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四章 警惕

  以女性天生的温和让人放松警惕,于无声处起惊雷,这个女人,厉害啊!

  沉吟了足足有十来秒,张文定才缓缓开口:“木书记在随江吗?”

  张文定这么问,并非要给许亚琴一个他在木槿花面前失宠了的假相,而是想知道许亚琴对木槿花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也是想知道许亚琴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允许,不论他有没有时间、递不递话,她明天都会去木槿花那儿汇报工作。

  还有一点,张文定通过这么一问,可以试探一下许亚琴到底是性格中真的有为人爽快做事直接的一面,还是今天另有目的所以才故意装作如此。

  许亚琴不知道有没有看透张文定这个问题的用意,她扫了张文定一眼,似笑非笑道:“木书记在哪里,你会不清楚?”

  这话一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继续道:“我给白科长打过电话,最近时间很紧呀。”

  张文定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她这个话的真实性,随后就觉得为难。

  他觉得,许亚琴这个话应该是真实的,因为他只要打个电话给白珊珊就能够验证,许亚琴没必要犯这种小错误。但是,正因为他想到了许亚琴说的话是真的,才觉得难办。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许亚琴就等他一个正面的答复了。

  他要是不肯帮忙的话,那就等于和许亚琴结怨了;如果他帮了许亚琴给木槿花递话,那木槿花会不会认为他和许亚琴在安青是密切合作的关系从而产生一些误会呢?

  当然了,他并不一定要向木槿花递话,只要跟白珊珊打个招呼,想必白珊珊也会找个好机会让许亚琴过去汇报工作。

  可问题上,他给白珊珊打电话,更容易引起误会——白珊珊对他的事情,肯定是无比上心的,还不如直接给木槿花汇报情况,再怎么说,木槿花是领导,不需要太多照顾他的情绪。

  如果换个别的市领导,张文定完全可以很有技艺的婉拒了。可是面对着许亚琴,他婉拒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直接拒绝的话就更不好出口了。

  这时候,他不得不再次暗叹,许亚琴果然是大智若愚手段不俗,就靠着这一股子爽快劲,硬是逗得自己不得不帮忙啊。

  能够混到区县领导一级的,果然都是颇有心计的。

  不过,如果只是帮许亚琴要一个面向木槿花汇报工作的机会,就换得许亚琴的一个人情,貌似这笔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做。

  各种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张文定就看着许亚琴,点点头道:“哦,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既然决定了,张文定也就很痛快地掏出了手机。

  他要当着许亚琴的面打个电话——大男人的还是要爽快点,总不能被一个女人给比下去了吧?

  当然了,张文定要当着许亚琴的面打电话,也是另一个用意,如果木槿花在电话里表示没时间,那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不帮忙了。

  许亚琴也是个妙人,见着张文定拿出了手机,她赶紧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而且这借口找得相当没智商——这包厢是带卫生间的,可她说要去洗手间,人却出了包厢。

  其实张文定很不喜欢带卫生间的包厢,试想一桌子人吃饭,突然有个人去了卫生间,想着同在一个包厢里,吃的吃拉的拉,那感觉真是怪异。

  张文定看着许亚琴出去的背影,情不自禁地扯了扯嘴角,原本想直接打电话给木槿花的打算也有了一丝迟疑,略一思索,他拨通了白珊珊的电话:“珊珊,忙不忙?”

  “还好。有事?”白珊珊答得很简洁,也相当不见外,平淡的语气中,足见二人之间的交情了。

  “在随江吗?”张文定不确定许亚琴会什么时候回到包厢,也就没有心思和白珊珊扯闲话,直奔主题道,“许亚琴是不是找你了?”

  “她找我干什么?”白珊珊轻笑着反问了一声,不等张文定答话,又恍然大悟道,“哦,她给我打过电话,想跟老板汇报一下工作,不过老板比较忙。呵呵,怎么了?她对你的工作比较支持?”

  这丫头果然够意思啊!

  张文定心里相当舒服,白珊珊自从给木槿花做了秘书之后,以前的许多熟人都觉得她不像以前那么豪爽了,可是张文定觉得,她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知心、那么会说话。

  “我分管的几块,跟她没多大联系。”张文定淡淡然地说了一句,点明了这是一般的关系,稍稍一顿,才又继续道,“刚才一起吃饭,她说明天要去随江,想请你出来坐一坐。”

  白珊珊就笑出了声:“听说她是位相当有气质的美女姐姐呀,我还没见过呢。”

  这话虽然没说张文定好色,可也略带一点揶揄的味道。

  当然了,以二人的关系,这种揶揄的味道,反而显得更亲近了。

  张文定心想这名声算是被人给坏到极致了,老子确实对姐姐型的美女比较感兴趣,但也并不是那种饥不择食之人好不好。

  哼哼,老子长得就那么像种马么?

  哼哼了两声,张文定道:“你才是美女呀。”

  白珊珊又笑了笑,然后道:“看在你说我是美女的份上,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好了,我有事了,明天见。”

  张文定也知道,白珊珊能够跟自己在电话里说这么几句话,都是相当给自己面子了。

  电话挂断之后还没两分钟,许亚琴就走了进来。

  张文定开门见山道:“我刚刚和白科长通了个电话,木老板这几天确实很忙,恐怕抽不出来时间。”

  许亚琴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马上又恢复正常,笑着道:“领导忙是肯定的,以后再找机会吧。来,喝酒。”

  张文定还真不习惯一个女人这么豪爽,看着她的眼睛道:“不过木老板没时间,白科长明天晚上倒是能够抽点时间出来……”

  许亚琴脸上的笑就真诚了许多,道:“张市长,非常感谢。到随江这么久了,只听说过紫霞会所,还没去过呢。明天借你的光,可得给我个会员价呀。对了,白科长吃饭是什么口味?”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