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八章 苦恼

  “行吧,听你的,现在你是领导。”张文定一脸无奈地说。

  白珊珊就笑了起来:“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领导。走吧,领导,哦对了,给你舅舅打个电话吧,看他有没有时间。”

  “嗯?”张文定本欲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直视着白珊珊。

  他自然明白,白珊珊突然说要让他舅舅出来,肯定不是为了覃浩波的事情。

  白珊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嗯什么嗯?他是你舅舅,我还会害他不成?”

  张文定顿时明白了,舅舅极有可能要受到重用了,重用到什么程度呢?

  他心中一动,边掏电话边笑着试探道:“哈哈,有什么好事你先跟我说一下嘛,不会是秘书长要动一动了吧?”

  张文定问这个话的目的,倒不是想知道他舅舅严红军工作上会有什么调整,也不是真的关心市委秘书长杨宇的工作有没有什么调动。而是想知道,木槿花会不会在随江市委换届之前,由省里直接任命为随江市委一号。

  如果木槿花当了市委一号,极有可能会换个新的市委秘书长。如果是别的人当市委一号,那么对市委秘书长的调整,白珊珊现在肯定是听不到风声的。

  所以,他这个问题问的是杨宇,实际上,关心的却是木槿花。

  白珊珊笑着道:“领导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江东路上新开了个茶楼,搞得不错,很安静。赶紧打电话吧。”

  说完,她站起了身。

  张文定也不再多问,接通电话,也不问严红军这时候休息了没有,直接就约他到江东路上新开的茶楼见面。

  他扭头问白珊珊茶楼名字的时候,严红军却说他知道——江东路上就一家茶楼,那茶楼前几天才开业,严红军跟老板还认识。

  挂断电话的时候,刚刚走下楼,张文定很奇怪白珊珊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该不会也认识老板吧?她白科长要喝茶,哪个酒店会所喝不得,偏偏要跑到一个新开的茶楼里去?

  想了想,他还是没问她,呆会儿到了地方,看她会不会把茶楼老板叫出来吧。

  严红军和张文定之间倒是不需要那么多讲究,不存在什么摆架子不摆架子的搞法,见面的时候哪个先到哪个后到都无所谓。

  不过,今天张文定打电话的语气跟平时有些不同,严红军心中就有数了。

  今天晚上见面,肯定不止张文定一个人,他跟张文定说了和茶楼的老板认识,可张文定却没有接话,他就知道了,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先不要和茶楼老板联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严红军现在的行情是不怎么样,但当年也是角色,眼力和心机都是相当出色的。

  张文定虽然没有透露什么,可他还是相当谨慎,不管张文定是不是陪着领导在一起,他都希望能够抢在张文定之前去茶楼——如果张文定真跟领导在一起,那他先去等着就显得态度很端正,如果张文定只是跟一般的干部一起,也显得他很平易近人、不摆架子。

  张文定和白珊珊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了严红军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了茶楼,并报上了包厢号。

  张文定没有用司机,而是在紫霞会所开了台车出来,车上就他和白珊珊两个人,挂断电话后,准备对白珊珊说一声的时候,但白珊珊正在接电话,等白珊珊这个电话接完,他又不想说了。

  电话接完,白珊珊就是一声长叹。

  “你现在日子好过,叹什么气啊。”张文定笑着道。

  白珊珊苦笑了一声,摇摇头,翻看着手机道:“该叹气的时候就叹呗。昨天听到个段子,我讲给你听啊。”

  张文定在酒桌上听过不少女同志讲段子,有时候显得很粗俗,有时候却又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貌似没听白珊珊讲过,更别说现在不是在酒桌上而是在车上了。

  他知道,白珊珊不是那种喜欢讲段子的人,更别提现在当了领导秘书,更应该明白谨言慎行的道理,可她现在面对他的时候,说话像是没一点顾忌似的。

  他在心里暗叹,这次恐怕她不仅仅只是表达一下暧昧,甚至有可能说个段子来调戏他。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好说他不想听。

  白珊珊只是告诉张文定她想干什么,而并不是在征求张文定的意见,所以他也不需要张文定同意或者反对,可还没等她开口,手机又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她妈打来的电话,不接不行。

  “妈。”接通电话,白珊珊颇有些头痛地叫了一声,然后嗯嗯啊啊了几句之后,猛地提高了声音,“不行,我没时间,就这样,我在陪领导。”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两眼望着前面望了几秒钟,然后才对张文定道:“有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自从我到市委之后,我妈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唉,局长,教教我这个问题怎么处理才好?”

  白珊珊现在是木槿花的秘书,她父亲在外地做工程,那别人找她的关系不好找,自然就要从她母亲身上下工夫了。

  这一点,张文定不用想都明白。

  有些人白珊珊可以不见,或者说见了也可以不多理会,但她母亲是做生意的,本来结识的人就多,现在母凭女贵,别说不可能会得罪那些去讨好她的人,说不定还想借此机会多做几笔生意呢。

  张文定接触过白珊珊的母亲冰沧水,知道那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也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人。

  如果白珊珊仅仅只是普通公务员,或者一个实权不重的科级干部,那也没什么,可白珊珊现在是木槿花的秘书,级别不高,但代表着木老板的脸面。那冷沧水如果一时头脑发热,极有可能就会给白珊珊惹下什么祸事。

  这个事情要认真对待呀。

  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张文定也听说过有些官员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时候,自己没有收礼受贿,可因为家人突然间被人奉承得有些飘飘然,再加上有点贪财而断了前程的事情。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