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五章 恩怨

  等到苗玉珊离开之后,张文定顿觉一阵轻松,他寻思着,过年之前,还得到分管的部门里走一走。

  政府班子调整分工之后,农林水的那些老部下跑过来汇报了工作,目的就是恭喜他,规划、国土、住建这些部门的负责人也及时过来了,都很热情地邀请他去视察指导。

  张文定知道那些新部下有点怀疑他的能力,发出的邀请表面上很热情,但肯定不是出自真心。不过,不管那些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发出的邀请,他都要去那几个部门走一走,区别只是时间的早晚和先后的顺序。

  不管你们对我是口服还是心服,现在你们负责的部门,那是属于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作主!

  面对着一些实权部门,分管领导如果不够强势的话,那日子真的会不好过。不仅话语权被下面的部门自己掌握着,久而久之,就连上下尊卑他们都会给抛到九宵云外。

  当官,不就是为了有权力有面子吗?权力和面子没有了,那还当个什么官!

  对张文定来说,权力和面子可以不要,但是没权力就办不了事,没面子别人就会欺负你。

  想为人民服务?得看你够不够那个资格!

  所以,他也只能拿出他所处的这个位置的威严,尽力维护自己的权力和面子了。

  认真想了想,张文定决定还是先从规划局开始。

  他这个选择,也是有原因的。

  安青市城建口各部门的关系,和随江市城建口的基本情况是差不多的。国土局一直孤单着,规划局和住建局的关系,就有着颇多纠缠了。

  当初,安青县规划局的牌子是挂在县建委里的,人也是县建委的人,当然了,县规划局也是县建委下面的副科级单位,这关系就跟农机局与农业局的关系差不多。

  后来,建委改为建设局,石盘有几个地市就干脆把规划局取消了,直接改名叫市规划建设局,而随江这边呢,则是将规划局和建设局彻底分开了,没有了那个从属关系,规划局的人头就昂了起来,可建设局的人就觉得,就算分家了,咱们还是你们的娘家!

  随江是这么个情况,安青同样也是这么个情况。

  建设局的人对上规划局的人,总是有那么点点的优越感,普通职工是如此,领导当然也有点这意思。

  虽说要先搞了规划才能搞建设,可规划局捞钱的能力显然不如建设局,建设局这边难免就会偶尔有些风凉话冒出来,翅膀硬了要单飞,可就算你飞到了前面,也挡不住别人对建设局的老感情啊。

  这是随江的一个特色。

  别说规划局和住建局这种复杂的关系了,就连税务部门,都有着别的地方所没有的风景。

  当初税务局分家,在局里平时强势的人、关系硬的人大部分都分到了国税,而比较弱势的、只靠读书分配工作却没有什么背景的,基本上就进了地税。国税的人就常以中 央军自居,说自己是穿皮鞋的,地税是穿草鞋的。

  甚至再往前追溯,财税分家的时候,也相互不服气了好长时间。

  这些历史渊源,张文定以前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分管了这个,当然得好好了解一下了。这些了解是多渠道的,可对于安青市现任住建局一把手和规划局一把手之间的关系,就是郑举给他汇报的了。

  说起来,这两位正科干部之间是有着一些恩怨的。这些恩怨的由来,正是因为规划局和住建局那纠结不已的关系。

  安青市规划局一把手叫麦得福,人送两个外号“没得福”和“卖德富”,前者有点诅咒的意思,也有调侃的味道在里面,后者则是说这家伙人品不怎么样,人虽然富了德却卖光了。

  当初张文定刚听到郑举汇报的时候,差点没笑出来,心想这家伙如果到国土局干一任局长,该不会有人给他取个“卖地富”的外号吧?

  按随江的口音,的、地、得这三个字是不区分的。

  与规划局一把手麦得福不同的是,住建局一把手高建设的名字就显得根正苗红了许多。

  听听,人家一出生,就是奔着建设来的,当这个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一把手,简直就是绝配,人家这是要用一辈子来搞建设呢——高建设估计是不会跑到派出所去改他这个名字的。

  当然,高建设的名字再如何地根正苗红,也难以阻挡别人给他取外号。那外号比麦得福的好听一点,叫 “搞基射”。

  “搞基射”这个外号是有由来的。

  很久以前,高局还只是高股长,但已经是县建委副主任的热门人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由于老婆出差了,并且还有些工作要加班,年轻的高股长在单位过了一夜。

  据江湖传闻,这一夜,县建委新进来的一个年轻帅气的保安员被高股长临幸了,第二天走路都吃力,坐在保安室里神情恍惚,放了好几个不相干的人进单位,被办公室主任一通臭骂,要不是高建设帮着说两句话,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后果。

  这个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很多人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来看待此事,毕竟在那个时代,这种情况简直就是特大号新闻,同性之间的事情,简直叼炸天了。

  哪怕建委成了建设局,后来又成了住建局,有关高建设的这个传言还没有被人遗忘,甚至还有许多不同的版本。

  当然了,别的版本其实也就是在第一个版本出来之后半个月左右就开始出现了,只不过其中有一个版本,是在麦得福入主规划局之后,又被人提起,在短时间内小小地火了一把,为安青许多酒桌上添了不少欢声笑语。

  那几个版本,有说高建设当年临幸的其实不是保安,而是建委新分配来的一个男中专生;有人说不是保安也不是新来的中专生,而是他们委里的某位领导,二人已经秘密交往了几年;最绝的一个说法是,那天晚上,高股长在加班,陪着高股长一起加班的,还有他们股里的小麦,总不能领导加班下面人休息吧?

  股长在股里那就是领导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