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三章 走了

  领导敲打你,那是看得起你,你还想着解释,难不成认为领导敲打错了?而且,今天领导专门叫了麦得福过来,肯定是有深意的,自己可不能乱说话。

  几杯酒过后,张文定道:“老麦,看你这个样子,孩子应该还在读书吧?”

  身为领导,要看下属的简历是很容易的,张文定看过麦得福的简历,却不会专门去记麦得福的年龄,就算记住了,也不至于连他的家人都要搞得一清二楚。

  这么问,只是表示一下领导对下属的关怀。

  麦得福道:“老大工作了,老二还在读,明年大四拿毕业证。”

  张文定笑道:“那你可以享福了。”

  “享什么福啊,越大越整人。”麦得福苦笑道,“现在的孩子,小时候你得管,大了你还得管,就没个省心的时候。读书的时候你让他好好读书,他要谈恋爱;工作了你让他找个人结婚,好安安心心做事,他讲他还没有玩够,还要再玩几年。唉,操不尽的心呐。”

  张文定道:“哈哈哈,读书的时候你怕他早恋,一毕业又催着他结婚,本身就矛盾着的,哪有这个道理嘛。”

  麦得福道:“这也确实,不过也没办法啊。老大我都不怎么担心,不过老二翻过年就毕业,我想让他回来,他不愿回来,想留在京城,不过,京城的工作不好找啊。”

  张文定道:“他肯定是有点把握的,你就别担心了。”

  麦得福摇摇头道:“哪有把握哦,眼高手低,不愿考公务员,一心只想进大公司,我是拿他没办法了,随他闯去吧,不吃点苦头,他不知道祸福利害。”

  张文定今天明显对麦得福相当宽厚,并没有马上转移话题,而是很有兴趣地问:“他学的是什么专业?”

  麦得福神色一动,道:“学的国际金融。领导,你在京城有没有什么路子,帮忙推荐一下。”

  张文定道很痛快地说道:“我问问吧。他真不想考公务员?”

  麦得福脸上闪过一道纠结的神色,然后坚定地摇摇头道:“不说考不考得上公务员,就算考上了,他那个性子,也不合适。呵呵,到外面可能还好点。”

  张文定倒是高看了麦得福一眼,现在在体制内有个一官半职的,谁不想子女也混到体制内来呢?这个麦得福真要用心去找一下关系,肯花钱,帮自己的孩子搞进公务员队伍应该还是有能力的,最起码,搞个事业编制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了,进了体制内,以后混得怎么样,那就要看自身的造化了,麦得福自己都只是个正科级,在这方面基本上没什么助力。

  或许,麦得福正是出于这层考虑,才没让他的孩子考公务员吧。

  张文定微微感慨,这个麦得福,居然还有点气魄!别人或许也有这般考虑,但是能够像他这么做的,却是少之又少。

  张文定原本只是表示一下对麦得福的关心,不过麦得福既然求到了他头上,他也愿意帮一下。

  这种忙,倒是没必要搞得仿佛费了很大的劲似的,搞得像什么特别困难的样子。

  他当着几个人的面就给武云打了个电话:“我这儿有个学生,学国际金融的,你帮我安排个工作,你们公司或者别的公司都行,具体做什么?你看着安排吧。”

  说着,他又转向麦得福:“是哪个大学的?”

  麦得福脸上显得有点自豪的表情道:“财经大学。”

  张文定就跟电话那头的武云说:“财经大学的,是明天直接联系你,还是等我去京城?那行,到时候再说。”

  挂断电话,张文定就对麦得福道:“行了,有几个大公司,行业不一样,待遇和发展前途都不错。学金融的,其实可以进圣金鲲,不过圣金鲲的工作压力大,别的公司也不差。像在随江投资的乐泉公司,这些都是知名企业。如果私企不愿意,国企也可以帮你问问,不过进去之后,发展不容易。你问问你家孩子,看看他具体有什么要求,我这个周末去京城,叫他到时候给我打电话。”

  张文定没说得有多具体,可麦得福知道这个待遇和发展前途不错,那肯定是真不错,连忙站了起来。

  他对圣金鲲不怎么了解,可乐泉的牌子确实是相当响的,他还经常喝乐泉的水呢。

  他倒是没想到,张文定会帮他儿子进这样的大企业,颇为激动地说:“领导,谢谢您,我,我敬您,我先干一杯再敬您。”

  说着,他就真的先干了一杯。

  张文定笑眯眯地看着他喝了杯酒,然后伸手压了压道:“坐,坐。下午还要上班,酒少喝点,还不知道如不如你家孩子的意呢。”

  听到这个话,麦得福就知道不能敬酒了,依言坐下,又满怀感激地看了张文定一眼,表态道:“他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想有什么要求?领导你看着安排。我就一个愿望,不管在哪儿干,都要让他从层基干起,要脚踏实地。”

  麦得福这个表态真的没什么水平,但正是因为这种不高的水平,更显得他的实诚。没水平的话,证明他太过激动,没有来得及去想一些好听的话,这才是肺腑之言啊。

  张文定笑着道:“他干什么,这个要看面试的结果和公司的安排,我们都操不上心,倒是体育局那边,你要多用心……不按规划搞建设,搞建设这么搞,怎么搞得好?”

  麦得福听得心头一跳,张文定的话说得这么明显,他要再听不出来,那就干脆扑到桌上的汤盆里淹死算了。

  住建局高建设,有许多人称其为搞建设。张文定这个话,可看作是无心之语,但同样也可看成是成心之言。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麦得福都明白,张文定这是要对高建设下手了。

  想到这一点,麦得福禁不住后怕起来,还好自己见机得早赌了一把,这个分管领导果然跟别人不一样,一声招呼不打,直接就要下手啊。

  安青市规划局在张文定的支持下搞出了一个大动作,在最具争议的时候,张文定却出差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