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六章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黄欣黛被这二人的对话搞得相当郁闷,不知底细的人还真以为他们在干嘛呢。

  她没好气地说:“你们俩说话也注意点行么?差了一辈呢!”

  张文定和武云对视一笑,齐声道:“听领导的!”

  二人的笑声并没有让黄欣黛舒心,想到明天可能出现的种种可怕情况,她的心就像是被乌云笼罩,透不进一丝阳光。

  她其实也跟武云说过,不要搞得这么过,但当武云坚持的时候,她又顺从了武云。并不是那种不情愿的无奈的顺从,而是带着开心的顺从。

  她希望光明正大,她更希望让某些人看看,她的生活,比以前多姿多彩!

  她是考虑过各种情况的,她明白其中的艰难,她认为值得。然而在这一刻,有一种叫后悔的东西,在她心中滋生,如种子发芽。

  京城的夜已深、已冷。

  武云的心却火热。

  看着房间内各种喜气洋溢的大红色物件,她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纵然有再多的困难,她都要克服,她要和她的欣黛姐永远在一起,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虽然今天和张文定并没有拼酒,但一人也喝了一瓶,不至于醉,提神兴奋倒是绰绰有余的。在她并不朦胧的目光中,房间里的一切都是美好无比的,到处都散发着真爱的光芒,如朝阳初晖,令人觉得对万事万物都充满了希望。

  带着各种美好的希望,武云搂着黄欣黛,深情而激动地说道:“欣黛姐,明天过后,你就真正的、完全的属于我了。”

  黄欣黛嘴角挤出一丝牵强的笑意,眼中满是忧愁。她看着自信满满的武云,欲言又止。

  武云眨眨眼问:“想说什么?”

  黄欣黛沉吟了一下,还是委婉地说了:“我们,这个,是不是太仓促了?”

  武云摇摇头,笑着道:“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一切那什么,都是纸老虎!”

  黄欣黛没有说话,眼中的忧愁更浓。

  武云伸手在她脸上抚摸着,想到明天可能出现的情况,先前的好心情顿时化为乌有,不过,心情再坏,也不至于会坏到和张文定喝酒的时候那样子。

  武云这时候必须得在黄欣黛面前表现出万分豪情来,继续微笑着道:“张文定都不怕,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不应该把他扯进来的。”黄欣黛摇了摇头,想到这句话容易让武云产生误会,便又加了一句,“弄不好,这对他就是灭顶之灾,你怎么跟你小姑交待?”

  “现在说这些没意义了,他来都来了,要怎么就怎么吧。”武云平静地说,“交待不交待,于我无差别。睡吧,别乱想了。”

  黄欣黛点点头,她也明白,以张文定的性子,明天肯定会在场的,他和武云之间的关系,令他不可能让武云一个人去面对所有困难,不管他能不能帮得上忙,他都会尽他最大的力量。

  事情到了这一步,交待不交待,对于武云来讲,确实已经无差别了。

  张文定和武云之间,不仅仅是朋友,更是同承一脉。

  ……

  武云和黄欣黛婚礼并不是在她们的婚房里举办的,而是在一间常去的酒吧。

  她们纵然再希望光明正大,但也不愿意被众人异样的目光围观,她们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祝福。那间酒吧里,有许多理解她们的人,或者说跟她们一样的人。

  婚礼当然是要在晚上举行的,酒吧里为这个婚礼也是做了精心的准备。

  酒吧老板亲自指挥,对这个晚上特别看重。

  虽说以前也有人在酒吧举行过婚礼,但都没有像武云这么大气,以前那些婚礼最多只能算是圈子内的小聚会类型,武云和黄欣黛这一次,除了圈子内的,还邀请了圈子外的朋友,并且,还有一个传统的婚礼仪式。

  这对于酒吧在圈子内提升影响力是很重要的,酒吧老板当然乐见其成,更何况,武云出手又相当大方,举办个婚礼的钱比她平时的营业收入高了两倍。

  名利双收的好事,当然得重视一下了。

  张文定来到酒吧的时候,才下午三点。平时这种时候,这里都是铁将军把门的,但今天倒是相当热闹,欢声笑语不断,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武云和黄欣黛也早早地到了这儿。

  对于武云把婚礼的地点订在酒吧而不是在一个清净的地方,张文定是没办法理解的。

  明知道家里反对,还搞得这么大张旗鼓,这也不说了,你想让你们圈子里的朋友见证你的爱情,完全可以把朋友们都约过去嘛,非得在酒吧里弄,这不是让家里更难堪么?

  在体制内呆久了,张文定看问题的角度也有了一定的习惯,能够在不激发矛盾的情况下把事情办妥,那就尽量不要激发矛盾。

  很多事情,原本可以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往往就因为摆到了台面上,影响了面子,最终闹得不可收拾。

  争一时之气,逞匹夫之勇,非智者所为啊。

  不过,话说回来,武云跟张文定虽然学的是同一门武道,但张文定从小有道家的思想打底子,身在官场又对中庸之道颇有体会,所以他跟武云的武道风格是不同的。

  武云以女儿之身,走的却是刚猛的路子,这是她的性格决定了的,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她处理问题的时候要是跟张文定一样的话,那她也就不是她了。

  “来了?随便坐。”武云淡淡地看着张文定,微笑着道,“今天人比较多,我要去招呼他们,现在没什么事,呆会儿可能就有热闹了,你要有个准备。”

  “不会在举行仪式的时候就人冲进来喊停吧?”张文定脑子里就冒出了各种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桥段,忍不住想笑。

  “不会,六点的仪式,他们恐怕四点半就会过来了。”武云摇摇头道,“他们只是要给我们一个教训,并不是要闹个大笑话给所有人看。”

  只要动了手,就是闹笑话啊!张文定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对武云这个逻辑相当不理解。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