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七章 都不容易

  以前除了正式场合,真的很少见到市领导穿西装,因为那时候陈继恩夏天T恤冬天夹克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各部委办局的头头脑脑们都跟紧陈大老板的步伐呢。

  “欢迎张市长来规划局视察指导工作。”看到张文定下车,麦得福赶紧上前伸出了手,满脸堆笑地说道。

  他这个时间把握得还真的很到位,话也说得很标准,没有在车刚停下的时候就上前去开车门,也没傲然地等到张文定在地上站稳了才上前。这样子,既不让他这个部门负责人太掉身份,也不至于显得不尊重领导,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张文定微笑着跟麦得福握手,又在麦得福的介绍下,和规划局的领导班子一一握手,然后就去了会议室听取汇报。

  就一个县级市,又是上午,不需要休息,不是吃饭的时间,当然得先去会议室了。

  这也是张文定的习惯,就是下乡镇也不休息,先听汇报再安排别的,若是刚好到了饭点,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会议室的工作汇报自然还是老套路,张文定的指示也不会有什么新意,甚至讲话还很占了些时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当领导的讲话时间太短,下面人会觉得你肚子里没货、水平不行。

  所以,尽管很讨厌那些了无新意的官话套话,张文定还是讲得很认真,脸上的表情也随着话的内容而变化,时而深沉时而激昂,就连他自己都感慨已经快要把自己所说的话当成真的了。

  开会的时候,有一些专业上的工作汇报,张文定听得不是很明白,哪怕他来规划局之前已经对规划局工作有了一些相对深入的了解。而且,张文定这次前来,也不是要把规划局的业务彻底搞懂,他的目的是收服麦得福。

  收服麦得福这种实权局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文定也没奢望靠着一次视察就达成目的,但他需要通过这次的视察放出一个信号——他对规划局的工作很重视。

  这个信号放出去之后,自然会有人有不同的理解。

  住建局那边肯定会想,张文定为什么会先去规划局?而规划局班子内部肯定也会有人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接近市领导的机会——规划局也不是麦得福一个人说了算,班子成员也是希望进步的嘛。

  反正不管怎么说,张文定的这个举动,表示他已经进入到了分管市领导的角色中去了。

  会后的单独谈话,麦得福理所当然是第一个。

  “麦局长,对规划方面的工作,我还是个门外汉,了解有限,以后还要你多操心呐。”张文定看着麦得福,和颜悦色地说道。

  他这话听着是显得平易近人又分外谦虚,可听在麦得福的耳朵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以后还是要我多操心,难道说以前是你在操心吗?

  可以说,这单独谈话一开始,张文定就毫不客气地敲了麦得福一记,别看你是规划局负责人,别看你在建设口干了多年,可现在我是分管领导,以后的工作,可别乱来,要记得上面还有我这个分管领导,要不然的话,有得你的操心,甚至是担心、死心的!

  “为领导分忧,是我们该做的。”麦得福虽然不愿得罪张文定,可也不能在一开始被欺负就怕了,所以,他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听说领导要来局里视察指导工作之后,同志们非常高兴,大家都有信心……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张市长的大力支持下,同志们团结一心,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定会让我局的工作迈上一个崭新的台阶,让安青的城市规划更科学、更精准、更专业……”

  麦得福的话表面上确实挑不出一点毛病,但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只要不是才进体制的菜鸟,都能够明白。

  先用市委市府顶在前面,告诉张文定,你是分管领导不假,但别忘了市里也还有人在你上面;然后,又拿出整个规划局的同志们来集体抗衡,我们上下一心团结一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当然也不会怕市领导来欺负;最后,直接就说了,我们这个工作是很专业的,你这个外行来领导内行,还是要少插手为妙,多给我们支持,我们自然能够给你干出成绩来。

  要不说这基层的领导干部都很有些个性呢,从麦得福在分管领导第一次来视察工作的时候都敢这么夹枪带棒地说话就可以看出点苗头来。

  当然,这还是在安青市里,有些乡镇的一把手,那脾气更是臭得不得了。跟乡镇那些家伙相比,麦得福这么说话,都算是比较温柔的了。

  张文定没觉得麦得福温柔,但也不觉得有多难对付。

  第一次就这么跟领导说话,充其量也就是胆子大一点、血性足一点、火气旺一点,这种人比起来那些阴狠的角色,要好对付许多。

  这也是张文定选择先视察规划局,而不是去住建局的缘由——住建局的高建设给张文定的感觉实在是太阴了一点。

  张文定不第一个去对付高建设,倒不是怕了高建设,而是他需要用最快的时间拿下一个部门以树立威信。

  若是第一个对付高建设,怕是没那么快,僵持得一段时间,对他的威信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规划和国土这两个部门就可以有样学样了。

  至于说国土局,张文定暂时没想过去动,那里看上去比较单纯,可却是最难拿下的——姚雷和姜慈都不会让他轻易拿下国土局的!

  好在国土局不如财政局那么敏 感,纵然以后张文定在建设口树立起了威信,对国土局稍稍严一点,也不至于会遭遇来自姚雷和姜慈的双重压力。

  由此,他想到了邹怀义。

  邹怀义分管着财政局,可财政局不亚于姜慈的逆鳞,看着诱人,然而一碰就会刺激姜慈,是那么好管的吗?

  有句话说得好,老二受的诱 惑最大,尝的甜头最妙,担的风险最高。

  老二,真的不好当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