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七章 暗示

  采访的时候,以刘少保为主,华友玫偶尔会插几句话。

  可能是刘少保对华友玫做了什么暗示,华友玫插话的时候比刚开始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刘少保的采访属于和风细雨的风格,采访侧重的方向,也在工作上,着重问在工作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张文定如何处理,对张文定在随江市旅游局当副局长的时候下悬崖救人的事情,他还细问了几句,并表达了他的感动和钦佩。

  当然了,以前的工作,问得并不多。

  刘少保的主要目的,还是张文定目前的工作,毕竟采访以现在为主,而且,目前的工作,也才能够把话题引到附阳镇陈家坝村的事件上去。

  一个老练的记者,知道如何营造气氛。

  刘少保的打算是,先在陈家坝村的水渠事故上抛出几个颇有分量的问题来,让张文定不好回答,然后,他再把话题转到计生工作上——陈福生可是因为请计生办的人喝酒才把车给开出事故了的哇。

  刘少保先通过那些对话,和张文定把气氛搞得友好起来,到最后施出杀手锏的时候,就算张文定不回答他的问题,也应该不会搞得太难堪。

  虽然他是受人之托过来的,可为了别人的事情,把自己陷进去了,那就太不合算了——这么年轻的实职副处,会没点手腕?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到安青来的任务,是报社领导派下来的。

  刘少保在报社算是那位领导的人,可是今年有几次事情,那位领导搞得他很伤心,虽说还不至于让他改换门庭另谋出路,但对那位领导也算是看透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死心塌地赴汤蹈火。

  这次的事情,他来得也是不情不愿的,所以干工作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怎么样把领导交待的任务圆满完成,而是给自己先留条后路。

  在留后路的同时,又能够把领导交待的任务完成,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虽然大家不在同一个省份,不需要做朋友,但也没必要结什么深仇大恨呀。

  张文定不太清楚刘少保内心深处的打算,却知道这是个圆滑的人,心机深沉,不好糊弄,却也不会轻易跟人翻脸。刚才刘少保所问的话题,就已经把这个不想结仇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他能够明白。

  但是,能够明白,并不代表他就有多理解刘少保——你特么的一点规矩都不讲,直接就逼到老子门上来了,这仇已经结下了!

  当然了,现在这时候,谈什么结仇不结仇的没有多大意义,二人又不在同一个市,甚至都不在同一个省,记者回去了,张文定就算有再大的恨意,也拿人家没办法。

  目前最重要的,是让记者不要乱写,最起码乱写的时候,能够不至于乱得太离谱就行了。这也是张文定肯接受采访的一个原因——躲是躲不过去的,见招拆招并伺机反击吧。

  所以,等刘少保的问题问到他现在的工作之后,他的回答就相当谨慎了,说是步步为营都不为过。

  “我们去过陈家坝村,那里在修水渠,听说是市里拨的款。老百姓对这个水渠的评价很高呀,对张市长你非常感激,我经常听到他们提起你。”刘少保说话语速不快,做采访就跟平常和朋友聊天差不多,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在赞美的时候,软刀子也跟着递了出来,“听老百姓讲,就在前几天,陈家坝水渠上出了事故,你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处理……有人把这个事情发到网上,许多网友都很关心陈小花同学的情况。我们今天过来,一方面是希望对你做个专访,另一方面,也是代表广大网友,对陈家坝村的事情,以及陈小花同学的事情表示关心。”

  这番话,没有提什么问题,可却把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锋芒没有毕露,隐隐约约能够让人感受到就行了。

  刘大记者现在只是露出獠牙,至于咬不咬人,那就要看张市长的反应了。

  张文定心里颇为烦躁,刘少保先前说得再好听,终究还是免不了要提到这个事情。不过,这种先不直接提问,而是提醒一下让他有个思想准备的方式,他还是比较认可的。

  他没有深思什么,淡淡地点头道:“感谢网友对我们工作和陈小花同学的关心,有关部门正在处理这个事情……相关情况,到时候会有一个明确的说明。”

  这个回答,就表明不想提及这个问题了。

  刘少保知道张文定不管心怎么想的,表面上肯定都会这么说一下,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才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负责任的行事风格。

  就算是再另类的官员,很多时候也要遵循官场规则的。另类只是另类在处理问题的思路上,而不必在细枝末节上另辟蹊径,依着别人总结出来的方法技巧说话做事,比较不容易出问题。

  刘少保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弃,虽然他现在对他的老领导不像以前那么忠心耿耿了,但既然来了,任务是怎么都要完成的。

  可正当他准备问话的时候,刚才一直表现得还算比较温柔的华友玫突然一脸轻蔑的样子,语速飞快地问道:“有关部门怎么处理?陈福生酒驾肇事致人死亡,只去了一下派出所,就又被放出来了,陈小花的赔偿也没有任何头绪。请问张市长,这就是你们有关部门的处理方式?”

  你只是外省的记者,不是我们省里的领导好不好?

  张文定翻了翻眼皮,对这个女记者真的相当恼火了,似笑非笑地说道:“华记者说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对公安机关的工作程序,我也不熟悉呀。”

  张文定在心里感慨,这个女记者肯定没跑过政法口,甚至说不定还是个新手,居然问出了这么蠢的问题。咄咄逼人的记者不少见,可是像她这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的记者,真的可以称得上奇葩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