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三章 相求

  王成水将张文定送到楼下,看着张文定的车子离开,他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今天和张文定这么说话,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张文定生气,但却又让张文定不能对他生气,所以他时不时挑逗张文定一下,却又还处处透出热情。

  张文定心里憋了气,不好对他发作,但却可能会转嫁到政法系统其他干部身上。

  政法系统中,跟外面打交道最多的,自然就是警察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张文定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和警察局又会闹点不愉快呢?

  那个时候,张文定自然就会回想起今天的事情,转而对警察局不爽。

  当然了,张文定如果和检察院、法院以及司法局闹出什么过节,对他这个政法委一把手也是有好处的。

  只要张文定对警察局不爽了,向东方就不会太好受,对他王成水往警察系统伸手就会有许多方便。

  就算是张文定没有和警察局发生什么矛盾,也没有跟另三家闹什么不愉快,他王成水也没有任何损失,而且通过今天这顿酒,将来就算有什么小摩擦,相信张文定也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一顿饭,加上一些张嘴就来的话,就搞定了一个潜在的不安分因素,值得啊!

  王成水跑到安青来当这个政法委一把手,最大的心病,就是逼得安青前任政法委一把手左正远走高飞了的张文定。

  如果张文定知道王成水心里在想些什么,恐怕也只能哭笑不得了。

  ……

  张文定并没有去省里,他哪有那么多项目可跑?

  他也没有多少钱去省里要,财政厅他已经要过了,别的相关厅局,该去的地方也去了,总要把手上的事情做完,看看有什么机会,再上去跑一跑。

  能从上面要到钱是能力,可他毕竟是政府的副职,把手上分管的工作干出成绩,才是正理。

  等到政府换届之后,他的分管工作肯定会有一些调整,趁着这段时间,他要好好干工作,尽量少留些遗憾。

  安青市委开了几次常委会了,可一直都没有研究人事问题。

  大家都不知道姚雷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一把手不想讨论人事问题,组织一号也不可能会把这个事情拿到常委会上说,一众常委们心里还是颇为着急的——谁都想提拔几个自己人啊。

  张文定谈不上着急,可也有点希望能够在政府换届前先讨论一部分人事问题。最近有不少干部往他那儿跑,他也挺看好几个人的。

  他只是个政府副职,没办法帮人家谋正职,可搞两三个位置不算很差的副职,想来还是难度不大的。

  虽然人事问题是党委的事情,可他也是市委常委嘛,在常委会上也是能够投票的。

  不过,现在乡镇政府都还没换届,随江市委换届也还在准备,各市县区的政府换届还有段时间等。

  这段时间,大家又可以多收些礼了,虽然张文定对那些礼没有兴趣,钱他不收,但一些物质性的东西,还是可随手赏给身边人,也是不错的。

  现在他当选了安青市委常委,不仅仅安青有人巴结他,就连随江市里一些处级干部,也常常给他打电话,要请他吃饭。

  他知道,那些人不是想巴结他,而是想通过他巴结主持随江市委全面工作的木槿花。

  甚至还有人仅仅只是想通过张文定穿针引线,认识一下木槿花的秘书白珊珊。

  这让张文定感慨不已,他这一路走来,只是在舅舅坐冷板凳之后遇到徐莹之前的那一段日子比较郁闷,之后可以说是急速地往上蹿,基本上都是领导主动照顾他,他倒没有体会过别的干部想向领导汇报工作却连领导面都见不着的无奈。

  不过,总算是在体制内混的,他也明白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大有人在。

  以前木槿花刚刚被任命为市委二号的时候,就有许多人想走他的路子,那时候他是能推就推。现在也一样,能够推的,他都尽量推了,可是有些关系,真的推不掉,那也就只能答应一起吃个饭了。

  比如说,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覃浩波打电话要请张文定吃饭,张文定就不好推,不止不好推,还很热情地说:“好久没跟老领导一起喝酒了,哪儿能要你请我呀。这样,明天我回随江,紫霞会所,我请老领导。”

  “哎呀,文定你不要搞得这么客气,我是有事求你帮忙,你请我,这算怎么回事?”覃浩波这个话说得相当坦荡,毕竟是老领导,毕竟当初对张文定还是颇多照顾的,这种时候,用这样的语调说话,更显得当初感情深厚呀。

  不得不说,覃浩波确实是个人物。

  他在开发区管委会算是三朝元老了,服侍过三位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屁股还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没有提上去,但也没有被调开,着实是个奇迹。

  张文定心里明白,覃浩波要他帮的是什么忙。

  上次覃浩波就跟他提起过,甚至还请动了徐莹,希望能够接任开发区纪工委书记的职务,但是呢,他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木槿花说,而且那是市纪委的事情,木槿花当时的身份,不适合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事情就搁置了。

  没想到,现在覃浩波又来求了,不过这一次,恐怕目光不再局限于开发区了吧?

  “老领导,你要再说一个求字,我可就没脸见你了。你的情况,我跟领导汇报过,要等时机。”张文定说着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道,“其实这种事情,我在领导面前说话没什么效果,你是开发区的元老了,开发区出来的干部,你哪个不知根知底呀。”

  这个话,就是要覃浩波去找白珊珊,那才是正途。

  毕竟,白珊珊现在可是木槿花的身边人呢。

  覃浩波道:“熟悉是熟悉,可我也就在你面前才好说话啊。要不这样,借你的金面,帮我约一下白科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