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一章 祝福

  姚雷对张文定表达了美好的祝福,并表示那天一定会到场喝杯喜酒,还关切地问张文定一应准备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张文定觉得今天姚雷也很奇怪,这个关心,貌似有点不符合姚老板的风格。当然了,张文定是市府的人不假,但同时也是市委班子成员,他姚雷身为班长,关心一下班子成员的生活,也是说得过去的。

  别说现在只两个人,纵然是当着姜慈的面这么说,姜慈心里再有意见,嘴上也是没什么好说的。

  市委这边,张文定亲自请了姚雷,肯定也要亲自往许亚琴那边去一趟的。

  许亚琴今年三十七岁,一头长发盘在头顶上,端庄中显出几分妩媚,面容不是特别漂亮,但皮肤相当白,猛一眼看去,也显得很细腻,浑身上下透出一种成熟女性的美,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也是颇具诱惑的。

  别看许亚琴只是副的,但级别却是正处,地位算是相当超然了的。有些时候,纪委一号高配正处也是有的。

  其实在随江来讲,安青这个县级市,比起别的区县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的。所以在副职高配正处级之后,关于纪委一号高配正处的呼声也比较高。

  只是,这个事情,随江市纪委有点意动,但并不是特别热心,而随江市委还没有任何传言流出来。如果安青市纪委一把手也高配正处的话,那安青就真的很热闹了。

  进许亚琴办公室看到许亚琴的时候,张文定很突然地就想到了这个高配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明明是跑过来请人家喝喜酒的,怎么就会想到这种不算工作的工作上去。

  “张市长,稀客呀。”许亚琴倒是没有摆架子,站起身,绕过办公室,主动伸出了手。

  虽然她排名在张文定之前,级别也比张文定的高,可毕竟是女同志,想握手只能先伸出手了。

  张文定跟许亚琴握了一下手,比较用力,但只一秒就松开了,笑着道:“打扰许书记工作了。”

  许亚琴伸手指了指沙发,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请坐,喝茶还是咖啡?”

  这种时候,张文定自然不好讲客气,因为客气就意味着拒绝许亚琴的热情了。

  所以,他笑着道:“不用搞得这么客气,喝茶吧。”

  “哎呀,咱们的大帅哥财神爷过来了,我能不客气么?”许亚琴没有叫通讯员泡茶,而是亲自动手,边泡茶边笑呵呵地说。

  这个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多少有点轻佻的味道,也有些不太把张文定放在眼里的嫌疑,但是呢,她偏偏又在亲自给张文定泡茶,那么张文定也只能理解为她这是只是一句单纯的玩笑话了。

  要说财政局一把手是财神爷,这个没人反对,分管财税工作的领导有时候也被人称为财神爷,这个也说得过去。但张文定这个财神爷,可就有点名不符实了。

  当然,张文定自己也知道有人在私下那么叫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从省里要到钱下来了的。

  其实市里那些领导,多多少少都能够从省里要点钱下来,甚至就连市里各行局的领导跑到省里各厅局去,关系好的也能够要下来一些款子。

  只不过,像张文定把款子要得那么快效率那么高的,还从来没有过——哪怕是姚雷和姜慈都没出现过那种高效率。

  效率高,也是能力和实力的一种体现啊。

  所以,张文定就被人戏称为安青市的第三尊财神爷了。

  对这个戏称,张文定真是一点都不喜欢,可他也管不了别人的嘴巴。当然了,许亚琴这个玩笑话说他是财神爷,他倒是没有生气,这就是女同志在开玩笑时候的优势。

  茶到手上,张文定轻轻在唇上沾了沾,然后放下,两句客气话之后,他便笑着说道:“今天喝了领导的茶,过段时间请领导喝酒。”

  许亚琴脸上的微笑不变,道:“我今天不请你喝茶,你就不请我喝酒了吧?还要过段时间。你呀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那我今天请你喝酒,你有时间吧?”张文定应了一句,然后笑道,“我十月一号结婚,就到随江搞的,紫霞会所,还请领导到时候喝杯酒呀。”

  “结婚?结婚好呀,恭喜,恭喜啊。”许亚琴的表情略略有些惊讶,然后就一脸真诚地祝福道,“十月一号对吧?我一定去。啧,真没想到,你之前居然还是单身贵族呀。安青这些年轻女同志是怎么回事,放着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居然被别人给抢去了。”

  这个话还是在开玩笑,用意不外乎是拉近距离,在开玩笑的时候,许亚琴也点明了,她知道张文定的未婚妻不是本地的,至于再细致的情况她了不了解,那就说不好了。

  张文定之前跟许亚琴还没有单独打过交道,平时见面也只是开会的时候,还真不清楚许亚琴平时的说话习惯和接人待物的行事风格。

  他不知道许亚琴跟别人说话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喜欢打趣,只是觉得相当不习惯——这女人比起姜慈还要不见外啊!

  这种打趣的话,别人来说无所谓,可你是领导,你这么说,虽然没有教唆我乱搞男女关系,可总感觉有那么点不对劲。

  看着许亚琴,张文定心里的感觉别提多复杂了,他笑着摇头道:“可惜没有早认识许书记呀。”

  许亚琴道:“早认识我也没用,我刚满二十岁就结婚,现在女儿都要考大学了。”

  张文定差点没喷出一口逆血,大姐,老子对你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你的自我感觉不要太过良好了行不行?

  不过,他自然不会把心里的郁闷表现出来,说不得一下又将话题转到了许亚琴的女儿身上,再展开讨论了一下孩子的培养和大学的教育问题。

  当然了,这两个问题都谈得不深——张文定还没孩子,而大学的教育问题,这个题目实在是太大了,谈深了不合适。

  这二人之间,实在是没有什么工作好谈的,所以才只好谈几句生活,要不然的话,张文定跑过来就仅仅只是通知一声他十月一号结婚,也太生硬了点。毕竟,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第一次私下的接触。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