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五章 尊重

  这话说得诚恳,都自称老主任了,可覃浩波却是忘记了,张文定以前都是喊他局长的,基本上没怎么叫过主任——那时候覃浩波兼着开发区人力资源局的一把手,而开发区管委会正副主任有几个,很多场合,叫他主任不合适。

  张文定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如果木槿花还是随江市委组织一号,如果他还是随江市委组织干部一科当副职,帮覃浩波这个帮倒还真的没有什么难度。

  至于现在嘛,他在木槿花心中的份量肯定是更重了,可要在这种事情上帮覃浩波出力,倒是没以前那么方便了。

  “老主任你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组织上最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有能力有经验又稳重的干部,可不能说老呀。”张文定笑着奉承了一句,然后才正色道,“市委换届前,估计难度比较大。”

  现在木槿花主持随江市委全面工作,还是重用了不少人的。

  当然了,换届在即,她现在也不是一把手,所以各部门的一把手并没有马上调整,有副职主持工作的,有些已经开始组织考察,等考察过后,先拟任局党组书记之类的,等到市委换届,然后年底市政府换届完毕之后,再来个大调整。

  覃浩波一下子就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赶紧笑着点头道:“这个我明白,还要你多费心啊。这次市委换届,木老板应该要坐正位子了吧?”

  “这个都是省委领导考虑的事情,哪儿轮得到我们来操心呀。”张文定中规中矩地来了一句,然后笑着道,“你的事情,我费不了什么心,最多帮忙敲敲边鼓,主要还是要靠白珊珊。呆会儿她来了,你跟她讲,她经常跟在领导边上,有些机会稍纵即逝,她肯帮你留意一下,你的机会就大多了。”

  这个道理,覃浩波当然是明白的,不过,他跟白珊珊的关系一般,贸然找上门,白珊珊虽说不会不见他,甚至也可能不会拒绝他,但即使说了会帮他留意着,恐怕也就是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帮他留意的,更别说帮他在木槿花那里进言了。

  所以,他的希望,还是要放在张文定身上。

  只要张文定肯帮忙,不管是直接找木槿花的关系,还是通过白珊珊,那比他自己活动要效果显著得多——谁不知道白珊珊是张文定一手提拔起来的?

  甚至还有人说,白珊珊能够当上木槿花的秘书,都是张文定向木槿花推荐的。

  对这个说法,覃浩波是相信的。

  要不是张文定出面,市委那么多笔杆子,怎么突然就从旅游局把白珊珊给调了过去呢?没听说过白珊珊会写东西啊。

  当然了,市委二号的秘书,光笔杆子可以肯定是不行的,可是笔杆子不行,那就有点说不通了。

  别人没从这里面看出什么道道,可覃浩波却看出来了些东西,张文定在木槿花心目中的分量,自己以前还是低估了啊——秘书的人选都能够推荐,还是那种写东西不出彩的人,别的职位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张文定现在着重提到了白珊珊,也有其道理。

  不管张文定是真的不方便帮他去走木槿花的路子,还是略带推辞,他这时候都不可能继续缠纠着,只能先顺着张文定的话道:“现在好多人都想认识白科长,不过白科长只认你呀。当初你到开发区,也是咱们的缘分呀。”

  “是呀,在开发区的时候,要不是老领导你照顾我,说不定我现在都还一事无成呢。”张文定感慨道,心里想到了徐莹。

  那时候,他在开发区已经受尽了白眼和排挤,若不是覃浩波叫他给徐莹当一次临时司机,他也就不会和徐莹发生那么多事情,不和徐莹发生那些事情,徐莹就不会把他放到招商局去,他就不会认识黄欣黛、武云、武玲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他现在的风光。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覃浩波呢。

  覃浩波的滴水之恩,他也愿意涌泉相报。

  对于张文定还记得自己的好,覃浩波也是很受用的。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二人先吃喝着,覃浩波的打算是,等到白珊珊来了之后,再上一桌子菜就是了,总不能让张文定继续等着。二人喝着酒,谈论一些随江市官场上的事情,比如哪个部门现在又热起来了,哪个人物现在又受到重用了等等。

  就这么聊着,不知不觉间,二人就已经分了一瓶酒,虽然没醉,却也有些兴奋的意思了。

  这时候,白珊珊也来了。

  他跟张文定一样,没有提前打电话,而是直奔青鸾庄,到了之后便由服务员引着上楼来了。

  覃浩波一见到白珊珊,赶紧站起了身,笑着道:“白科长,好久不见,怎么没通知一下?我都没来得及下去迎接,哎呀,你看,这个搞得,真是不好意思。”

  张文定也站了起来,他觉得覃浩波这个话味道有点怪,不过还是相当给白珊珊面子。

  他其实不想站起来的,可覃浩波是他的老领导,老领导都站起来了,他就不好坐着了,也只能跟着站起来,但却没说话,只是微笑看着白珊珊。

  白珊珊笑着道:“覃主任你这么说就折煞我了。劳两位领导久等,两位领导请坐。”

  “你请坐,你请坐。”覃浩波伸手道。

  白珊珊笑道:“覃主任你先坐,就别为难我了。你们不坐,我要就这么坐了,回头张县长还不得批评我?”

  张文定笑道:“我可没那么大胆子批评你。老领导,坐吧。”

  说着,他又转向白珊珊:“喝点什么?”

  说着这话,他自己就当先坐下了。

  他知道,如果他不坐,覃浩波是不会坐的,反正先前他已经陪着覃浩波站起来了一次,很给覃浩波面子了,现在当先坐下,也没什么。毕竟他现在是安青市委常委、安青市副市长了,级别和实权都摆在那儿,有那个资格先坐。

  白珊珊和覃浩波几乎是同时坐下,边坐的时候,她还边说:“我还是想喝果汁,不过陪二位领导,不喝点酒恐怕也不行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