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一章 明白

  白珊珊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张文定,面带微笑地点点头。

  张文定心中狂喜,木槿花终于要当一把手了,不再是以副职的身份主持市委全面工作,而是要堂堂正正地成为整个随江的一姐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振奋了。

  虽然很多人在猜测,省里应该会让木槿花当一把手,可毕竟只是猜测,现在看来,木老板主持工作的这段时间,还是很让省里很满意的。张文定原本这次并不一定要见木槿花的,可听到这个消息,他觉得一定要见一见表个忠心才行。

  一念及此,张文定很果断地再次伏到白珊珊耳边道:“老板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安排一下。”

  别的处级干部要找木槿花汇报工作,都是求人的语气,生怕态度不端正惹得白珊珊不舒服,从中坏事。张文定就没有这个顾忌,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没有一点点求人的语气。

  白珊珊丝毫都没有在意张文定的语气,笑道:“你还要安排?行,如果有时间,我给你打电话。”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了,明天后天,木槿花可能都没有时间。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白珊珊安排不出来时间,但他可以自己给木槿花打电话嘛,就算木槿花没时间,他把心意表示到了也就行了。

  散场后,张文定回家去睡了。不是回他和徐莹一起买房子的那里,而是回了他父母的家。就算不在家里多呆,但至少明天早上可以陪父母吃个早饭嘛。

  回到家,和以为进了小偷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张文定便去洗了个澡,然后在睡觉之前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手机,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刚刚唱歌的时候交换了电话号码的卢美茹打来的。

  他不清楚卢美茹这么半夜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也懒得回电话,直接睡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张文定给木槿花打电话:“老板,我回随江了,有些工作,想向您作个汇报。”

  “你的能力我是放心的,最近比较忙,你就不用过来了。不过……”木槿花婉拒了张文定的汇报请求,但还是在电话里对他颇多勉励,一通电话讲了十来分钟,很给他面子了。

  张文定谨记着木槿花的教诲,团结同志,把工作做好。他回到安青后,认真干着工作的同时,也在等着省里对随江市里主要领导的任免决定。

  其实不仅仅只是他在等,整个随江大多数处级干部和一些消息灵通的科级干部都在等,正式任命还没下来,小道消息倒是已经传得差不多了——这次大家传的消息都还差不多,看来这个小道消息也是统一了思想之后才传出来的。

  随江市委倒是沉得住气,到了星期三的时候,居然还没有下达开会的文件,这让有些人渐渐坐不住了,该不会省里又要搞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吧?

  别人在操心高洪的去留问题,张文定却在恼火着——他在安青市府门口被人拦了车,一个小姑娘直接跪在了他的车前面,要不是司机眼明脚快,差点就要酿成惨案了。

  现在没出现交通事故,可在市府大门口搞出这么一个事情,张文定也知道肯定被许多双眼睛看着的,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话来呢。

  跪在地上的小姑娘他认识,毕竟前几天才见过一次,是附阳镇陈家坝村那个长得有些标致但皮肤比较黑的小姑娘陈小花。

  张文定共去了两次陈家坝村,第一次是视察工作,第二次是处理问题。两次去,两次都表现得很亲民,这一次又是在市政府门口被小姑娘跪着拦了车,他也不得不再次表现出亲民的一面,请陈小花和她的族中长辈进办公楼里说话了。

  当然了,亲民归亲民,在这种情况下,去他的办公室有点不合适,所以就去了间会议室——他可不想再被人叫青天了。

  在会议室,郑举临时充当服务员给陈小花和她的几个长辈都泡了茶,张文定面色和蔼地问起了陈小花的学习情况,然后话题才关心起了陈小花父亲的后事办好了没——今天被拦车的事搞得心里很不爽,张文定都没在意人死为大的规矩了。

  张小花面带戚容泪眼朦胧,声音怯怯的,那张黑黑的小脸看得格外惹人垂怜。然而张文定现在却是轻易不会被她所打动了,这姑娘年纪是小,但是胆子大啊,要知道那直接往正开着的车前跪倒,可是有着生命危险的——万一司机刹车踩得慢了点呢?

  当然了,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张文定大部分的恼火还是记在了小姑娘的长辈身上。

  有你们这么闹事的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孙子给他们出的主意,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老子的车牌,狗日的就没一个人安好心的。

  问了陈小花父亲的后事,自然还要问陈小花的来意。

  今天跪地拦车的是陈小花,张文定就只问陈小花,不问陪她来的几个长辈。小姑娘就算是胆子天大,但毕竟年纪小,比那些成年人要好应付哈。

  陈小花在来之前肯定是被族里长辈叮嘱教导过的,说话虽然还很是紧张,但基本的事情还是说了个大概。

  这是上个星期的遗留问题。

  上个星期,附阳镇陈家坝村修水渠出现了事故,不过当时附阳镇的处理方法中规中矩,把坏事变好事了,张文定觉得,事情应该就到此为止,结束了。

  这种事情,既然报上去了,基本上也就定了,谁还会无聊到去一点点认真对质吗?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王道啊!

  然而就是张文定认为已经没有了问题的事情,居然还真就闹出问题来了。

  那个肇事的司机陈福生不仅仅没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还被公安机关给放出来了。而且,由于时间短,市综治委对于附阳镇报上去的见义勇为事迹还没有下定论,嘉奖无从谈起,更别提奖金什么的了。

  如此一来,陈小花同学死了父亲的赔偿款,在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拿得到了。

  最可气的是,那司机陈福生只准备给陈小花赔偿两万元钱了事。说到这里,陪着陈小花一起来的长辈都哭了起来,一条人命只值两万啊!凶手逍遥法外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