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四章 视察

  在水果基地视察的时候,张文定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不像大晴天有亲手采摘水果让阳光照在脸上的乐趣,可看着果实上那不停滴落的雨水,一种成就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然而,这成就感并没有让张文定喜悦多长时间,就被郑举给打破了。

  郑举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表情,轻轻在张文定耳边说道:“附阳镇那个陈小花,又去市里了!”

  张文定这时候正兴致勃勃地听着水果基地的技术员在讲解,被郑举这么一打岔,他脸上的肌肉就抽搐了一下,狠狠地瞪了郑举一眼,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到雨里去。

  这小子,真是太煞风景了,孟冬寒和黄中举这是吃错药了吗?

  郑举知道领导这时候心里很恼火,可还是硬着头皮把更劲爆的消息说了出来:“还有记者想采访。”

  不等郑举说完,张文定就忍不住哼了一声。

  妈的,居然还招来了记者,陈小花这丫头是想干什么?这背后到底是谁那么不安分?看来自己在安青这些时间还是太过低调和温柔了,以至于别人都忘记了他当初的凶残。

  看来,还是要时不时的搞出点大动静才行啊。

  郑举说话本来声音就小,被张文定这一声冷哼,干脆就什么都不说了。

  跟在张文定身边的人虽然并没有听见郑举对张文定所说的悄悄话,可却看到了张文定脸上神色的变化,都心中凛然,看来张市长在生气了,可千万别触了他的霉头啊。

  ……

  张文定没有马上返回安青市内,而是继续视察着工作。

  现在陈小花在市府,还有记者,他马上赶回去的话,会陷入被动,也容易落人口实——听到有记者来,你连正常的视察行程都不顾了,匆匆忙忙赶回来,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内幕啊?

  而且,如果他真的马上返回的话,在别人眼里,也会显得他太过软弱了。一遇到点事情就慌张,连正常的工作都不顾了,欠稳重、不镇定啊。

  陈小花第一次去市政府的时候,张文定接待了她,显得亲民,第二次去,张文定就可以不接待了,这个没人能够指责他。

  如果随便来个人他都要亲自接待,那工作还怎么开展?而他不忙着回去,一方面可以显示自己行得正坐得稳,另一方面,也可以多些时间准备,方便回到市里之后的种种应对。

  当然了,之后的视察,也就不像先前那么用心了。

  反正今天下雨,原本也没有安排太多在雨中视察的时间,该拍的镜头,电视台都已经拍好了,镇里的人觉得,先回镇上才是正理。是休息,是开会,或者是吃饭,都按张文定的意思来就是了。

  到了镇上,张文定就直接进房间休息了。

  雨天视察工作,从外面回来后,洗个澡休息一下之后才吃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常识了。郑举都不用请示,直接就向镇上的人传达了这个意思。

  张文定没有洗澡,只是洗了个脸,也没有休息,而是在了解消息。

  他的消息渠道,当然不止郑举一个人。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的不同寻常,知道了有人想把这个事情搞大,目标正是他张文定。

  这是一个让人相当恼火的情况,而他通过了解,则知道了一个更令人恼火的情况,许多人都知道了陈家坝村发生了事故。

  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传言,说是那个司机陈福生因为计划生育而对社会不满,所以才在开车的时候一时想不开,报复社会的。

  这个传言令张文定相当不舒服,但还有种说法,张文定听得想打人了,也不知道是传言传变了样,还是有人故意要黑张文定,就着陈福生请附阳镇计生办的人吃饭喝酒然后开车这个话题来展开,说是安青各乡镇的计生办其实都是这种作风,安青各乡镇生二胎甚至是三胎的情况十分严重,甚至四胎都不少见,安青的计生工作,问题……很严重啊!

  这个说法听得张文定差点就要砸手机了。

  尼玛,明明一个安全生产事故,或者说一个交通安全事故,怎么就被他们给扯到计生工作头上了啊?这是谁跟他过不去,有那么强横猛烈的深仇大恨么?

  当初张文定不是很在意此事,还是因为不管是交通安全还是生产建设安全,都不是他分管的工作,别人就算是把事情搞大了,责任也到不了他头上。可是现在倒好,事情一扯上计生工作,偏偏计生工作也是他分管的,这还就真是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不过,他也明白,这种情况,想要尽快地找出是谁在背后搞鬼,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毕竟,现在陈小花受到的关注比较多,而记者嘛,这个也是个线索,可线索不明显,别人想搞他,不见得就要动用熟悉的媒体嘛。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想好怎么应对才好,至于推动事件发展的背后之人,总会找出来的。

  妈的,狗日的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张文定正在心里暗骂着,姜慈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文定同志,你在哪里?”

  姜慈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张文定脑子里电光火石间一转,道:“在苏河,市长有什么指示?”

  姜慈的声音还是没有丝毫感情,也不说有什么事情,淡淡然道:“什么时候回来?”

  领导这么问,你千万别以为他真的是在问,而要把疑问句当成祈使句才行。

  张文定自然是有这种觉悟的,马上接口道:“马上就回来。”

  “唔,好。”姜慈说了这两个字,也不等张文定再开口,就很痛快地挂断了电话。

  张文定将手机丢到一边,他揉了揉眉头,暗想姜慈的态度不明,对他来说不是好事,但也不算太坏,至少,没有一把手的打压,他的反击就会少许多阻力。

  当然了,如果能够得到一把手的支持,有些事情,他做起来就会容易许多了。

  对郑举吩咐了一声,也没时间在苏河吃饭了,张文定又简单地和苏河镇的班子说了几句话,便往安青市赶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