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三章 撑面子

  这才说了晚上安排的,现在居然又提前到了中午十二点了,虽然孔庄红没说已经约了林业厅的人,可张文定明白,事情有戏了。

  不知道他约的是退耕还林办的还是造林处的,不过,孔庄红不说,他也不好问,显得自己多势利一样——没帮你把人约出来你就不去了?

  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张文定吩咐了一声,司机马上调了导航,往帝豪而去。

  张文定到帝豪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五分,他是带着郑举一起去的百合厅。

  孔庄红早已经坐在里面等着了,另外还有两个美女跟他一起,眼见孔庄红站起身来迎张文定,那两个美女也跟着站了起来。

  张文定和孔庄红握手的时候,心中有些疑惑,只觉得这两个女人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张市长,好久不见。”一个大波浪披肩发的美女站到了张文定的对面,笑吟吟地伸出了保养得不错的右手。

  张文定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肯定是见过的,但这时候想不起来,也不好直接问她是谁,便飞快地跟她握了一下手,含含糊糊道:“哎呀,劳烦美女等待,我受宠若惊啊。”

  “我就见不得你有了美女就没了兄弟的样子,我不止等你,还请客呢,也没见你受宠若惊一下。”孔庄红在一旁笑着插话了,“才跟你握个手你就受宠若惊,呆会儿要是美女对你再好点,你还不得流鼻血啊。”

  “今天能让孔哥大出血,我流点鼻血算什么。”张文定哈哈一笑,主动向另一位美女伸出了手,道,“美女,久等了。”

  孔庄红又插了一句:“小梅,你可千万别再让他受宠若惊了。”

  小梅伸出手和张文定握在一起,听到孔庄红这个话,就望向了孔庄红,娇声道:“那我要让他怎么办才行呀?”

  这话让人很容易想歪。

  张文定也想歪了,好在马上就止住了歪念,望着孔庄红,道:“我不受宠若惊,我诚惶诚恐行了吧?”

  孔庄红只是笑,却不说话。

  小梅转过头望着张文定道:“为什么呀?你对我姐就受宠若惊,对我就诚惶诚恐,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市长,你这刚一见面就搞区别对待,我太受打击了。”

  说着,她手并没有急着松开,却转头向另一位美女道:“姐,为什么都对你那么好对我就不好了呀。我表示,羡慕嫉妒恨!”

  孔庄红道:“小梅,你可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

  小梅还是握着张文定的手,对孔庄红道:“难道你对我比对我姐要好?”

  “哪儿有你这么下套子的。”孔庄红道,“要我说,你对张老弟就比对我好,跟我握手就没见你超过两秒钟的!别站着了,坐吧,嗯,要不你俩还是手牵手坐一起算了。”

  张文定弄不明白孔庄红今天为什么会热情得这么过分,在他看来,就算是孔庄红对他有亲近之意,也没必要搞得这么明显这么直白,最起码也要有一点省厅机关干部的稳重与矜持啊。

  省国库局的副职,跟他一个县级市的副处这么毫不见外地说话,用折节下交来形容都有点跟不上形势的意思。

  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把张文定县级市副处的身份换成武贤齐妹夫的身份,那么孔庄红极力相交,倒也相当正常了。

  对于孔庄红这个人,张文定还相当缺乏一定的了解,暂时只能用这个理由来给自己解释了。毕竟,未来省府一把手的妹夫这个身份,还是相当有震撼力的。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和小梅手牵手坐在一起。

  这时候,他已经想起来这两个美女了,以前还真的一起吃过一次饭,当时他对这两个美女还印象比较深刻来着。他不记得这两个美女的名字了,只记得二人都姓梅,是一对双胞胎,旁人往往叫她们大梅小梅。

  他还记得,这二人,好像有一个是在省电视台工作,另一个貌似是卫生厅还是教育厅还是什么别的厅局,他记不太准确了。

  张文定要随便拉个椅子座下,可孔庄红却硬是把他按在了主宾位上,他推辞了一下,也就依言坐下了。

  大梅坐在了孔庄红身边,小梅坐在张文定身边,还空着两个位子,张文定估计应该是给林业厅的人准备的。他还真没想过,孔庄红会不会没有把林业厅的人约出来。

  事实正如张文定所料的那般,孔庄红还真把林业厅的人给约了出来。

  约出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省林业厅退耕还林办公室的主任张国胜,女的是省林业厅计财处处长钟白云。

  张文定和张国胜在林业厅见过面,张文定还跟他攀过本家,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嘛。

  可是,张国胜很明显没怎么看重这位本家,只是敷衍了几句,就让一位副手和张文定谈去了,这时候在这儿遇见,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大机关里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各种状况见得多了,倒也不会表现出什么来,恰到好处地和张文定打了招呼,就热情地和孔庄红攀谈起来。

  钟白云对张文定就更不会有多热情了,不过也不至于会太冷淡。

  毕竟,孔庄红的面子还是给一些的,而且他们也看出来了,今天张文定可是主宾,而他们两个人则是陪客!

  这是孔庄红宴请张文定,由他们二人作陪,而不是张文定请他们两位,由孔庄红作陪。

  这个格局,由不得张国胜和钟白云不多想一想,这个张文定到底有什么倚仗,能让孔庄红这么做。

  不过,没有一点提示的情况下,他们俩怎么想也是想不出来缘由的。

  菜很快上来,酒已经满上,孔庄红就端着酒杯站起身,走到张文定面前,左手搭在张文定肩上,道:“你远来是客,这第一杯酒,我敬你。啊,敬你之前,我还有话要讲。”

  张文定也端着酒杯站着,看着孔庄红道:“有什么指示你只管下,我洗耳恭听,一定会认真学习深刻领会。”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