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六章 送我回去

  苗玉珊就不再坚持,脸上露出特别温柔听话的样子,再一次抱住了张文定的手臂,显得非常满意地说:“嗯,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呢?

  张文定感觉自己几句话的工夫就被这女人给绕进去了,拿话套住了,还是那种有点享受的套,被套住了居然没有想出来的意思。

  啧,这女人,真的有一套,看来只要她用了心,还真没几个男人抵得住。

  想着这个的时候,尤其是想到了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张文定除了感慨,还有一点点小小的郁闷,郁闷自己怎么没早认识她,如果早认识的话,说不定就不会发生矛盾,说不定就有机会成为朋友,成为朋友之后,相信是有机会更进一步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提防放不开。

  看在眼里却吃不进嘴里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受。

  “你呀。”张文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然后就为自己这个语气感到好笑,这是把苗玉珊当小女生对待了吧?

  魅力不凡的女人,总是容易让人忘记她的年龄。

  “我现在不想松手了,怎么办?”苗玉珊见得张文定的态度出现了一丝丝的松动,赶紧趁热打铁。

  “凉拌。”张文定嘴里无所谓地回答着,心里天人交战,对于要不要把苗玉珊拿下这个问题,实在是相当纠结,迟迟下不定决心。

  有心发展一下吧,又怕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想到彻底拒绝吧,又有点不甘心。

  “我特别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苗玉珊眨眨眼,脸上稍稍露出点疑惑的神色,然后仔细端详着张文定的脸,不解地问,“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讨女人喜欢呢?”

  是个男人听到这话都心里舒服,张文定也不例外,脸上却一本正经地样子,道:“你这个话我可受不起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生活有多乱呢。”

  这话多少有点影射苗玉珊的意思,可苗玉珊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道:“有个问题,我一直非常好奇。在安青,我从来没有听到你和哪个女的有什么的传闻,你不会在这边真的守身如玉吧?”

  张文定似笑非笑道:“不行吗?”

  苗玉珊道:“不是。我就是奇怪,如果是真的,那你这样的领导干部,就真的太,太不可思议了。”

  “你也别把领导干部都想得那么坏。领导干部也是人,是人就有千姿百态,不可能统统一样吧?”张文定说着,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起来,“就像现在,你看看,你这样的美女,我都坐怀不乱,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要是还不相信,那你就是对你自己的魅力不相信了。”

  “说你呢,怎么就扯我身上了,我真的有魅力吗?”苗玉珊就咯咯笑了起来,抱着张文定的手臂一阵摇晃。

  张文定被这动作搞得有点心猿意马,嘴里的话就有点管不住了:“你都趴到我身上了,我还不能扯你身上啊。”

  “讨厌,刚说你是好人呢,你就开始坏了。”苗玉珊半是娇羞半是诱惑地说道,“那我不趴你身上了。”

  说着,她手不知怎么一动,腰一扭,整个人就软软地倒在张文定怀里了。

  张文定顺势抱住了她,心里乱乱的。

  苗玉珊可没张文定那么老实,身子在张文定怀里,双手从他背后抱住他。

  张文定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然后,还是克制住了,摸到了苗玉珊的头发。

  苗玉珊突然直起身子,伏在张文定耳边道:“我有点冷,你送我回去吧。”

  这开着空调的,不说多热吧,怎么也不会冷的。

  张文定却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出了门遇到冷风一吹,顿时有点后悔了,送她回去干什么呢,这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啊。

  不过,都已经答应了送她回去,这时候如果后悔的话,那也太没担当了。更重要的是,在这种事情上一反悔,那就显得他张文定心虚了。

  对一个女人的示爱心虚,张文定当然不可能表现出来的。

  走到车边的时候,苗玉珊走到了车的右前门边,对张文定道:“我脚有点麻,你开车吧。”

  张文定顿了顿,没有拒绝。许久没有碰车,也还不至于有多陌生,他开车的动作相当熟练,考虑着送她到家之后要不要马上就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偏偏想起了当初送徐莹回家却把徐莹给办了的事情来。

  往事如烟,埋藏在心底的尘埃已然无所谓沾染与否,那是融入身体血肉的东西了。

  后悔也好,追忆也罢,发生的事实不需要被刻意提起,也不会轻易冒头,但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却会因为某种看似不可能的触动,引发最想象不到的共鸣。

  张文定对徐莹的感情,已经过了用复杂来形容的时间段,进入到了真诚这个非常单纯美好的阶段,同样也到了相当醇厚的感觉层次。

  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想到当初的事情,不会再有愧疚之情,而是带着淡淡的愉悦,为当初的冲动会心一笑,若无那一次的冲动,又怎会有他现在的一切?

  当然,就算他现在没有这样的地位与权势,能够和徐莹相爱一场,也是相当美好、非常值得的。

  只是,因为苗玉珊而想到当初对徐莹的侵犯,这让张文定觉得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由此,他又想到了徐莹要调到团省委之时那一次的白漳之行,见到苗玉珊之后,徐莹还莫名其妙地吃了一次苗玉珊的飞醋。

  当时,张文定还觉得非常奇怪,他和苗玉珊可是仇深似海,徐莹的醋吃得实在是太怪异了。

  如今看来,徐莹还真有先见之明,或者说是徐莹有着相当可怕的女人直觉。

  他觉得真是相当荒唐,难道说,他和苗玉珊之间,还真有可能从仇人变成情人吗?

  等红灯的时候,车里收音机正播放着一首悲情的歌曲,苗玉珊侧头凝望着张文定,道:“我们喝酒去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