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零章 动心了吗

  “送你到车上。”苗玉珊坚持道,“总不能看着你淋雨吧?”

  张文定不好再拒绝了,点点头,就迈开了脚步。

  苗玉珊快步走到门口,没忙着开门,而是堵着门,仰起脸直视着张文定,脸上浮现出一种近乎英勇就义慷慨赴死般的表情,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道:“我,让我抱抱你,好吗?”

  张文定嘴角动了动,拒绝的话没有说出口,同意的话一样说不出口。

  苗玉珊却没那么多顾虑,猛地猱身而上,紧紧地抱着张文定,抱的时间不长,只有四五秒钟的样子,然后她的手便用力攀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在张文定反应过来正在考虑要不要推开她的时候,她松开了他,退后一步望着他,眼角已经有泪珠滴落。

  她没有擦拭,也没有多望他,只是往边上让开一步,打开门,平静地说:“你走吧。”

  张文定看了看她,欲言又止,默默地跨出门,快步往外走去。

  苗玉珊没有送他,就连伞都没有给他一把,看着他离开,她碰的一声关紧门,默默地擦干眼泪,静静地站了几秒,缓缓走到刚才坐的椅子旁,慢慢坐下,一脸木然地盯着面前杯中的茶水,若有所思。

  坐在车上,张文定心情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他脑海总是浮现出苗玉珊刚才抱他亲他的那一个片段,以及她脸上的泪水。

  一个女人,这么大年纪了,在他这样一个比她孩子大不了多少的男人面前落泪,这是为哪般?

  这时候,他想到了徐莹,心微微一痛,他结婚了,可徐莹呢?

  他决定,一定要抽个时间去白漳看看徐莹,真的亏欠莹姐太多太多了。

  ……

  推门声惊醒了正在想事情的苗玉珊,进来的人是她妹妹杜秋英。

  “怎么样?”杜秋英看着眉头紧锁的姐姐,在她对面坐下问道。

  “有难度。”苗玉珊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他跟别的男人不同,要多花点心思。”

  “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呢?”杜秋英皱了皱眉头,望向姐姐,十分不解地说道,“他只是安青的副市长,虽然现在有人讲他会分管国土城建,但这只是传说,不一定就是真的。再说了,我觉得我们的业务重点应该放在随江,而不是安青。随江那些领导,比他权力要大,也容易上手。何必硬要花那么大的心思找他呢?就算他有潜力,但他现在还只是个县级市的政府副职,要真正成长起来,怎么也得十年八年吧?那时候,我们还在不在随江都不知道呢。”

  对于妹妹的牢骚和不解,苗玉珊没有生气,她很早就发誓要让妹妹不再受苦,她要用心照顾好妹妹。妹妹不懂的,她会慢慢教到懂。

  温柔地看着妹妹,苗玉珊很有耐心地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的潜力是一方面,但目前对我们来讲,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舅舅就要当随江市国土局的一把手了,随江市住建局的一把手也和他关系很好……搞房地产,这两个部门不搞定,那是玩不转的。我们可以去陪这两个人,也可以去陪随江市的市领导,但你想一想,那些人哪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说到这儿,苗玉珊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道:“可张文定不同。只要搞定了张文定,这两个人也就算搞定了,我们的成本要小得多。退一万步来讲,与其陪那些老家伙,我倒宁愿陪张文定,至少他年轻,长得还不错。至于你说的业务重点要放在随江,这个没错,但也不能忽视了下面县城的发展,县城的房价比不了市里,但土地价格也低,竞争也没市里激烈,如果张文定真的能够分管国土和城建,我们只要搞定他,将来的业务重心,甚至可以转移到安青来,利润绝对比随江的高!”

  杜秋英一脸茫然地问:“为什么?”

  苗玉珊就笑了起来:“因为张文定有的是钱,犯不着问我们要钱,他也不会问我们要钱!少了一个主官分钱,这利润就是白捡的。”

  杜秋英不以为然地冷笑了一声,道:“哪有当官的不贪钱的?”

  面对妹妹的疑问,苗玉珊的耐心丝毫不减,摇摇头道:“你知道他老婆有多少钱吗?”

  杜秋英摇摇头道:“听说很有钱,具体不知道。”

  “何止很有钱啊。”苗玉珊叹息了一声,眼中充满了憧憬道,“其实他老婆具体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不过,圣金鲲公司在全世界都相当有名,许多世界级的大财团还没圣金鲲的钱多,你可以想一想。”

  杜秋英知道苗玉珊这话里的意思所透露出来的分量,她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道:“钱越多的人,越是贪财。没人会嫌钱多,更何况,他老婆有钱,那是他老婆的钱。”

  苗玉珊道:“他老婆的钱,同样是他的钱。只要他不离婚,她老婆就会保证他随时都有钱用,不会让他为钱为愁,更不会让他随便乱捞钱,那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有潜力、有背景、有能力、有财力,只要不捅大的娄子,一个副省级是跑不了的。你说,他会为了一点小钱乱伸手吗?”

  杜秋英没说话,心潮起伏,想到过去,再想想未来,对姐姐的话却不是很认同,但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苗玉珊没去深思杜秋英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稍作停顿,便继续说道:“我说他不乱伸手,除了刚才讲的这些原因之外,也还有别的因素。我对他作过一个了解,在开发区的时候,他没到任何一家企业打过秋风;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他也很自律;到了旅游局,紫霞山的开发是他搞起来的,可旅游局别的局领导都配了车,就他还开着自己的车。他在男女作风上有些传闻,可经济上,应该是没问题的。他要的是政绩,不是钱。”

  杜秋英点点头,沉吟片刻,看着苗玉珊道:“把他说得这么好,你不会喜欢他了吧?”

  “可能吗?”苗玉珊反问了一句。

  杜秋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