大那么多……”

  “别想那么多,我爸妈很喜欢你的。真的。”张文定看着武玲认真地说道,然后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深情地说,“不管你多大,都是我老婆,只能嫁给我,要是你敢不嫁……”

  “不嫁又怎么样?”武玲笑道。

  张文定道:“不嫁我就要采取措施了。”

  “我倒是想看看你会采取什么措施?”

  “你不嫁那我就嫁给你!”

  “无赖呀!”

  ……

  对于武玲的到来,张文定的父母是相当欢迎的。

  张文定没有当着武玲的面和他们讨论结婚的事情,而是找了个机会到厨房单独跟父亲沟通,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又趁武玲上卫生间的机会跟母亲说了说,母亲自然是说他的事情由他自己作主,并且问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办酒。

  张文定连忙说日子还没定,等明天到山上去见过师父了再说。

  吃饭的时候,张文定的父母对武玲就更加热情了。毕竟,儿子的女朋友和儿子的妻子,那感情自然是不一样的。

  今天张文定不会在父母这儿住,但也没有一吃饭就走,而是和武玲一起陪着父母陪到了晚上十一点,这才离开去过二人的小世界。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便带着武玲去了紫霞山。

  经过再三思索,二人还是决定先暂时不领结婚证,这种事儿,张文定的父母同意了,还得再去京城一趟,当面请示一下武玲的父母,不能让老人家觉得做小辈的对他们不够尊重。

  看到自己的宝贝徒弟和干女儿走到一起,吴长顺心里很开心。张文定和武玲请他给看一个好日子,他都懒得给二人排八字,直接开口就定在国庆节这天在随江办婚礼喜宴,至于在京城什么时候办,他不多嘴,由着武家自己安排。

  用吴长顺的话说,张文定现在身在官场,看什么日子都不如国庆节好。

  吴长顺这个意思,就是以男方家长自居了。

  老道士明白得很,这个事情,得他替张文定压阵才行,在随江举办酒的时候,京城那边肯定会来人,有他坐镇,京城过来的人也别想在张家面前趾高气扬;京城办酒的时候,他也得以张文定长辈的身份前去撑腰。

  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却偏偏是武老爷子的大哥,这一点,就足够了。

  这个事情暂时就这么定下来了,张文定本准备和武玲马上去一趟京城,可是随江突然间却出了一个传言,市委一号陈继恩病了,据说已经在京城住院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