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八章 见仁见智

  卓雨花这个话说得很有意思,没有把体育局宿舍加层的错误推到开发商身上,直接承认了体育局在这个事情上是有过失的,但同时却又强调,体育局宿舍的就算是再加两层,也不会把楼搞垮了,人家可是一开始就打的十层的地基啊。

  她没有明说要规划局别再拿这个事情做文章了,但也绝对不会支持把体育局加的那一层拆除的。

  她的要求很简单,这次的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是非恩怨都不提了,下不为例也就是了。

  张文定哭笑不得,心想就算你年纪比我大,就算你是女同志,可你这个态度这种语气,哪有半点求人的样子?

  不说我是市委常委,在市府领导班子中排名比你高,单说这次的事情,也是体育局违规了,规划局可没有什么过错。

  你这跑过来虽然没有兴师问罪,可话里话外,隐隐地都要压我一头,这是哪家的道理?

  “体育局宿舍……”张文定沉吟了一下,一脸凝重地说道,“这个我听规划局说过,性质相当恶劣呀,还搞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去了,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简直就是给整个安青抹黑。”

  卓雨花脸上就闪过一道尴尬之色,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忍着火气道:“体育局的做法确实欠妥……不过,也有一定的客观原因,下面的同志们干工作不容易,有时候能体谅的,也还是要体谅一下。”

  张文定其实完全不想听什么原因,可见到这个卓雨花有点倚老卖老,他顿时就恼了,看着她,似笑非笑道:“哦,还有客观原因?”

  卓雨花当然不会把安青各单位盖宿舍都喜欢加层的历史传统拿出来说事,虽然那是最大的一个原因,可她也知道不能犯众怒。

  所以,她就用了另一个原因,体育局经费不多,又不像别的执法部门有许多可以捞钱的业务,所以就想多建几套房子,改善一下局里干部职工的待遇——没别的收入,那一年租两套房子出去,多少也能拿些房租改善生活嘛。

  不得不说,这个一点都不正当的理由,在这时候拿出来,却是相当有力度的。

  是的,这个理由找不到能够支持的相关规定和精神,但却相当符合人情。

  现在物价涨得这么厉害,别的部门都有收入,体育局没有捞钱的问路,也不给市里增加财政负担,不等不靠不要,自力更生稍稍变通一下又怎么了?

  卓雨花如果总是唱高调打官腔的话,张文定完全可以一顶接一顶的大帽子往下扣,扣得体育局抬不起头直不起腰那都是轻的。

  可是,现在卓雨花不和他讲政策,不和他谈法规,而是说起了人情,他倒也不好再用那些腔调摆谱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张文定自然不会轻易让规划局就这么放过体育局。

  不说这是规划局用来加强权力的一场攻坚战,也不说已经有媒体对这个事情表示关注了,单就住建局对这个事情还没有任何表示,他这个分管领导就得对规划局表示大力的支持。

  说起来这事儿也挺有意思。

  规划局这么大的动作,在建的项目几乎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影响,可住建局硬是沉得住气,不仅仅没有去那些在建的项目那里走个过场,甚至都没有局领导向张文定汇报一下工作。

  这个情形,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怪异,太不正常了。

  一把手不过来向他这个分管市领导汇报工作,也没有见到一个副局长上门,这住建局,还真不是一般的牛叉啊!

  张文定现在对住建局,是颇有几分怨气的,只是现在要支持规划局,倒是不宜马上就对住建局动手。而且,只要这一手把规划局支持好了,那也从另一方面削弱了住建局。

  当然了,如果没把规划局支持起来,那他张文定就闹了个大笑话了。

  所以,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别说卓雨花了,就是姜慈来压他,他也得顶住压力,最多也只是给姜慈一个面子稍稍让下步。

  更何况,卓雨花的态度也不是很端正,有点倚老卖老的嫌疑,他又何必在意她呢?

  在这个人情社会,卓雨花堂堂副处都拿人情来当理由了,张文定除了佩服她的胆色和无耻之外,也有点看不上她的政治智慧了,难怪这么大年纪了才混到个副处级。

  “现在生活成本确实不低呀。”张文定点点头,稍作停顿,便又继续道,“我跑过不少乡镇,看到农村的生活,有些地方,真是触目惊心呀……”

  好嘛,你说体育局没钱生活艰难,可你别忘了,我张某人还分管着农村工作呢。

  他体育局再没钱生活再艰难,能比得过农村的那些困难户?党员干部张嘴闭嘴都是钱,这个觉悟有点低了。

  卓雨花真没料到张文定这么无耻,居然拿农村工作来说事。

  在卓雨花看来,农村是农村,城市是城市,农村的人和生活水准,怎么能够和城里的相提并论呢?

  但是,这是她的想法,却没办法把这个想法说出来——这点政治智慧她还是有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双方的意思都已经摆明了,只是还没有挑明。

  这时候,卓雨花也没办法再直言想张文定给规划局说一声了,她觉得以张文定这个态度,就算是她明言相求,恐怕对方也不会给面子,说了只会丢自己的面子。

  所以,卓雨花也就没有再多呆,甚至走的时候,连张文定给她拿茶叶,她都没要。

  张文定仿佛没看到卓雨花的不高兴一样,还是把她送到了门口,转身回到办公室,他就情不自禁地冷哼了一声。

  这个卓雨花,还真是有点不知所谓,以为她是谁呢!

  按张文定的想法,就算是卓雨花明言相求,他也不会松口,甚至借口都相当简单——规划局有规划局的工作章程,他不便过多插手啊。

  分管领导对执法部门的具体事务,确实不宜过多插手,这理由真的是说到哪儿都合适。

  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