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三章 坏事

  张文定没有感觉到那两位在部委任职的副司长有什么特别的傲气,不过面对他这么一个小地方的副处级干部,那两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优越感,那也是比较明显的。

  总之,张文定没有觉得比和随江的市领导在一起更不自在,这就不错了。他可是听说过不少领导到京城跑项目的时候,那些部委里的司长处长们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了的,所以有心理准备。

  当然了,或许这也是他没有事情要求人家,所以人家没有摆多大的谱。

  毕竟,人不求人一般高嘛,再加上有武玲和黄欣黛在场,气氛总是不会出大问题的。而且,张文定知道,武玲这是希望他多结交一些人,将来肯定用得着,他倒也不会胡乱表现自己的个性。

  现在的张副市长,轻易不会展示个性的。

  这样的见面,时间不会很短,但也不可能特别长,晚上十点的时候就散了。

  不过,张文定和武玲倒是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和黄欣黛一起又换了个地方喝茶——黄欣黛说了个地方,武玲没有表示反对,张文定更不可能反对了。

  喝茶的时候,又认识了两个人了,其中一个对安青表示出了一定的兴趣,和张文定交谈了几句,露出想去安青搞点项目的意思。在得知张文定分管的是农林水之后,兴趣就少了一点,但还是显得比较热情。

  另一个就比较云淡风清了,对张文定的兴趣不大,却很想套武玲的近乎,看样子知道武玲的身份,貌似还想跟圣金鲲公司谈点什么合作。武玲看在黄欣黛的面子上没有当场拒绝,却也没答应,只说她现在都不管公司的事了。

  这一场下来,已经过了零点,张文定和武玲这才回了住所。

  在京城只呆了三天,张文定便回了石盘,也没在白漳多作停留,一下飞机就直接返回了随江,在随江向木槿花汇报了一下工作,又匆匆回了安青。

  刚到安青,便接到覃浩波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随江,看看他舅舅什么时候有空,大家一起坐一坐。

  张文定这才想起来,还要给覃浩波作个介绍的,不禁颇为无奈,只感慨自己现在工作还不是很多就这么容易忘事,等以后工作忙起来可怎么得了呀——私事不可能让通讯员当公事记下来,而他自己也不至于随身带个小本子记事,记手机里都嫌烦呢。

  不过,覃浩波的事儿,他还是比较上心。

  这种事情,打个电话是不行的,他必须得亲自把舅舅严红军请出来才行,想了想,他只能说周五晚上了。

  然而,很多时候,计划不如变化。

  张文定想着周五回随江去的,可周五下午刚一上班,郑举就脸色凝重地向他汇报道:“老板,附阳镇陈家坝村的水渠工程出现了安全事故,一个人可能已经当场死亡,十几个人受伤较重,附阳镇医院的急救车已经过去了,急救电话也打到了人民医院和二医院。”

  一听到这个消息,张文定心就是一抽,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郑举,问:“怎么可能?怎么回事?”

  附阳镇陈家坝村的水渠工程,是用来方便农田灌溉的水利工程。

  张文定还在水利局领导的陪同下,到那地方看过,然后才决定拨款子的。要说修水渠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个把人,这个意外的情况是有的,但怎么会死人,并且还有十几个人受伤较重?

  郑举还没来得及回答,姜慈的秘书黄木岗突然间过来了:“张市长,市长请你过去一下。”

  听到黄木岗的话,张文定就觉得,在这个时候,姜慈找他,应该不是为了郑举所说的那个事故。

  他明白他现在得到了消息,姜慈肯定也得到了消息,但这个事情应该是他主动去向姜慈汇报,而不是姜慈先找他。当然了,如果出了事情之后他拖着不肯主动汇报,那姜慈就有理由找他了,但现在不是才知道消息么?

  “嗯。”张文定冲黄木岗点点头,也没有问他姜慈要自己过去到底有什么事情。

  黄木岗看出了张文定脸色有些不好,也没多作停留。

  张文定没管黄木岗的去留,只是对郑举道:“继续讲。”

  刚才张文定问了问题,郑举还没来得及讲,黄木岗就跑过来插了话。现在,张文定其实应该再问郑举一遍,可他要让郑举继续讲,郑举自然也明白应该怎么继续,应该讲些什么。

  他知道,老板马上就要去见姜老板,不可能给他很多时间让他详细地说,再说了,他目前对情况了解得也并不是特别详细,所以脑子里一转,很快就组织好了语言,不到一分钟,就把事故简单地说了个大概。

  修水渠是离不了石头的,一辆运石头的车在装好石头来到修水渠的地方,在下石头之前摆位置倒车的时候,意外地翻车了,有人被车擦了压了,有人被石头砸了。

  至于翻车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现在还只有附阳镇医院的急救车过去呢,市人民医院和二医院的急救车可能还才刚刚开出医院大门,领导们还在听取汇报,事故原因当然还在调查中了,也只能在调查中。

  听到是这么个情况,张文定别提多恼火了。

  陈家坝村他去过,虽然印象已经比较模糊了,可也没有完全忘记,至少他记得,陈家坝的山确实高,可修水渠的地方,是在一个比较平坦的水田边。

  陈家坝既然被叫做坝,那自然是有那么一个坝子,哪怕那个坝子已经蓄不了水了。坝子没有水了,坝子下的水沟里还有水,高山出好水嘛。

  只不过,沟里的水不是很多,而一到汛期呢,又容易出现山洪,把沟边的水田冲垮。

  所以,陈家坝的水渠,功能是集灌溉和水土保护为一体的。而运砂石水泥的车,都是从农田里过去的——陈家坝的山虽然高,可两间之的山谷也挺宽的,一年适合种两季水稻,这时候早稻已收割晚稻还没下秧,正是修水渠的好时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